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加州解封 賣場湧人潮 華人謹慎:不戴口罩像裸體

天價賠償談不攏 長賜輪和數億美元貨物續卡埃及

大仁說財經 | 尿布價格水漲船高,育兒負擔加重

反映成本,尿布即將漲價,加重育兒負擔。(路透)
反映成本,尿布即將漲價,加重育兒負擔。(路透)

尿布對初為父母者來說是昂貴的必需品。現在,它的價格變得更加昂貴了,對那些已為新冠疫情的經濟困境而苦苦掙扎的低收入家庭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根據追踪零售商銷售數據的NielsenIQ的最新數據,截至4月10日的過去一年,拋棄式尿布價格上漲了8.7%。尿布製造商近日表示,它們正在考慮進一步提高價格,如果通路選擇轉嫁漲價幅度,這可能會進一步拉低低收入家庭的預算。

Huggies和Pull-ups尿布製造商金佰利(Kimberly-Clark)將在6月將這些產品價格提高5-9%不等;而生產幫寶適(Pampers)、Luv和All Good尿布的寶鹼(P&G)將在9月中旬將這些品牌的價格提高相等幅度。

尿布已經成為一般家庭的主要成本負擔。

National Diaper Bank Network CEO高德布朗(Joanne Goldblum)表示,每月花在一個孩子使用尿布的費用平均約為80元,甚至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就已有三分之二的美國家庭就已買不起尿布。

在疫情期間,尿布銀行接獲的的需求激增。這個非營利組織擁有遍布全美200多家尿布銀行的全國性網絡,根據報告,與疫情前相比,在疫情期間分配給兒童和家庭的尿布數量平均增加了86%。

聯邦政府的食品援助計畫,像是補充營養援助計畫(SNAP)和婦女、嬰幼兒和兒童(WIC),只能為懷孕、母乳喂育或有幼兒的低收入婦女提供援助,卻不能用來購買尿布。該組織表示,有36個州對尿布徵收銷售稅。稅收範圍從維吉尼亞州的2.5%到印第安納州、密西西比州和田納西州的7%不等。

高德布朗談到低收入家庭買紙尿褲的負擔時說:「毫無疑問這會使他們變得更加困難。」「只要這種基本必需品的成本出現上揚,對生活在貧困中的人們會產生更大的影響。」

針對尿布占家庭需求進行研究的加州州立大學社會學副教授蘭德斯(Jennifer Randles)表示,假設平均每月尿布費用為80元,那麼尿布將占稅後時薪7.25元的全職聯邦最低工資近8%。

蘭德斯說,尿布價格上漲對婦女有不成比例的影響,「尿布價格上漲對婦女的打擊更大,因為她們更有可能是單親媽媽,往往工資較低,而且她們較有可能為照顧孩子而失去工作或減少工作時間。」

根據人口普查局的數據,2020年美國有950萬個單親家庭,而單親媽媽主導的家庭占此類家庭超過80%。

尿布價格上漲的原因

那麼尿布的價格為什麼會上漲呢?很簡單:生產商希望藉此抵銷較高的投資和原材料成本,以免獲利遭受侵蝕。

由於產品需求旺盛、供應鏈中斷和運輸成本飆升,大宗商品價格一直在上漲。所有這些價格漲幅現在都反映到消費者的錢包中。

在紙尿布價格上漲之際,數百萬美國家庭還正為應對新冠疫情的經濟影響而竭力奮鬥。

去年,近10%的美國家庭、或著更準確地說是810萬個,至少內部有一名失業成員,這是2019年時有失業成員家庭4.9%的2倍。

即使隨著經濟開始重新開放,許多人已經能夠再次找到工作,但去年的極端失業情況已經嚴重削弱了家庭財務狀況。對於某些人來說,這使得負擔生活必需品和其他家庭需求變得更加困難。

一些父母還不得不在疫情期間退出勞動力隊伍,來照顧自己的孩子。

隨著許多學校轉向遠距學習以在疫情高峰期間確保兒童的安全,許多父母被迫退出勞動市場,而且大多數是女性,以繼續支持年輕家庭成員的學習過程。

疫情 低收入 美國

上一則

蘋果28日盤後公布財報 營收料將增逾30%

下一則

台DRAM教父轉戰 晶芯湖北廠將投產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