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芮式3.5地震襲南加 洛杉磯縣多處有震感

拜登宣誓就職 「將恢復美國精神」 承諾將對美民眾說實話

出於政治考量 沙國輸往美國原油降至雷根時代來低點

今年春天,沙烏地阿拉伯一批油輪航向美國,用廉價原油淹沒美國石油生產商,從而引起華盛頓共和黨人的憤怒。現在,沙國已經改變方向,成為自雷根時代之後原油出口至美國最少的時代。

根據商品研究公司ClipperData的估計,8月美國每天僅進口26.4萬桶沙國原油,較2019年的平均水平下降近50%。

如果官方統計數據能夠確認,這將是1985年以來沙國向美國出口石油的最低量。

ClipperData商品研究總監史密斯(Matt Smith)表示:「輸往美國的沙國原油基本上已經枯竭。」

沙烏地阿拉伯改變其能源方針,從故意向美國出口過多的原油到阻止原油出口,凸顯出沙國為挽救新冠大流行對能源市場殺傷力所做的巨大努力。

從價格戰到前所未有的降價

3月和4月,沙烏地阿拉伯在這段最糟的時間裡與俄羅斯進行大規模的油價大戰。沙國出口美國原油激增的目的是癱瘓市場,擠壓包括北達科他州、德州和奧克拉荷馬州頁岩油商在內的高成本產油商。

不幸的是,它奏效了。美國原油在4月下旬首次跌入負值。超過12家石油公司申請破產,其他更多處於破產邊緣。

之後,沙烏地阿拉伯與俄羅斯停戰,為OPEC及其盟友空前的減產鋪平道路。這些減產加上全球經濟反彈,讓美國原油價格從4月底的每桶負40元升至如今的43元。

諮詢公司Rapidan Energy Group總裁麥克納利(Robert McNally)表示:「美國從沙國進口原油數量暴跌,反映出從春季史詩般的OPEC+市占率競爭到夏季空前的一致減產約束力。」

沙烏地阿拉伯將其重點針對美國絕非偶然。

美國不僅是全球最大石油消費國,而且對投資界來說,美國是能見度最高的市場。其每周公布的石油流量和庫存統計數字能輕易地牽動市場。

史密斯說:「美國擁有最透明、最即時的數據市場。沙國是其最大受益者。」

贏回華盛頓的眷顧

除了市場影響力之外,沙國可能還努力恢復華盛頓對其的觀感。

川普總統向來是廉價石油的擁護者,他在春季對沙烏地阿拉伯的石油戰略表示不滿,擔心這會傷害美國的石油公司。的確,一些知名石油公司已申請破產,其中包括水力裂解先驅切薩皮克能源公司。川普因促成創紀錄的OPEC+減產而獲得讚譽。

RBS全球大宗商品策略主管克羅夫特(Helima Croft)表示,沙國削減原油出口美國策略充滿「政治考量」。

身為中情局前分析師的克羅夫特表示:「如果想向華盛頓展示對恢復美沙合作夥伴關係十分認真,這就是作成決定的關鍵因素。」

沙烏地阿拉伯春季傾銷石油至美國讓美國國會議員大為惱火,以至於有人呼籲川普對沙國加徵關稅。

在石油和天然氣經濟主要推力的北達科他州,當地共和黨參議員克萊默(Kevin Cramer)甚至在4月敦促川普「阻止」沙國油輪在美國卸貨。

目前不熱不冷

但是,由於原油價格反彈,儘管只有一點點,有關懲罰沙烏地阿拉伯的討論已經消失。目前油價為每桶43元,遠低於2018年10月的近期高點76元。

RBS的克羅夫特說:「目前的油價範圍有利川普總統。因為它仍然很低,對消費者有利。」「而且他可以指出油價上漲是他促成:『你們看,這就是我為美國產油商所做的努力。』」

全美平均汽油價格為每加侖2.22元,遠高於4月低點1.77元,但低於新冠大流行爆發前的水平。

克羅夫特說:「最令人驚訝的是,川普總統不再是OPEC的批評者,因為他專注於美國消費者,而成為捍衛美國能源生產者整體產業的帶頭擁護者。」

川普和大型石油商得知沙烏地阿拉伯將繼續減少輸往美國原油,應該會感到高興。

10月前運往美國的沙國原油船隻會繼續減少。ClipperData初步估計,9月來自沙烏地拉伯的原油進口量將再下降47%,至14萬桶。

當然,如果沙烏地阿拉伯繼續遏足出口原油至美國,使美國汽油價格在11月之前超過每加侖3元,屆時川普可能又不太高興了。

美國 石油 沙烏地阿拉伯

上一則

理財Q&A/什麼是「遺囑認證」?

下一則

大仁說財經 | 美中對抗 貿易運轉未斷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