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睽違13個月 南北韓恢復聯絡熱線 同意改善兩韓關係

疲倦、關節痛⋯有長期新冠症狀者 可被視為殘障

調查:甘比亞迎中資 環境污染 漁產消耗殆盡

甘比亞的一處傳統魚市場。(照片由Fábio Nascimento/The Outlaw Ocean Project提供,中央社)
甘比亞的一處傳統魚市場。(照片由Fábio Nascimento/The Outlaw Ocean Project提供,中央社)

外國大型企業在非洲窮國海域大肆捕魚,並在當地設廠將漁獲製成魚粉,運回國內當成養殖漁業飼料,之後再把養殖魚出口到窮國,以高價零售。在此同時,窮國的海洋資源逐漸耗盡,下一代恐無魚可捕,生態環境也在此過程遭到污染。

根據美國非營利組織「非法海洋計畫」(The Outlaw Ocean Project)調查,這等荒誕情節正在甘比亞上演,而被控搜刮資源並且污染環境的正是中國企業。

「非法海洋計畫」授權中央社,在台灣獨家發布報告內容。

甘比亞位於西非大西洋沿岸,人口約217萬,在1968至1974年以及1995至2013年間與中華民國台灣有正式外交關係。

根據「非法海洋計畫」最新發布的調查,國際非法捕撈問題嚴重,西非海洋資源瀕臨耗竭,區域內只有甘比亞是少數情況尚不至於絕望的國家之一;但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在當地不僅造成海洋嚴重污染、資源損耗,還導致居民的經濟發展機會遭到剝奪。

這項調查報告由「非法海洋計畫」主任爾比納(Ian Urbina)撰寫,他曾是「紐約時報」調查採訪記者,任職期間獲頒普立茲新聞獎。

根據這項報告,與當局勾結的中資企業在甘比亞非法捕魚、建立不符法規的魚粉工廠,並隨意傾倒工廠廢料,將廢水直接排入大海。

這導致環境受到嚴重污染,產生讓觀光客和居民呼吸困難的惡臭,漁業資源快速耗損,民眾生計及生活品質也大受影響。報告說,這些現象在2016年甘比亞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復交之後日益惡化。

出身甘比亞的微生物學家曼江(Ahmed Manjang)說:「我們去海裡捕魚,交給中國人;他們把魚做成魚粉,運到中國餵魚,再把魚出口到甘比亞,而且是高價出售,本地漁民卻失去生計。」

報告引述曼江的話說:「本地人直接與魚粉工廠競爭,這些工廠的日產量約500噸,廢料直接排入大海,因為毫無管制。這不是開發,而是剝削。」

關注生態議題的甘比亞記者曼尼(Mustapha Manneh)指出:「中國提供甘比亞許多貸款及所謂的補助,污染了我們政治人物的思維模式,他們為所欲為。」儘管當地民眾群起抗議,曼尼說,因為事關中國,因此魚粉工廠「絕對不會被關閉」。

報告說,漁業一向是甘比亞重要傳統經濟活動,且當地民眾有50%的蛋白質攝取量來自海洋。不過,為滿足國際間持續成長的漁產需求,越來越多大型工業級船隻在西非外海捕撈,甚至侵犯保留給甘比亞漁民、自海岸線向外延伸約15公里的海域。中資企業則不僅活躍於非法濫捕,也因漁船上的惡劣勞動及衛生條件而惡名昭彰。

濫捕不僅是想直接利用漁獲,也是為了製造魚粉。魚粉由加工處理特定小型魚類製成,用於國際間蓬勃發展的養殖業,是粉狀補充性蛋白質。魚粉的生產對海洋具強大破壞力,因為它需要大量的魚作為原料,全球約1/4漁獲就是用於製造魚粉。

中國魚粉工廠在甘比亞成立後,當地居民的漁獲量大減,一些人不得不改以販售廉價觀光紀念品等方式維生。

在「一帶一路」倡議框架下,中國資金被用來在甘比亞擴展魚粉事業。報告指出,2017年,中國取消甘比亞1400萬美元債務,並投入3300萬美元為當地「建設」農漁業,包括興建生產魚粉的3座魚類加工廠,其中尤以「金領」(Golden Lead)最具代表性。根據政府及企業宣傳,「金領」將創造就業機會,為當地打造魚市場,造橋鋪路。

