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CDC公布新防疫措施後 口罩該怎麼戴?

疫情延燒 日逾35萬人 網路連署停辦東奧

兄長呂傳勝病逝 呂秀蓮曝美麗島大審翻案秘辛

高雄美麗島暴力事件叛亂案,一九八○年三月於警備總部軍法處開庭,圖中戴眼鏡者為被告呂秀蓮接受審判。報系資料照片
高雄美麗島暴力事件叛亂案,一九八○年三月於警備總部軍法處開庭,圖中戴眼鏡者為被告呂秀蓮接受審判。報系資料照片

前副總統呂秀蓮哥哥呂傳勝律師日前逝世,她今天在臉書發文紀念哥哥的生平事蹟,並揭露一件外人鮮少知悉,但影響美麗島軍法大審,甚至台灣民主發展的秘密。

呂秀蓮說,美麗島事件於1979年12月10日晚上在高雄市爆發,她是當晚最主要的演講者,12月13日清晨第一個被逮捕入獄;當天中午電視播出,剛過70歲生日的母親乍聽,昏厥過去,跌斷右腿,哥哥也瞬間得到胃潰瘍,多年未痊癒。

她說,在專案小組日以繼夜的疲勞偵訊之下,被迫簽下許多認罪的證詞,1980年2月27日上午第一次見到大姐和哥哥,兄姊強裝笑臉告訴她,全世界都很關心這個案件,「明天開庭,全國最優秀的法官和檢察官都出庭,心裡有什麼話都要講出來」,還用手勢比劃,問她有沒有被「刑求」?哥還說:「妳是學法律的,自白必須出於自由意願才合法,妳好好想想,這幾個月來有受到什麼冤屈的話,明天法庭上統統講出來。」

呂秀蓮說,「對一個已經被關押兩個半月的我來說,他們對我說的話,我實在很難置信,最好的法官?有冤屈可說出來?怎麼可能?但是他們好不容易來看我,又為什麼會騙我?想來想去,將信將疑。回到押房後,我閉起眼睛,慢慢地理出頭緒,相信他們一定有盤算,不可能害我。回想偵訊過程種種,我用『人格解體式』、『斷章取義式』、『移花接木式』及『欺騙威嚇式』來形容偵訊取供的方式,我決定在法庭上為自己的清白而戰。」

呂秀蓮說,果然隔天開庭,前面幾位被告都誠惶誠恐,承認偵訊期間受到很好的照顧,自白都出於自願。她心想完了,如何唱獨腳戲翻供?幸好哥哥起身發言:「被告接受58天的偵查,她說心有餘悸,心裡有障礙,又說她日夜被偵訊,請庭上調查。」因此審判長只好讓她發言。她忽然悲從中來,痛哭失聲,邊泣邊說:「我沒有被刑求,但有刑求以外不正的方法,他們用比刑求更高明的方法。」她的另位辯護人鄭冠禮律師立即接口:「請審判長問被告,什麼比刑求更高明?」

呂秀蓮說,因此審判長只好讓她述說偵訊過程。她委婉說出「人格解體式」、「斷章取義式」,法庭上立即一片譁然,旁聽席上的記者們都豎耳傾聽。她斷斷續續說完話,法庭氣氛為之逆轉,其他被告的律師也爭相要求問明每個被告的偵訊過程有無違法。

呂秀蓮說,由於她的律師跟她特有的關係,使她配合辯護策略而巧妙翻供,終於帶動案情大翻轉,第二天各報都有完整報導;原本封閉的戒嚴體制也因十天軍法大審中,審判長與被告和律師的精彩舌戰被充分報導,而受到空前的衝激,台灣民眾的政治意識因軍法大審而被啟蒙開來。

她猶記得在審判終了前,哥哥在法庭上說出一句擲地有聲的話:「審判官們!今天你們在法庭上審判八名被告,別忘了,全國同胞在外面審判你們。而明天,歷史會審判你我大家。」

呂秀蓮說,歷史果真審判美麗島,軍法大審20年後,當時最年輕的辯護律師陳水扁居然和被判「暴力叛亂」罪的呂秀蓮搭檔,用和平民主的方式讓一黨專政50年的國民黨下台,實踐政黨輪替的民主憲政;假設當時沒有哥哥與她特殊的兄妹情誼,在法庭上無人敢翻供,審判的結果必然更悲慘,台灣的民主化或許遙遙無期。

呂秀蓮 台灣 國民黨

下一則

過年走春求桃花 全台5大月老廟公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