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美3134萬人確診 已施打1億9228萬劑疫苗

緩兵之計?壯士斷腕?拜登準備終結「阿富汗戰爭」

分析:強權競爭牽動 土耳其美國關係前途多舛

國際間強權競爭態勢日益浮現,分析土耳其美國關係的評論文章認為,與其說中東情勢演變牽動雙邊關係,還不如說安卡拉與莫斯科和北京的關係對土美關係影響更大。 路透
國際間強權競爭態勢日益浮現,分析土耳其美國關係的評論文章認為,與其說中東情勢演變牽動雙邊關係,還不如說安卡拉與莫斯科和北京的關係對土美關係影響更大。 路透

國際間強權競爭態勢日益浮現,分析土耳其美國關係的評論文章認為,與其說中東情勢演變牽動雙邊關係,還不如說安卡拉與莫斯科和北京的關係對土美關係影響更大。

德國柏林羅伯特博世學院(Robert Bosch Academy)魏茨澤克研究員(Richard von Weizsaecker Fellow)達雷(Galip Dalay)在獨立新聞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撰文「土—美關係:前途多舛」,作以上表示。

文章指出,在地緣政治和安全議題的形勢上占上風的美國要求諸如土耳其等條約盟友選邊;俄羅斯和中國則對美國夥伴們表達多方合作無妨,不必在莫斯科、北京和華府之間做選擇。對土耳其而言,左右逢源顯然更符合自身利益。

冷戰期間,在兩強競爭架構下,土耳其基於對蘇聯地緣政治算計的威脅認知而加入西方陣營,其中又以1952年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最為重要。

在當前地緣政治形勢中,土耳其沒有類似蘇聯那樣的威脅認知,相反地,還出現諸多機遇。但因強權競爭更加激烈,像土耳其這樣的國家很可能日益陷入非此即彼的抉擇,而且不管怎麼選都要付出代價、面對後果。

國際事務體系發展將成為土—美關係,以及更廣泛的土耳其—西方關係的主要試煉。

美國總統拜登政府的中東政策正在形成中,如果華府擱置與敘利亞庫德族的夥伴關係,就不會牴觸土耳其利益。華府對沙烏地阿拉伯和埃及採取更具批判性立場,並且計劃逆轉前總統川普政府對伊朗採行的最大施壓政策,這都符合土耳其利益。儘管如此,安卡拉很可能還是會支持遏制德黑蘭區域影響力的作法。

當前測試土美關係的5大議題包括:土耳其對俄採購S-400防空飛彈系統和隨之而來的美國制裁;敘利亞庫德族;東地中海危機;與美國制裁伊朗有關連的土耳其人民銀行(Halkbank)訟案;拜登評論民主和人權議題的傾向。

S-400飛彈危機

5大議題中又以S-400飛彈一事最重要。這項軍購鞏固日益密切的土—俄關係,使土—美關係遭遇亂流。就美國而言,此一軍購顯現出土耳其在地緣政治上的新認同和政策調整:與西方疏遠、向俄羅斯靠攏。

川普卸任前已就此對土耳其實施制裁,矛頭對準土耳其軍事採購機構。對安卡拉而言,被川普制裁總比被拜登制裁略微正面。如果拜登一上任就對土耳其制裁,這將使得早就問題一籮筐的兩國關係陷入更大陰霾。

土耳其國防部長艾卡(Hulusi Akar)已經提出「希臘模式」試圖為S-400危機解套,凸顯如何解除既有制裁並且避免遭到新制裁,對安卡拉而言是挽救土—美關係的當務之急。

「希臘模式」意指另一北約盟國希臘將採購的俄製S-300防空飛彈系統布署布克里特島(Crete),只在非常有限制的情況之下才去使用。

但是華府堅持,安卡拉在S-400議題上必須徹底改弦更張,才會解除制裁。土耳其如果照辦,出現麻煩的就會換成土—俄關係。因此這項議題註定會是土—美關係的長期引爆點。

能源探勘

拜登上任後,大西洋兩岸的華府與歐洲聯盟(EU)合作有望,加上土耳其經濟陷入困頓,這些因素似乎已經促使安卡拉尋求緩和東地中海緊張。避免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3月集會時祭出制裁,並且防止在拜登政府上任初期就搞壞關係,這已成為土耳其近期目標。

土耳其最近不再派遣地質考察船前往爭議海域,土耳其、希臘1月還恢復了中斷近5年,針對解決領土等爭端而展開的探索性談判。不過東地中海依舊緊繃而且一有擦槍走火,情勢很容易就會再度升高。

目前爭議海域沒有探勘活動,如何讓趨緩情勢持續下去成為一大課題。首先,若無法讓土耳其加入東地中海天然氣論壇(East Mediterranean Gas Forum),歐盟就該創設一套3方架構,讓論壇成員國、歐盟和土耳其可藉以尋求管控爭端的更好辦法。

埃及、以色列、賽普勒斯、希臘、義大利、約旦和巴勒斯坦2020年9月正式設立東地中海天然氣論壇,目的在加強成員國間的油氣合作。

與此同時,歐盟和美國也應該強烈支持牽動著東地中海衝突的利比亞外交進程。

隔空交火

拜登政府如果對土耳其民主倒退和違反人權的作風直言不諱,很可能成為兩國關係另一引爆點。

華府暢談民主和人權一方面意味著對於違背民主價值毫不在意的川普時代結束,這也將成為美國與中國和俄羅斯任何制度性競爭的一環。

在川普時代,華府政壇對安卡拉的不滿和體制內懲罰性作為,基本上對土耳其沒有什麼影響。但是在拜登時代,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不太可能那麼輕易地直通白宮。

白宮新人新氣象,拜登政府治下華府可望政通人和。而安卡拉與美國機構和國會素來缺乏良好關係,這恐怕會讓雙邊關係好不起來。加上美、歐日益融合,這也將壓縮土耳其可以運作的空間。

上述危機似乎都還看不到解方。但除此之外,土—美關係主要將會受到強權國家競爭態勢牽動。土—中、土—俄關係的樣態和深度尤其將會決定土—美關係走向。

美國 拜登 華府

上一則

規模5.4地震侵襲伊朗西南部 超過30人受傷

下一則

全裸趴瀕危大象!傳奇球星愛女被轟爆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