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G7公報首提台海直批中國 拜登合縱連橫策略奏效

內唐亞胡魔法謝幕 以色列新政府挑戰高

克魯曼:Fed印鈔引爆通膨?貨幣蟑螂說法不可信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路透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路透

通膨顧慮最近成為全球市場關切焦點,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為此特別撰文闡述他的觀點,解釋他何以認為通膨不致一發不可收拾。

克魯曼在紐約時報專欄指出,最近通膨復熾疑慮再起,他認為有兩個理由。一,美國經濟從新冠肺炎疫情低潮復甦的過程遭遇一些瓶頸,像是木材、貨櫃、二手車供應短缺等,以致確實見到一些物價上漲。但他贊同Fed觀點——這些短缺只是「暫時」現象,通膨將會消退。不過,他坦承自己的看法「有可能是錯的」。至少,唯恐通膨不只是倏忽即逝的憂慮,並非無憑無據。

通膨疑慮再起的第二個理由,是所謂「聯準會(Fed)恣意印鈔,不久將導致通膨失控」的說法甚囂塵上。類似說法十年前就有,也曾鬧得沸沸揚揚,直到事實證明根本沒發生「惡性通膨」(hyperinflation),喧囂聲才消音。如今這種論調又重出江湖,克魯曼稱之為「貨幣蟑螂」,是一種「蟑螂想法」(cockroach idea),即虛妄不實的信念,雖沉寂一時,卻像打不死的蟑螂又冒出。

據克魯曼觀察,這類「印鈔恐慌」之辭,許多是出自於力挺加密幣人士之口,而從他多次與比特幣(Bitcoin)等加密幣支持者討論的經驗可知,每回逼問他們「加密幣究竟想要解決什麼問題?」,答覆千篇一律是:「法定貨幣注定完蛋,因為Fed停不住印鈔機」。

克魯曼認為,「貨幣蟑螂」想法「實在很糟」,事實證明過去40年來這種看法一錯再錯。持平而論,用大量印鈔票支付政府債務的確可能導致高通膨,1990年代初的巴西就是明顯例子。然而,克魯曼強調,類似遭遇在美國從未發生過,即使在貨幣供給量(如M2)激增的時期亦然。自1980年代以降,任何人聲稱M2貨幣供給量大增預告通膨將猛竄的人,一而再、再而三證明誤判,「錯得非常離譜」。

為什麼是這樣?

克魯曼指出,所謂「印鈔引爆通膨」的說法,實際上有兩大謬誤。

其中一個謬論是「無瑕通膨」(immaculate inflation):按這個觀念,貨幣供給擴增會直接轉換成通膨,過程中不會造成經濟過熱。多年來許多人陷入這種謬誤思維。重量級經濟學家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檢視1980年代初期M1貨幣供給快速增長,據此在1982至1985期間一再預測通膨將復熾:1983年通膨率將升到8%、1984年升到二位數、1985年達到8%至10%。

顯然這些預測都未成真。實際情況是:當時美國經濟顯露疲態,伴隨著高失業率,導致那整段時期通膨非但沒有飆高,反而還降低。

另一個謬誤是,現代的通膨末日預言者不明白,在利率極低環境下,貨幣的角色也改變了。

克魯曼解釋,2007年之前,民眾持有貨幣的代價高昂,因為手頭現金不會生利息,而銀行存款利息不如其他資產(例如美國公債)提供的收益。所以,人們手上握有貨幣,圖的只是流動性——隨手可花用。一旦Fed擴大貨幣供給量,民眾握有的流動性多到超出所需,傾向把那些錢用來買其他資產,驅動利率下降並導致整體支出升高。

但在利率很低的時期(多年來就是如此,基本上是因為存款過剩,相對於被認知的投資機會而言),貨幣變成只是「另一種資產」。Fed擴大貨幣供給時,民眾不覺得有迫切必要把錢投入更有賺頭的用途,於是他們只是坐擁現金。貨幣供給升高,國內生產毛額(GDP)沒升,貨幣流通速度(velocity of money,即GDP對貨幣供給量的比率)因而陡降。

這些都不是新見解,早在1990年代談論日本經濟時,克魯曼就花了一些篇幅評論此事,主要是把數十年來許多經濟學家的見解整理、歸納出來。他認為,約莫到2014年,絕大多數經濟評論者已接受一種觀念:就美國而論,只憑貨幣供給數字,基本上無從預測未來的通膨。

但克魯曼感嘆,新一代金融市場參與者,尤其是加密幣相關人士,對這些毫無所悉,卻又像許多金融界人士那樣,自以為什麼都懂。以至於現在新一批「貨幣蟑螂」又大舉出沒,所以有必要從頭再解釋一遍。

貨幣 克魯曼 美國

上一則

美股道瓊早盤漲逾200點 暫甩4月零售銷售陷停滯陰霾

下一則

科技股續領反彈 那指仍周跌2.3%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