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足賽/上半場不到40分鐘 巴西已4:0領先南韓

世足賽/本屆首場PK 日本1:3敗給克羅埃西亞

食品價格飆漲,改變每個人的用餐習慣

食品價格飆升,消費者調整生活習慣應對。(歐新社)
食品價格飆升,消費者調整生活習慣應對。(歐新社)

奧特曼(Lisa Altman)過去常以能吃到想吃的東西而不必擔心成本而感到自豪。

在她成長的過程中,只有一道主食,配菜也很少見。「我媽每周嚴格控制預算,而且堅持執行。」她說,「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變得更加經濟獨立,儲藏室塞滿食物而且能夠吃到想要的東西,對我來說就是成功的代表。」

她說,「從那種情況走到今天所處的位置,真的很不容易。」

不過,住在德州奧斯汀的奧特曼和她妻子與她們的三個孩子。最近只能靠一份收入度日。她們收入減少,加上通貨膨脹,對他們的財務造成了打擊。

這從根本上改變了她們的飲食方式。而奧特曼並不是唯一一個被迫做出重大改變的人。

根據勞工統計局9月中旬公布的數據,過去一年食品價格飆升11.4%,是1979年5月以來的最大年度漲幅。在此期間,雜貨價格上漲13.5%,餐廳菜單價格上漲 8%。

根據市場研究公司IRI 7月時的數據,消費者的對應之道是尋找優惠並轉向大眾品牌。泰森食品等公司已經注意到客戶正在放棄牛肉改吃雞肉,Applebee's和IHOP也指出,高收入客戶可能會從價格較高的餐廳改至平價餐廳用餐。有些人可能不太經常外出就餐,甚至完全不上餐館。

對於那些在物價飆升之前就很難購買食物的人來說,成本上漲可能意味著陷入糧食不安全狀態;也就是無法穩定獲得負擔得起的食物。

普渡大學農業經濟系主任盧斯克(Jayson Lusk)說,「如果食品價格繼續以超過工資增幅的速度上揚,那將是不可避免的後果。」「上次糧食不安全率大幅上升是在經濟大衰退之後。」根據農業部(USDA)的數據,去年約有10.2%的美國家庭糧食不安全,略低於2020年和2019年的10.5%。

即使對於那些沒有飢餓風險的人來說,食品價格的飆升也令人震驚。

Tufts大學營養科學與政策學院教授、經濟系教授馬斯特斯(William Masters)說,食物「對我們的自尊心和情緒很重要」,「買不到人們習慣的食物,無論是孩子想要的或是家人想要的,會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改變任何習慣往往都非常非常困難。」

放棄簡單的快樂

對於爾曼(Carol Ehrman)來說,烹飪是一種快樂的體驗。

她說,「我喜歡自己做飯,這是我最喜歡做的事。」她特別喜歡烹飪印度和泰國菜,但儲存這些菜餚所需的香料和配料越來越難,「當菜餚中的成分增加時,總費用就會增加。」「過去要花250到300元的食材,現在要400元。」

60歲的爾曼和她65歲的丈夫依靠社會保障收入,增加的成本支出讓他們的預算捉襟見肘,「再也回不去了。」

大約6個月前,她意識到必須改變購買雜貨的方式。為了降低直接成本,爾曼不再像以前那樣頻繁地大量購物。現在,她等待大拍賣,盡量少買牛肉,並在購買葡萄酒時選擇盒裝而非漂亮的瓶裝。她還自行烹調簡單的飯菜,不再舉辦晚宴派對。

她甚至因為成本原因放棄自行製作番茄醬等基底配料,而是選擇了市售產品,「我知道我可以做出健康的食材,」而且「它總是嘗起來更好吃。」但那些新鮮的食材現在太貴了。

爾曼的丈夫因慢性健康問題而退休,由於本身也有健康問題,最近接受手術安裝心臟起搏器和心導管插入術。這對住在蒙大拿州Billings的夫婦在當前物價飆升之前就很節儉,享受著簡單的快樂。但現在,即使這種生活也遙不可及。

