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CDC:美Omicron疫情正開始消退

紐時:北京日益強硬 反而強化台灣人身分認同

大仁說財經 | 馬斯克身家如何堆積?納稅人,就是你!

馬斯克的全球首富地位是靠納稅人和投資客造就。(路透)
馬斯克的全球首富地位是靠納稅人和投資客造就。(路透)

馬斯克(Elon Musk)的如今身價高達3000億元,都要感謝投資人,當然,還有納稅人也發揮了關鍵作用。

近日來有關馬斯克到底繳納多少或該繳多少稅款,引起諸多關注,甚至讓他決定出售價值69億元特斯拉股票前在推特上對他的粉絲進行民意調查。國會一直想要對億萬富翁徵稅,要求像是馬斯克這樣的富人至少支付一些最低額度的稅款,因為他們的應稅收入通常很少。而馬斯克在推特上抨擊了這種看法。

但是,要說明他的財富中有多少來自他掌舵的公司獲得政府支持並不是個容易回答的問題。因為從某些方面來看,他的財富很少歸功於納稅人;但在某些方面,幾乎全部都是納稅人為他掏腰包。

馬斯克的財富是來自他擁有的公司價值,像是特斯拉,它是美股歷史上第6家市值超過1兆元的美國企業;而SpaceX則被認為是美國最有價值的私營企業,估計價值超過1000億元。

但是要注意:這些估值主要來自投資人對其未來銷售額和獲利的信念,而不是這些公司至今所展示出相對溫和的財務業績。例如,特斯拉的銷售額和收益其實僅占其他歷史悠久的傳統汽車製造商的一小部分。

特斯拉今年前9個月的全球銷量為62.7萬輛,淨利為32億元,均創下公司紀錄。但豐田汽車的全球銷售額是其10倍,其淨利為2.3兆日元,或是203億元,是特斯拉的6倍多。

然而即使如此,特斯拉的市值仍是豐田的3倍多。豐田是全球第二大市值汽車製造商。特斯拉的市值大致相當於全球12大汽車製造商的總和。

然而,如果沒有納稅人的支持,特斯拉和SpaceX也不會存活這麼久,投資人也永遠不會有機會對兩家公司投下大筆賭注。

如果不相信這些分析,不妨去問問馬斯克本人。

●來自碳排放信用額度的數十億元

在去年一條推文中,馬斯克承認特斯拉曾在2019年差點被迫申請破產。如今似乎勢不可擋的股價當時一直在投資人合理擔憂的情況下徘徊,該公司面臨現金緊縮,因為難以擴大其Model 3房車的生產規模。

他在2020年的推文中說:「我們最接近破產的時刻是在一個月前。」「從2017年年中到2019年年中,提高Model 3的產量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充滿了極大的壓力和痛苦;生產和物流基本上就是地獄之旅。」

馬斯克沒有說的是,讓公司繼續存活下去的的關鍵之一是向其他汽車製造商出售碳排放信用額度(regulatory credits)。

環境法規要求不符合排放標準的公司支付罰款或向其他公司購買碳看放信用額度。而沒有人比全電動的特斯拉更有資格出售這些額度。

從2008年到2019年上半年,特斯拉靠出售這些排放額度帶進超過20億元的銷售額,這對公司的生存至關重要。之後汽車銷量的增加也讓特斯拉自2019年6月之後另外再出售了30億元的額度。

這使得該公司能夠在不靠銷售碳權之下更快地達到獲,從而提高了股價。事實上,直到今年第2季,特斯拉財報中的淨利才首度超過碳排放信用額度的銷售。

如今大力看好特斯拉的Wedbush Securities技術分析師艾夫斯(Dan Ives)表示,「事實上正是美國納稅人幫助他度過了最艱難的時期。」2019年當特斯拉陷入困境時,他對其未來持懷疑態度。

艾夫斯說,「如果沒有碳排放信用額度,特斯拉就不會成為全球品牌,馬斯克也不會成為世上最富有的人。」

●特斯拉其他數十億元從何而來

碳權並不是特斯拉唯一來自政府的援助。2010年1月,該公司從能源部獲得4.65億元的低利貸款,當時正是在其IPO(首次公開募股)前幾個月急需現金的時候。它是有能力提前償還貸款,但只能經由2013年額外售股的收益來償還。

該公司還受惠於購車族在購買特斯拉或其他插電式汽車時獲得的大量稅收抵免。這些稅款雖然流向買家,而非直接流向公司,但這種激勵措施使特斯拉能夠為其汽車標上比其他方式更多的價格。事實上,當購買特斯拉的7500元聯邦稅收抵免在2019年初減半至3750元時,特斯拉的回應是將其電動車售價降低2000元以保持競爭力。

在2019年底稅收抵免完全消失之前,特斯拉買家獲得的聯邦稅收抵免總額估計為34億元。即使這只讓特斯拉將車價提高一半,但也等於從聯邦稅收中受惠另外的17億元。而總計特斯拉成立至今,光是靠聯邦稅收抵免的受惠額度就超過50億元。

●NASA救了SpaceX

然後是SpaceX,它是馬斯克財富的一個較小但仍然相當重要的來源。納稅人對這家企業的支持更加明確,因為它是以價值數十億元的直接政府合約形式出現。

根據追踪聯邦支出的政府數據庫Sam.gov的數據,Space X已經與聯邦政府簽署了價值近100億元的合約。而且沒有什麼比2008年聖誕節前收到的那一份更重要,因為當時Space X和馬斯克手頭現金幾乎都已用罄。

這份向國際太空站執行12次補給任務的合約價值16億元。推動太空飛遊的公益團體Planetary Society資深太空政策顧問德雷爾(Casey Dreier)表示,這筆交易至關重要,因為它讓該公司能夠完成其主要載具獵鷹9號火箭以及運載物資和乘員的飛龍太空艙(Dragon capsule)的工作。

他說,「它們當時正處於破產邊緣。馬斯克當時指出,這項合約讓處於危險之中的他們獲救,有助挽救公司。」

德雷爾表示,國際太空站和其他合約對NASA也很有效,允許該機構使用SpaceX而不再依靠俄羅斯運送美國太空人

之後,SpaceX陸續獲得NASA、軍方和其他美國政府機構的大量額外政府合約。它近日贏得一份價值30億元合約,用於開發下一代將太空人送上月球表面的載具。德雷爾表示,SpaceX和其他NASA承包商也受惠於該機構的實際支持,包括接觸NASA員工和專業知識的機會。

特斯拉 馬斯克 太空人

上一則

泰晤士報:英國準備對輝達併安謀案展開國安審查

下一則

Fed官員:政策有滯後性 不該對通膨反應過度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