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愛因斯坦誤導學界?河北燕山大學教授 稱已推翻相對論

被指像希特勒 佛奇怒了:批評我的人其實是在批評科學

克魯曼:抗疫等同作戰!三理由反駁通膨疑懼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路透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路透

美國總統拜登推動1.9兆美元「美國紓困計畫」,引來一些專家善意的批評,擔心這項計畫規模太大可能引爆通膨復熾,進而產生重大經濟惡果。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則認為,這應是過慮了。

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在紐時專欄撰文指出,要明白這些批評錯在哪,宜先釐清拜登政府及其國會盟友努力推此法案的目標何在。

新冠肺炎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與傳統衰退不同,較像是天災後的情況,因此需要非傳統政策反應,主要是提供「災後紓困」。但歷時近一年了,許多人還是沒能領悟這一點;即使是學識淵博的經濟學家,也可能落入「以傳統刺激條件來度量政策」的陷阱。

因此,克魯曼改用另一種比喻:「抗疫如作戰」——既要擊退疫情,也要擊退疫情相關衰退對民眾的打擊。

打仗時,為了打贏戰爭,該花多少軍費就花多少 ,不會問「 需要多少刺激才能達到充分就業?」這種問題。贏得抗疫之戰,意味提供充足資源,促成大規模疫苗施打、學校安全復課,同時減輕因失業造成家庭的經濟困境、避免州與地方政府因財政困窘而大砍公共服務。

這正是「美國紓困計畫」大致要做的事。其中以發1,400美元紓困金最受矚目,但那只是全套計畫中的一小部分;主軸是醫療支出,以及金援學校、失業者以及州與地方政府。

以軍事預算角度來思考,不表示就能忽略總體經濟:緊急支出的主要目的在紓困,而非刺激經濟,但仍可能產生刺激效果。戰時支出激增往往會伴隨通膨復熾,因為可能導致經濟過熱。那麼,這一回也會發生這種情形嗎?

克魯曼說:「有可能,但不確定何時會發生。」況且,論及通膨風險,某種程度上是要設法限制那種風險,而不是為了對疫情紓困案刪刪減減。

究竟通膨風險有多大?批評者指出,拜登提議的支出規模,遠大於國會預算處(CBO)估計的「產出缺口」——實際的經濟產值vs.經濟在通膨無虞下可生產的量,兩者之間的差距。他們據此認定,這套紓困案可能導致經濟嚴重過熱。

但克魯曼列舉三個理由說明,無須過度憂慮紓困案vs.產出缺口的比較。

一,天曉得實際的產出缺口有多大。CBO說,2019年美國經濟以比產能高1%的速度擴張;若這種說法為真,通膨到哪兒去了?事實上,我們可從疫情前美國經濟汲取一大教訓:可安心讓美國經濟成長比預期「熱」一些。要找出經濟成長潛能可達到什麼程度,唯一方式是測試極限,而不是畫地自限預先抑制經濟。

二,拜登計畫對經濟的刺激作用,或許不像表面數字顯示的那麼大。從去年春季 「新冠病毒援助、紓困和經濟安全法案」(CARES Act)的經驗觀之,民眾領到1,400美元紓困金後,會把其中一大部分存起來,而不是馬上花掉。有些人指出,提議給州和地方政府的金援超過他們實際需求,若是如此,他們也會把過剩 部分存起來。

三,萬一通膨果真開始上揚:聯準會(Fed)大可收緊貨幣政策。有人說這行不通——不是Fed欠缺緊縮的意志,就是一緊縮就會觸動經濟衰退。但克魯曼反問:Fed上次對緊縮貨幣政策裹足不前,是在何時?那得回溯到1970年代伯恩斯(Arthur Burns)擔任Fed主席之時;後來,Fed都傾向走相反路線。

克魯曼表示,就他所知而言,沒有一種經濟模型顯示,以貨幣緊縮抵銷財政擴張必定會造成經濟衰退;這種說法不知從何而來?令人隱約聯想起十年前有關財政撙節的辯論,當時在失業率仍高的情況下,鼓吹緊縮財政者不斷發明出一些新理論,為自己的立場辯解。

結論是,經濟過熱顧慮固然不能完全排除,也不應該讓這些顧慮絆住腳步,怯於給予美國民眾亟需的援助。

紓困金 美國 克魯曼

上一則

理財Q&A/「全民基本收入」 人人有錢拿?

下一則

大仁說財經/GameStop暴漲暴跌 預告股市泡沫成形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