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阿拉巴馬高中球賽傳槍響 球員觀眾驚逃 3傷1命危

矽谷庫比蒂諾聯合學區 投票通過關閉明星學校

大仁說財經 | 大方投資員工才是留下人才的最重要誘因

投資員工才是企業最重要的資本支出。(路透)
投資員工才是企業最重要的資本支出。(路透)

與擁有加盟店的其他同業不同,Chipotle Mexican Grill所有3000家店面都是直營店,而且正朝6000家的目標邁進。它也同時擁有將近10萬名員工,其中許多員工是第一線的低薪、高流動率的職位。在疫情爆發之前,食品業的員工流動率通常每年都在100%以上。

但對Chipotle的管理高層來說,專注於投資員工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在目前勞動力短缺和低薪產業工資上漲之際,這對競爭對手來說是一個訊息:如果將勞動力視為一種成本,那麼之後衍生的想法可能都錯了。

勞工部最新的JOLTS報告顯示,餐飲和零售業勞工辭職人數創歷史新高,空缺職位數量繼續創下歷史新高。

就業形勢如此緊張,讓食品業的CEO絕望地哀嚎。在許多人猛烈抨擊延長失業救濟金人們離開勞動市場的主要原因後,酒店業者喜達屋資本(Starwood Capital)的史特恩利希特(Barry Sternlicht)表示,政府現在應該付錢讓人們回去工作,「整個服務業正處於危機中。如果沒有員工,這個國家就無法真正運轉。」

Chipotle多元化、包容性和人力資源長安德拉達(Marissa Andrada)表示,該公司能夠吸引並留住人才是藉由在疫情前就對員工進行投資,而不是事後才做出反應。

安德拉達說:「我們過去幾年對人的投資讓我們為世界其他地區的開放做好了準備。」

自2019年起,Chipotle就投資員工的教育福利,此後將其擴展到所有員工的無償教育,而不僅僅是學費報銷。報銷學費被教育專家認為對低收入者而言是不適合的福利,申請者寥寥無幾。今年,亞馬遜、Target和沃爾瑪等公司也都採取措施提供免費攻讀大學學位。

Guild Education聯合創始人兼CEO卡爾森(Rachel Carlson)表示,該公司為Chipotle等業者提供一個平台,為員工提供教育。

她說,Guild的研究表明,如今員工仍然害怕告訴雇主他們不打算在公司工作40年,更別說20年了,無意對「祖輩級的奇異電氣(GE)職涯」抱有揮之不去的想法。而雇主更傾向認為員工流動才對己有利。

卡爾森說,「正與各企業的財務長以及領導團隊討論後,他們對一名主管、一名員工能一做就是3年、5年而感到不可思議。因此我們需要就如今的『工作任期』進行對話。」

此外,她說,即使更多大公司提供教育福利,「有非常多的員工不願告訴雇主他們沒有高中文憑或大學學位。他們往往誇大說謊或避免回答。」

●「我們全力支應勞動線」

安德拉達說,該公司還傾向於為員工及其家人提供醫療保健諮詢服務,這是一項在疫情前就展開的的投資,「我們很感激能夠藉此吸引和留住人才。」但補充說,該公司並不能倖免於當前的勞動條件,「全美各地都有一些地方面臨挑戰。」

Chipotle財務長哈通(Jack Hartung)表示,因該公司餐廳都是直營,因此必須以不同於典型損益成本的方式來看待對員工的投資,「如果是用這種角度來看,目標就會變成盡可能降低成本。」

他指出,對Chipotle來說,「未來幾乎所有的經理人都將來自現有的團隊。」「所以我們全力支應勞動線,無論是工資、福利還是教育,都是對未來的投資,這是一種不同的思考方式。」

安德拉達指出,從一名計時工到成為年收入6位數的經理人,過程可能只需要3年時間,即使勞動經濟學者指出,對於低工資服務業務而言,與一線低薪資的職位相比,經理人職位要少得多。

