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7名美國神職人員及家人 在海地遭黑幫綁架

露餡自曝「殺妻殺友」剛判無期 美富豪傳染疫病重

北京下令「恒大倒閉預備」全中國待命地產維穩?

(歐新社)
(歐新社)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因嚴重現金不足而導致極端周轉失靈的中國房地產巨怪——中國恒大集團——目前或正遭遇宣告倒閉前的最後時刻。綜合中國與國際媒體報導,恒大集團23日並沒有如期支付高達20億美元的海外債券,假若無法在未來30天的寬限期內處理則恐導致違約,或將加速惡化恒大當前的債務災難。

儘管此前市場流傳,中國政府仍在考慮分拆重組將恒大「國企化」,但此一說法周五卻被《華爾街日報》的獨家報導潑了冷水。報導表示,北京中央已通令各級地方政府作好「恒大倒閉」的應變準備,包括預先籌組財產清算團隊以著手破產接管,並特別要注意「監控民間不滿情緒所導致的維穩問題」,要求各地預先布置執法部隊,「以面對可能將至的狂風暴雨。」

卡納瓦羅。 (美聯社)
卡納瓦羅。 (美聯社)

恒大足球主帥 搭機回義大利

除了恒大海外美金債務的支付問題外,恒大的另一看板投資——中超足球的昔日豪門「廣州恒大隊」——日前在母集團危機爆發後,也傳出球隊從去年秋天開始就已不斷積欠薪資,甚至連球隊的訓練基地都有可能被變賣抵債。到了23日晚間,廣州恒大也證實全隊的秋季集訓「無限期推遲」,球隊的義大利籍主帥、曾以隊長身分率領義大利國家隊勇奪2006世界杯足球賽冠軍的卡納瓦羅(Fabio Cannavaro),也傳出與恒大緊急解約,直接離職走人搭機返回義大利。

儘管中國足協與球隊方面都不斷放話,強調仍會盡一切努力讓恒大集團持有的廣州足球俱樂部「至少打完這個賽季」,但球隊仍隨時可能因為母集團倒閉而直接解散。於是,在樹倒猢猻散的集團大崩潰中,廣州恒大的戲劇性瓦解,也成為了衝擊中國社會輿論的另一唏噓場面。

(歐新社)
(歐新社)

1996年由許家印於廣州成立於中國恒大集團,是中國房地產開發商中的龍頭巨怪。過去25年來,恒大搭上了中國經濟的飆速崛起,屢屢透過極為積極甚至冒險的槓桿手段,將房地產生意打包成內部金融商品。此一風格,不僅讓許家印過去10年叱吒風雲、躋身中國的「頭號紅頂商人集團」,恒大也以炒股、炒地皮、炒房產的交叉方式,在電動車、食品、金融、體育娛樂...等各種差異投資項目勇猛插旗。

過去5年來,許家印與恒大為了搶進中國一二線城市的大型地產開發,積極地舉債融資搶地皮——此一策略在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時代,是高風險卻更高報酬的決定。但隨著中國經濟因國際貿易戰、少子化、疫情、國家政策打房、與舉國快速步入中等收入陷阱後,槓桿的傾頹、特別是現金不足債務周轉不靈的壓力,也從2020年開始往恒大身上猛打。

根據《財新》與《新京報》等中國媒體的說法,恒大的金流狀況大概在2020年開始就明顯吃緊,許多工地承包商、供應商都陸續遭遇了恒大欠錢的問題。到了2021年8月,集團的現金斷頭問題已嚴重到大量建案被迫停工,不僅下游包商開始集結討債,恒大集團的各單位員工也出現了「動員維權」的罕見抗爭。

(路透)
(路透)

8月份針對恒大的「各地維權討債」風潮,主要針對的是恒大集團旗下的「恒大金融財富管理公司」。長期以來,恒大集團為了以更快、更低率、更不受金融監管影響的方式籌取現金,曾透過旗下的恒大財富對內部員工與承包商發售「超收寶」...等地產金融商品——其基本模式類似內部老鼠會,恒大會以極為優惠的投資報酬回饋率,來吸引員工認購超收寶,等同於把公司的薪資所得「借回給公司」。

經濟熱度降低 種下一夜傾頹惡因

在中國房地產炒爆飆高的同時,超收寶一類的內部認購投資報酬率好,每年分潤優渥,因此也被視為「恒大集團給員工與家屬的『福利』」。到了後期,甚至連工地承包商也都被恒大要求要「認購一定合約比例的超收寶」,以顯示下游廠商對恒大地產供應鏈的友好忠誠與默契。

