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啟程訪韓 國安顧問:近幾周會再與習近平對話

凶宅+貧民窟+列廢棄物 這棟房子屋主急脫手

說好中共故事(下)/毛澤東vs.孫中山 習近平vs.蔣經國

本文(中)篇說,毛澤東曾謂:「將來我們力量愈大,我們就愈要孫中山。」但他齎志以終。當年,習近平初出時,許多人想像他是中共蔣經國,尚待驗證。

中共非中國,但中共主宰中國。

《大屋頂下》一直有個想法:中國面臨的課題,不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是「中共如何自我救贖」。中共能救贖,民族就可能偉大復興;倘中共不能自我救贖,民族復興不成,也偉大不了。亦即:要說好中國故事,須先說好中共故事。

我不太相信「中國崩潰論」,也認為「中共崩潰論」不能認真。所以,我不覺得能用等待中共崩潰來解決中國的問題。反認為,比較可想像路徑是,促成中共轉型改變,且必須激活起中共自己的上進心志,百尺竿頭,更上層樓,不要畫地自限、自暴自棄、作繭自縛,不要用「馬列主義基本原理」來為自己封頂,為中國封頂。

因為,中共也是有轉型基因的,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維新變制」就是例證。

愈來愈多人懷疑「中國(共)崩潰論」。相反地,認為其崛起遲早而已。因為,從唯物主義的標尺來看,中共的「體制優勢」是明確的,其治理也是成功的。

中共的體制可謂「黨帝制」。傳統的帝制是家族世襲,黨帝制則是以一個黨世襲。黨帝制是中共營造的「理想國」,可藉柏拉圖的《理想國》略作引申。

柏拉圖的虛擬國家,以「高貴的謊言」(Noble Lie)為框架(中共的「高貴謊言」是共產主義、無產階級專政等)。Noble Lie不是出自「社會契約」,而是來自先驗的「神諭」(無產階級專政也不是出自社會契約,而是來自馬克思的「基本原理」)。謊言規定:由「哲君」(Philosofer King)宰制一切,哲君則來自天命(中共是「歷史與人民的選擇」,但不是出自選舉契約)。又規定:社會分為三種人:「金質人」(統治階層,即中共黨政官僚體系)、「銀質人」(護國階級,「黨指揮槍」),及「銅質人」(經濟人,在中共則是權貴經濟)。這三個「人種」皆是世襲,形同不能移動的「種姓制度」(中共社會仍有輕微的流動性,但如城鄉「種姓」的流動仍然困難,而且「銅質人」不太能變成「金質人」,雖說接受「三個代表」,但馬雲也不能妄議中央)。國家底層則以金銀銅三種人以外的廣大「奴隸」來支撐,這就是中國大陸民間說的廣大庶民韭菜社會。

絕對的黨中央,神諭天命的「以法治國」,格子化的社會,操控政治及經濟資源,面對廣大青綠的韭菜。這就是黨帝制,是已經真實存在且運作的「理想國」。

這樣的國家似乎存在「暴政必亡」的危機。但是,中共已經使其實現,而且經營得十分成功,甚至志得意滿地標榜「四個自信」,視為足以自豪的「中國方案」。

尤其,近年借重於數位工具,使得專政更加強固。一方面精選社會菁英進入金銀銅階層(已有九千五百萬黨員,預計以突破一億黨員作為中共二十大獻禮),這是選拔與羈縻。另方面又以超過軍費的預算用於政治維穩,體現一個鴉雀無聲、萬馬齊喑大家夾著尾巴做人的「和諧社會」。

因此,主張中國崩潰論或中共崩潰論的人要知檢點了。中共可能不會崩潰,反而似已有沛然莫之能禦的崛起之勢。

因此,若想扭轉形勢,必須回到中共的自我期許,也就是要問中共自己要怎麼走下去?中共顯然自知,他的「理想國」正在運作。但是,這樣的政治成就,是否能夠照應人性的本質與文明的方向?如果中國在中共手中永久成為黨帝制的理想國,低人權、低民主,這能算是中國夢實現嗎?這能算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嗎?

如果中國的成就已是為山九仞,則民主自由就是待增的一簣。缺這一簣,中華民族不可能「偉大」,亦無「復興」可言。

是的,世人皆看到中國「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但這種黨帝制的理想國,對中國人權伸張或人類文明發展言,即使會「富」會「強」,但絕不會「偉大」。

本文一開頭提到天安門前群眾高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此曲是由十九歲的曹火星在一九四三年所作。當年,抗戰未歇,內戰待發,其中有句歌詞是「(中國共產黨)他實行了民主好處多」。但,至今中國還是沒有民主,且未來也可能沒有民主,則何年何月才有「新中國」?

中共以其黨帝制為榮,拒絕自由民主。但今日主張自由民主者,可以公開向世人推倡自由民主,說這是普世價值。但中共能公開主張「馬列主義基本原理」是普世價值嗎?或能公開主張以「馬列主義基本原理」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旗幟嗎?恐怕不能反映人性的本質與文明的方向。

現今情勢是:中共成功或可撐持一人一黨一時治理,但須思考可大可久的問題。

鄧小平的「維新變制」證明,只要領導正確,中共仍有轉型與推升的強大潛能。只要善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百寶箱,中共就能與時推移,與時俱進;也必有將自由民主元素日積月累的可能性。既有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任意門,也就不必再鼓吹什麼「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廿一世紀馬克思主義」、「馬列主義基本原理」,意圖用馬克思來復辟毛澤東。這是作繭自縛,也是自我封頂。

蔣經國經歷坎坷。他曾運用戒嚴體制潛心於改革與建設,卻也積欠了許多政治債務。但在他竭盡可能之後,親身宣示「解除戒嚴╱開放大陸探親」。這兩個動作可謂使蔣經國償還了他一生的政治負債,社會獲得解放,國家獲得新生,蔣經國自己也贏得了應得的歷史榮譽。

習近平在黨帝制下也致力改革與建設,但勢必也在累積政治債務。就歷史評價來說,這未必是改革與建設所能勾兌的。到了最後,習近平將是債台高築?還是像蔣經國那樣清償一生積欠?歷史將作見證。

習近平說要「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就應先塑好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共形象。

中共自我救贖若失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必落空。

中共 中國 蔣經國

下一則

黃耀明警署外等候何韻詩 她感性貼文:我好愛這個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