但根據「非法海洋計畫」的報告,中方不僅至今未兌現承諾,還製造大量污染,居民也成了為中資及腐敗政商共犯結構服務的工具。

「金領」距海岸僅一公里,緊鄰波隆芬約(Bolong Fenyo)生態保護區。早在2017年開始營運不久,「金領」的魚粉工廠就排放化學物質,造成生態區內動植物大量死亡。

在被裁處2萬5000美元象徵性罰款後,「金領」改經由非法興建的地下排水管,將金屬廢料直接排入海洋:大量死亡的魚群、龜類、鯨豚被沖上岸;來自魚粉工廠及岸上動物屍體的濃重惡臭一旦沾染衣物,就怎樣也洗不掉。

2018年,約150名當地居民憤而持鐵鏟等工具破壞「金領」的地下排放管線。不過,在甘比亞政府允許下,「金領」不僅重新鋪設了管線,還插上中國國旗。

面對居民一波波的憤怒抗議,甘比亞政府警告,「太過強勢」有害引進外資。主管漁業及水資源的官員,甚至曾將工業活動及污染造成的惡臭,比喻為「金錢的味道」。

報導指出,甘比亞居民希望政府依法制裁發生在自家海域的非法濫捕行為,但政府缺乏必要的政治意志、資金,以及監控與執法能力。總部設在美國的非營利組織「海洋守護者協會」(Sea Shepherd Conservation Society)因此介入,與甘比亞相關單位合作巡邏海域並登船檢查。2019年8月,爾比納就參與了一次海上執法行動。

當時他和包括8名甘比亞員警的其他人,一同登上由中國「青島唐風遠洋漁業」使用的「魯嶗遠漁010」拖網漁船。這家公司為甘比亞境內3家中資魚粉廠提供原料。儘管有AK-47步槍做為武裝,員警仍不免忐忑,因為這類大型漁船的營運往往涉及龐大政商利益。

「魯嶗遠漁010」船長是中國人,漁工則有4名甘比亞及35名塞內加爾人。船上的衛生及勞動條件惡劣,蟑螂四竄,地面上還有被踩爛的魚肉。幾名漁工擠在悶熱、高度不足以讓人坐直的狹小空間睡覺。其中一人說:「我們被像狗一樣對待。」

隨後幾個星期,「海洋守護者協會」與甘比亞相關單位又合作扣留了13艘有違法捕撈行為的外籍工業級船隻,其中以中國籍為多數,且航海及漁撈日誌往往未依規定記錄。不過,相較於可預期的龐大利潤,5000至1萬5000美元不等的罰金恐不足以嚇阻非法濫捕。

另一方面,魚粉工廠並未給本地人帶來財富。報告指出,魚粉製程高度自動化,對人力需求不大,產量卻非常驚人。以大廠「金領」為例,只要在線上隨時維持12名人力,一天就能有20至40個貨櫃的產量,每個貨櫃可裝400袋各50公斤重的魚粉。

此外,由於「金領」開得起預購一定漁獲量的條件,甘比亞許多漁民為了儘快拿到錢,願賤價向「金領」出售漁獲;原本靠販售漁產維生的甘比亞當地民眾,面對強大外國資本、毫無競爭力。

有些漁民用簍子把魚運到金領工廠換取金錢,但一名當地人告訴爾比納:「這不是我們要的就業。他們(中國人)把我們當驢子、猴子用。」

甘比亞人均GDP不到800美元,約一半人口的生活水準在貧窮線以下。魚販西塞(Abdul Sisai)說,製做魚粉的主要原料鯡魚20年前數量之多,在魚市場是免費奉送給客人的東西,如今多數本地民眾已經買不起。

塞內加爾與甘比亞漁工在中國籍的漁船上捕撈鯡魚,最終用來製成魚粉,船上生活條件惡劣...
塞內加爾與甘比亞漁工在中國籍的漁船上捕撈鯡魚,最終用來製成魚粉,船上生活條件惡劣。(照片由Fábio Nascimento/The Outlaw Ocean Project提供,中央社)

中國 台灣 美國

下一則

王室專家:哈利恐用1藉口 不返英國為黛妃雕像揭幕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