哈通說:「我們的目標是希望在脫離疫情時能比進入時更強大。」「我們不想只是勉強度過難關,而是希望確保投資能讓我們變得更強大。」

這並不意味著該公司能夠避免許多大公司面臨的與勞動力負面新聞,其中一些源於多年前開始的法律問題。根據至少一項核心勞工經濟學者的衡量標準,Chipotle並未急於確保其員工的整體健康狀況、包括財務狀況在內,比同行做得更早。雖然15元最低薪資的呼聲已經存在多年,但在勞動市場緊張之下,Chipotle直到2021年才制訂勞動力支出,而且它以其他方式彌補這項成本:今年Chipotle將菜單價格調升了4%以支應最低薪資變動。

●Chipotle、Z 世代和千禧世代消費者

但就市場基礎而言,該公司的作法奏效了。自2020年3月新冠疫情期間觸底以來,Chipotle的股價上漲了2倍,華爾街對該公司持樂觀態度,其原因可能至少與管理層的長期戰略部分相關。

在9月中旬論及Chipotle的一篇多頭報告中,Piper Sandler表示,與許多同行相比,其投資資本的長期回報較佳。高盛分析師在最近對該股的看多看法指出,勞動成本將繼續上升。

Piper Sandler分析師瑞甘(Nicole Miller Regan)指出,「這對投資人來說很關鍵」,該公司投資於員工的方式,估計到2022年將略多於20億元。但她​​補充說,華爾街仍然難以精確分析,「作為分析師,我不確定是否有足夠數據來對其進行分析。」

Chipotle在其成為以人為本的組織的資訊上始終如一,即使就股票目標價而言,也仍是個不斷變化的目標,華爾街的確實將該公司視為未來的ESG品牌領導者,對關鍵人群具有吸引力。

在10月中旬的報告中,Cowen指出,在千禧世代和Z世代消費者中,Chipotle在食品透明度、快速成長的數位業務、減少浪費、包裝和能源使用等問題上,領先所有連鎖餐廳。雖然Cowen的分析師注意到相對於同行的信任度普遍較高,但報告中引用的ESG因素中明顯未提及勞工標準和員工待遇。

Cowen分析師查爾斯(Andrew Charles)表示,人員配備是投資人對當前餐飲業的話題,也是導致該產業降溫的「大問題」。 Chipotle無法倖免於勞動市場的壓力,但這也是一個使它與眾不同的問題。

他說,「它們在業內最有能力應對這個問題。」並指出與同行相比,它的店均年銷售額較高,達250萬元,這讓它有更多空間來提高薪資和福利,包括教育和健保,例如安德拉達強調以遠程醫療提供的心理健康服務。

查爾斯說,「這真的與企業文化有關,這些人真的很有辦法。」「而且它們正以健康的速度延展店面並發展公司營運系統,並且可以在系統內識別人才。」

雖然在ESG分析中,員工待遇並沒有像Cowen能夠追踪的永續措施這樣的驅動因素清楚地體現出來,但查爾斯表示,時薪15元是「一個大賭注」。他補充說,現在餐飲業的競爭歸結到底就是人員配置,而它們的方法是正確的。

安德拉達說,公司需要「真正清楚你是誰,你代表什麼」。

對Chipotle來說,這包括「高度專注於以人為本」,並且「讓投資人的決策變得更加容易」。

最終,員工問題及其更廣泛的文化可能會在ESG前景中體現出來。查爾斯說,「Chipotle一直並將永遠以此為目標,在目前的ESG世界中,這非常適它們,並且是個大利多。」

哈通說,將勞動力視為組織希望盡可能降低的營運成本,或者作為長期投資戰略的一部分需要每年進行的投資,兩者之間存在根本上完全不同的區別。他說,無論是對教育的投資還是任何其他員工福利,公司都不一定會「明年」就看到回報,但回報將是永續的,「我們每年有3億至4億元的資本支出主要用於餐廳。光是薪資和福利每年就達到20億元。」

他說,該公司將這筆錢投入勞動力,希望未來能以領導者和財務的形式產生回報,「隨著時間演進,我們將擁有最優秀的人才和成果。」

投資 教育 福利

上一則

OPEC謹慎預測全球原油需求 國際油價下跌

下一則

通膨只暫時性?葉倫、Fed官員不同調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