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加州將退款 1戶最高1050元

民主黨掌參眾兩院 共和黨從控槍到墮胎卻「連贏」

克魯曼:制裁出奇奏效 俄羅斯賠了經濟又折兵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認為,俄羅斯總統普亭面臨軍事戰和經濟戰雙輸的下場。路透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認為,俄羅斯總統普亭面臨軍事戰和經濟戰雙輸的下場。路透

出乎眾人所料,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戰爭敗得一塌塗地,不僅基輔久攻不下,轉戰平原地形的烏東地區竟又演變成拖泥帶水的消耗戰。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指出,俄軍在烏東吃癟,凸顯出另一重大意外發展:西方國家對普亭政權的經濟制裁出奇奏效,儘管是在原先意想不到之處見效。

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在紐時專欄撰文說,俄烏戰爭開打時,國際間盛談以經濟制裁向侵略國施壓,主要聚焦於切斷俄羅斯的石油與天然氣出口。然而,這方面迄今進展不大,美國政府雖禁止進口俄國石油,但除非其他國家也跟進,否則起不了多大作用。尤其歐洲仍未禁運俄國石油,更別提大幅戒斷對俄國天然氣的依賴。

結果是:俄羅斯油氣出口持續不輟,甚至正朝貿易順差創新高邁進。這麼說來,俄羅斯總統普亭打贏經濟戰了嗎?

並沒有,普亭反倒輸定了。克魯曼解釋,俄國貿易順差暴增反映的不是經濟強韌,而是經濟疲弱。因為貿易順差大致是因為俄國進口崩落,即使該國分析師也承認,那將癱瘓當地的經濟。俄國外銷油氣確實賺很多錢,卻難以用那些錢購買所需之物,包括用於生產坦克車和其他軍備所需的關鍵零件。

為什麼俄羅斯有錢卻難買到進口貨?主要原因是世界民主國家紛紛祭出禁售令,不准對俄方銷售武器、工業零件等各式各樣的物品。這些零件可能直接或間接用來製造武器。

此外,即使是未實施制裁的國家,也紛紛避免對俄國供貨。財經部落格The Overshoot作者Matt Klein估計,民主國家3月對俄羅斯合計的出口較平常水準陡降53%(初步跡象顯示4月降幅更深),就連支持俄國或中立的國家,像是中國大陸,對俄出口也幾乎腰斬,降幅達45%,一部分可能反映害怕遭連坐制裁,因而避免售貨給俄方,免得被視為「資助普亭軍費」的幫兇。

另一股打擊俄國進口的力量,來自於西方對俄羅斯金融體系的制裁,包括凍結俄國央行外匯存底,以及把俄國一些大型銀行踢出國際支付系統。縱有強勢貨幣流入,俄羅斯想用那些外幣在海外採購,也遭遇困難。總不能拖著許多裝滿百元美鈔的行李箱與外國人做生意。

當然,俄羅斯久而久之也許能找到迂迴避開西方制裁的途徑,但時間似乎並不站在普亭這邊。

隨著俄烏戰爭演變成消耗戰,普亭勝算似乎不大:俄羅斯軍備損失慘重,短期內難以汰換;烏克蘭則獲得西方源源不斷運來的重型軍備。在俄國找到路迴避西方制裁之前,這場戰爭可能早已結束,而普亭恐怕占不了上風。

克魯曼指出,制裁俄羅斯奏效,闡明經濟學家常試著解釋、卻很少讓人普遍理解的一個概念:國際貿易的重點在進口,而非出口。

換句話說,貿易的利益不該用出口產業創造出多少工作機會和收入來衡量,畢竟那些勞工可做別的事。貿易的利益來自於其他國家提供給本國人民有用的貨物與服務。所以,有貿易順差不表示「贏」了,只意味你提供給世界的東西多於你所獲得的,換得的不過是借據。

當然,這只是簡化的說法,事實上還附有但書和複雜情況。貿易順差有時可協助提振疲軟的經濟;進口可讓一國變得更富有,卻也可能衝擊一些勞工的就業和收入。但俄羅斯現況顯示,貿易順差反映俄國經濟的脆弱,而不是強韌——出口雖挺住了制裁的衝擊,進口中斷卻癱瘓了經濟。

這表示,普亭面臨軍事戰和經濟戰雙輸的下場。

俄國 俄羅斯 普亭

上一則

耶魯大學資深研究員羅奇:停滯性通膨回來了

下一則

零件出問題 哈雷機車組裝線被迫停工兩周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