但這些投資回公司的超收寶資金,卻往往被恒大集團用來炒股、搶收地皮、支付其他債務利息。錢滾錢的槓桿在好景氣的時代,讓恒大快速成長,但在經濟熱度降低的狀態下,卻也種下了恒大一夜傾頹的惡因。

進行到中途的建築工地恆大綠洲。(路透)
進行到中途的建築工地恆大綠洲。(路透)

恒大欠債欠薪、吐不回應付本金的狀況,在2021年夏季開始惡化,恒大的深圳總部外頭也開始零星出現討債抗爭。但由於恒大的企業版圖極大,又牽扯到敏感的中國房地產開發,因此在「大到不能倒」的預期下,市場氣氛都還在可控制範圍。

但到了2021年9月8日,負責處理集團金融業務的恒大財富突然片面宣布「全面延期本金兌付」,整個集團現金不足、債務周轉壓力過大的恐慌,才迅速引爆成「恒大危機」。

根據許家印與集團總部的說法,推遲兌付的決定,是為了整理手上現金、確保各地建案工程能夠繼續完工交屋的「保交樓」應急,因為在財務危機之下,如果公司無法繼續工程、履行交屋,維持市場信心的收入來源將被掐斷而加劇崩潰危機,但來自於受害員工與承包商的悲憤維權抗爭,卻也顯示恒大的周轉風暴幾乎不可能圓滿收拾。

許多恒大員工表示,近年來公司為了從自家勞工身上借錢,採取了各種侵略性施壓作法,明裡暗地要求各級單位必須「達成內部員工的認購目標」。但到了9月初,員工理財系統卻突然多日「維護下線」不能領錢,之後就是公眾爆出的恒大危機。因此不少員工都有被公司詐騙,甚至資產一夜卡死歸零的悲慘遭遇。

23日投資者試圖進入恆大集團深圳總部時,被警察和保安人員包圍。 (美聯社)
23日投資者試圖進入恆大集團深圳總部時,被警察和保安人員包圍。 (美聯社)

類似的狀況在兩周內急遽惡化,恒大集團在「保交樓」(讓地產開發不致斷尾)與「保兌付」(控制內部金融危機的恐慌)之間兩頭燒,許家印的泡沫經濟也自此崩潰現形,甚至引發外界疑慮:中國或可能出現2008年雷曼兄弟式的金融危機?

然而隨著時間的過去,恒大危機的衝擊危機感卻暫時放緩,這一方面是因為恒大手上還有大量的一線城市地皮與建案,只要能想辦法切割重整不良債務,仍有可能與投資人協商,並穩定建案繼續施工與交屋流程,雖然小虧但至少讓讓眾人不至於血本無歸。

但要如何重整債務,處理恒大集團內部這一連串的子母地雷?作為關鍵決策者的中國中央政府,卻遲遲不肯亮出決策底牌。

這是因為恒大危機的應對,很可能會對中國房產生態與社會穩定起到連鎖效應。北京當局雖然極不希望釀成金融危機,或造成恒大員工與數百萬購屋投資者連帶破產;但在恒大債務組成一團混亂的爛帳之下,北京也不願意接手負債爛尾,以防其他地產集團趁勢「比照甩鍋」,把業界累積超過10兆人民幣的爛債權都甩給政府負責。

中國官員23日向《華爾街日報》透露,針對恒大危機問題,北京當局已下令,要求各級政府作好「恒大倒閉」的應變預備——其提醒的重點,主要分為(1)官方主導的資產清算,需要提前籌備會計師團隊;(2)面對可能出現的「維權浪潮」,各級執法單位必須預先出動,「有效控制監管。」

面對《華爾街日報》的獨家消息,廣州政府與中國中央單位雖不否認,卻也都拒絕回應。報導刊出後,中國的社群網路上24日也出現了各種「接管公文」,內容主要是各地停工的各地恒大建案,將由政府接管督工直到「確保交屋」,而相關的工程款項也將轉入各級政府所監管的特許帳戶下。

與此同時,恒大旗下的各個投資子單位——像是一部車都沒造出來就轟動籌資,市場爭議也最大的電動車事業體「恒大汽車」,目前也在中國政府暗中接入下,與各大相關汽車企業談判接手。

不過根據《路透》與《彭博社》的說法,北京政府的態度仍是要求恒大破產重組,「不到最後時刻絕不可以出手救援。」但在倒閉布局之中,像是基層員工的內部投資,以及恒大目前完全付不出來的20億美元海外債券,會怎樣處理?在資訊不明且管道封鎖的狀態下,恒大危機的拆彈倒數,仍舊滿是危機變數與警世經驗。

恒大集團 中國 投資

上一則

恒大失去最大支持者 第2大股東劉鑾雄 考慮出清持股

下一則

秦剛:美中關係經歷很大變化 再也回不到過去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