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MIT亞裔學霸才女 騎單車遭撞身亡

就地假釋利多 華人偷渡客嫁娶美公民 免回母國面談

2024還能跟進巴菲特買日股嗎?專家:留意4利多3風險

日股2024年展望有四大利多支撐,但也潛在三大風險,包括日圓對美元由貶轉升的風險。(路透)
日股2024年展望有四大利多支撐,但也潛在三大風險,包括日圓對美元由貶轉升的風險。(路透)

全球市場2023年充滿驚奇,日本股重獲投資人青睞即為其中之一。而使全球投資人重新對日股投以關愛眼神的不是別人,正是「股神」巴菲特本尊。專業投資人紛紛跟進巴菲特腳步錢進日股,把日經225指數拱上逾30年來高峰,媒體紛紛以「股市奇蹟」報導日股復甦現象。

巴菲特素以價值投資著稱,有這位「奧馬哈先知」加持,日股多頭士氣大振,但在躍上1990年來僅見高檔後,日股2024年能乘勝追擊、締造新高紀錄嗎?從近幾個月的跡象看來,看漲日股的樂觀氣氛後繼有力:瑞銀集團(UBS)已派任日股策略師,是七年來首見;貝萊德「加碼」日本股票;日本政府10月在東京主辦一場促進投資的高峰會,吸引國際基金經理人踴躍出席。

彭博資訊指出,日股2024年展望有四大利多支撐,但也潛在三大風險。

四個理由看多日股

一、日股上漲非關政治

有別於往年日股漲勢總是曇花一現,無疾而終,始於2023年的這波日股榮景有個很大的不同點:不是受某位有魅力的政治領導人畫大餅所激勵。例如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和安倍晉三(第二任),都曾讓投資人對日本經濟轉機懷抱憧憬,但又在苦候不至後失望撤資。

這一回,現任首相岸田文雄雖然也扮演為日股加油的啦啦隊長,但吸引投資人的並不是岸田令人困惑的「新資本主義」經濟願景,況且他的首相寶座看來可能坐不到年底。但只要繼任者不犯大錯,應該不至於嚇跑投資人。

二、公司治理改善

驅動日股2023年勁漲的一大關鍵因素,是全世界突然醒悟到,日本公司的董事會已面目一新。日本的公司治理改革始於安倍晉三時代,如今逐漸開花結果。日企開始配發股利。東京證券交易所(TSE)加緊敦促股價跌破帳面價值的公司提升估值。

日本交易所集團(JPX)社長山道裕己採取「慢火燉煮」的方式推動日企公司治理改革,成效如何原本令人質疑;但他向日企施壓的成效已逐漸展現。該交易所本月將開始公布擬定具體步驟提升公司價值的公司名單,希望藉此讓其他毫無作為的企業自慚形穢。這種緊迫盯人的做法,也促成更多的管理層收購(MBO)案,給不願應付外界關切的公司一條退場出路。

三、家庭儲蓄投入股市

「拿存款出來投資」是日本政治人物喊了至少20年的口號,至今宣導效果好壞參半。

不過,兩大改變可能使2024年迎來轉機。日本政府2024年擴大免稅投資帳戶「日本個人儲蓄帳戶」(NISA),允許個人每年投資金額上限提高兩倍到360萬日圓(2萬5000美元)。此外,睽違30年的持久性通貨膨脹終於重現日本,許多人期盼這將鼓勵更多人勇於承擔風險、投入股市。

四、便宜資金仍俯拾皆是

2023年投資日股的資金突然暴增,有個理由乏人注意,就是遲於察覺日本銀行(央行)不會隨著日銀總裁植田和男上任,而迅速提高利率。植田和男採取按部就班、徐徐漸進的做法,儘管他無疑想讓「負利率」政策退場,但可別被唬住了:日本的資金取得成本依然低廉,在可見的未來仍是這樣。持續性地提高利率不太可能發生。巴菲特就看準這點,去年底在日本籌資1,220億日圓。

提防三大風險

一、日圓由貶轉升

日股這波漲勢主要不是靠日圓貶值驅動,但日圓顯然是一大助因。2023年日本公債殖利率與美債的利差隨聯準會(Fed)升息而擴大,但2024年可望又隨Fed啟動降息循環而日益收窄,日圓勢必隨之走強。

彭博訪調分析師預估,到2024年底,日圓匯價可能趨近於135日圓兌1美元,對出口導向的日股形成一股逆風。

二、希望化為失望

要吸引人踴躍投資日股,有魅力的政治領袖並非必要條件,但絕對需要給個有說服力的說法。不過,任何生動的故事,都可能被硬數據迅速揭穿假象:第3季國內生產毛額(GDP)數據就很淒慘,且2024年成長率可能減緩到只剩2023的一半,反映疫後復甦動能減退。萬一美國經濟在未來一年陷入衰退,也會平添變數。

至少現在投資人熱烈期盼「春鬥」(春季年度工資談判)捎來好消息。但那在2023大半年都無助於提振實質薪資,而「由工資上揚刺激需求、帶動物價上漲的良性循環」至今仍虛無縹渺。更何況,仍有人口結構老化的挑戰。

三、昔日餘悸猶存

更大的風險也許是,全球投資人栽在日股太多次了,餘悸猶存。假如過往表現可作參考,外資看苗頭不對很快就會拔腿就逃。例如,「安倍經濟學」推出初期聲勢浩大,吸引全球投資人爭先恐後投入日本股市,但數年後就迅速撤離。「到日本一遊」的觀光投資人,畢竟對日本仍然陌生,很容易受驚嚇。日本天災威脅頻仍,也總是讓金融家緊急逃生。

綜合觀之,很少人期待日股終於在2024年攀越1989年漲登上的峰頂,短期風險偏向下跌。但只要東京在投資人心目中再度成為一個正常、可投資的市場,給有意在亞洲股市布局的投資人一個替代中國的選項,就可謂向前邁進一大步了。

投資 日本 殖利率

上一則

理財Q&A/我應該擁有幾個銀行帳戶?

下一則

理財Q&A/彈性消費帳戶(FSA) 餘額過期前趕緊用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