她說:「以前,我們至少在回家、有朋友和家人過來、做飯、圍坐在桌子旁、只是滿足中找到了快樂。」現在,「完全無法宴客。真的很讓人難過。」

可樂改喝百事可樂

近年來,64歲的威奇曼(Rick Wichmann)和妻子為了吃得更健康而減少了外食的次數。由於通貨膨脹導致菜單價格上漲,他們認為沒有理由改變自己的習慣。

他說,「外食很貴。」他並指出更偏愛家常菜,而不是上館子。

但在雜貨店購物也更貴。在過去的一年裡,威奇曼注意到他為自己、妻子和兒子購買雜貨的花費比以前多出25%。

為了降低這些成本,住在麻薩諸塞州Brookline的他開始造訪不同的雜貨店。他避開Whole Foods和Stop & Shop,轉而選擇Costco和當地連鎖超市Market Basket。

如果他覺得質量相同,他也會轉向商店自有品牌,並且有時會根據價格而不是品牌忠誠度來選擇產品。比如說,當百事可樂更便宜時,他就不會買可口可樂。

威奇曼也關注天氣等報導,以及它們如何影響價格。當他看到有關加州可能因乾旱而出現番茄短缺的報導時,他會特別留心,下次看到番茄醬打折時,就會一口氣囤積夠吃好幾個月的產品。

前草坪改成菜園

與威奇曼一樣,38歲的威爾斯(Jenni Wells)也關注天氣模式和食物系統。作為一名前廚師和牧場主人,她在當前通膨爆發之前就注意到物價上漲。

她說,「我對2019年物價上漲特別警覺。」當時中西部的毀滅性洪水淹沒了牲畜並摧毀了糧食庫存。威爾斯當時決定,必須盡量自給自足。

她指出,「當食品價格開始上漲,我意識到這將很快超出我們的預算。」所以在2月時,她鏟除了德州Fort Worth住家前與丈夫和最好的朋友共享的草坪,將其改造成為一個菜園。

威爾斯說,「我只是想看看我能為自己種些什麼。」今年,她設法在這個花園裡種植了西蘭花、花椰菜、秋葵、番茄、辣椒、南瓜等等。

當然,花園也有前期和維護費用。而且種菜也不容易。但她說,這麼做讓家庭不含肉類的每周雜貨支出從約200元降至50元。

多出的錢足以讓威爾斯和她的家人上餐館吃飯,但現在他們認為每周花200元購買食品雜貨實在是「太奢侈了」。而且自己種食物也有相當的成就感,「有一種巨大的回報感。我為自己做的每一道餐點感到自豪。」

長久的改變

有些消費者則是為了堅持保有當前生活情況而做出改變。

現在,擁有三個孩子的奧特曼目標是計算購買商店品牌、大量的義大利麵和限量的蛋白質,將雜貨支出制在每周100到125元左右。

奧特曼的家人不挑食或指名烤牛排或排骨,而是吃更基本的主食,份量也更小,「現在我們的飯菜只有一道主菜,僅此而已,也許還有一些麵包或者沙拉。」如果出去吃飯,他們會挑附有副餐的速食,比如一個漢堡和兩份薯條,分開結帳,然後在家裡喝飲料。

當奧特曼負擔得起時,她會去購買更多的水果和蔬菜。但她希望一些習慣能夠堅持下去,比如鼓勵她的孩子避免盲目暴食和減少食物浪費。

她說,「我不會每月花上1200元購買食品雜貨。」「這段日子已證明那是沒有必要的。」

預算 德州 通貨膨脹

上一則

電動車電池回收市場膨脹快 南韓業看好海外擴張之路

下一則

英特爾今年重摔逾45%在道瓊中最慘 Nvidia超微都腰斬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