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歐盟第1國 奧地利宣布強制接種令 違者罰逾4000美元

沃爾瑪悄悄跨足「元宇宙」 將賣專屬加密幣和NFT

說好中共故事(中)/上溯孫中山 下續鄧小平

(本文分上、中、下三篇,核心思想是期望中共繼續推升鄧小平一代啟導的維新變制、改革開放。)

六月廿日及廿七日《大屋頂下》的〈百年中共的反省與返祖〉一文認為:中共不應回到馬克思,因為「回頭不是岸」。

七月一日習近平黨慶談話中,約有七百字,幾可看成是對這個問題的解釋。他說: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能,歸根到底是因馬克思主義行。

如果馬克思主義行,如何解釋本文(上)篇所說的「中國跌下去」?又如何解釋中共是如何「醒過來」及「爬起來」的?更別提比中共更正宗「馬列主義」的蘇聯因何崩潰。

馬克思主義行在哪裡?〈百年中共的反省與返祖〉說,中共其實做不到馬克思蘊有「民主社會主義」的初心,也不可能實現馬克思「國家死滅」的理想,更不可能再公開主張「暴力革命/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的「馬克思三元素」,則中共要返祖馬克思,意欲何為?

尤其令人質疑的是,中共如今再度高舉馬克思,顯然是要用馬克思來復辟毛澤東。但是,毛澤東卻是更惡劣的馬克思。

本文(上)篇說,中共的政治譜系已經錯亂。說要「同中華傳統優秀文化相結合」,但難道是要把儒家與馬克思毛澤東送作堆?又說要「全面貫徹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難道新思想就是要貫徹馬克思毛澤東?更說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但難道回到馬克思毛澤東就是偉大復興?就是中國夢?矛盾百出。

黨慶談話中,有兩個凸顯的關鍵詞。一、「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此說意謂已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廿一世紀馬克思主義」,白馬非馬。但什麼是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呢?人言言殊。二、黨慶談話中又幾度出現「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提法,言下之意是凸顯「列寧化的馬克思」,不能忘掉另有「列寧主義基本原理」。

《大屋頂下》曾說,馬克思主義以人道主義出發,這是正向內涵;但在實踐上以紅色納粹法西斯主義告終,這卻非可大可久。那麼,所謂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究何所指?是指其人道精神?或指紅色納粹法西斯?

本文認為,既然重提「馬克思列寧主義」,已是水落石出。因為列寧化的馬克思主義,就是「專政社會主義」、「非民主的社會主義」,就是「黨帝制」,就是紅色納粹法西斯的原型。

如此,不啻正式宣告:中共拒絕民主,中國也不會有民主,即使在所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日也沒有。

本文認為,雖然無人奢望中共能在今日或不久的將來能給中國帶來民主自由,唯若中共現在就要以「馬列主義基本原理」,將自由民主永遠排除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外,這未免令全體中國人震驚絕望。

中共現在即使不能對自由民主作出承諾,但也不可就此完全斷送了民主自由的一切未來可能性。中共至少要說:自由民主,不是現在就有,但也不是永遠沒有。

如果中國人問:為什麼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就是要「中國馬克思列寧化」?倘若中共給的答案竟是:因為這是根據天經地義的「馬列主義基本原理」。何以服人?

中共必須重建本文(上)篇所述錯亂矛盾的政治譜系。其中,秦始皇、李自成、洪秀全撐持不住,皆已退場。馬克思、列寧、斯大林曾紅極一時,他們的頭像曾在國家慶典的遊行中被高舉前進,改革開放後就消失已久。如今「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有回潮之勢,但畢竟已是難以下嚥的一碗餿飯,其實已被改革開放否定。在這個七零八落的譜系中,孫中山是個異數。當馬恩列斯的頭像久在天安門廣場消失,但每年五一及十一,孫中山的巨像仍出現在廣場。慶典中,當台下的群眾看著天安門樓上的毛澤東像,在樓上的中共領導們卻是面對著孫中山像。

➤➤➤說好中共故事(上)/沒有鄧小平 中共無今日

毛澤東與習近平對孫中山表達的景仰,皆令人印象深刻。毛澤東自稱「三民主義信徒」,甚至說:「(中共)在十年內戰中不要孫中山,因為我們的力量還很小…將來我們力量愈大,我們就愈要孫中山…我們應該有清醒的頭腦來舉起孫中山這面旗幟。」習近平則說「中國共產黨是孫中山先生革命事業最忠實的繼承者,完成了孫中山先生未竟的事業。」毛習二人對馬列的推崇是政治正確,但對孫中山的景仰則應是出自理性與良知。

毛澤東是識貨的人。甚至可以說,他應當也有孫中山那種恢宏開闊的自我期許,後來只因扣錯了第一顆鈕扣就一錯到底。

馬列是鑽牛角尖的偏執,是病態的,走到底就違反了人性與文明;孫中山則是開朗且平衡,是合於社會生理的,走入人性的本質,走向文明的方向。因此,毛澤東說:「將來我們力量越大,就越要孫中山。」

毛澤東知道,對中國來說,孫中山是可大可久的。

中共應當重建其政治譜系。核心工程是要將「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異國起源論,逐漸移換到「承繼辛亥精神/光大中華民族」的中國發生論。

當然,就史實言,這也是馬鈴薯出土後才長出的新芽,但由於孫中山曾有聯俄容共的過程,民生主義又有厚重的社會主義內涵,且其巨像迄今仍定期出現在天安門廣場,因此使這樣的政治槓桿仍有發生作用的可能性。中共已宣布要擴大紀念今年辛亥起義一一○周年,可謂正逢其時。

接上了孫中山,就接上了「中華傳統優秀文化」,接上了儒家道統,接上了民族、民權、民生,接上了普世價值,接上了天下為公,進入人性的本質,指向文明的方向,邁向可大可久。當此之際,才是習近平所說:「完成了孫中山先生未竟的革命事業。」

當然,中共政治譜系不可能以孫中山為主體,那樣不符史實,也太著斧鑿。但若將孫中山融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百寶箱,應無扞格之處。則建立在「中國發生論」的中共新譜系,可用三個人物為轉接:孫中山的啟發,毛澤東的試誤(艱辛探索),及鄧小平的改革開放。

上溯孫中山,下續鄧小平。如此,也就不必再將中共綁在「馬列主義基本原理」上了。

關鍵在於:中共的新譜系應當以開放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主軸,不能用「馬列主義基本原理」來封頂。

既是如此,也就不必將鄧小平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看成「舊時代」,亦不必特別標榜習近平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新時代」。除非習近平的「新時代」就是要回到馬恩列斯毛的「舊時代」。倘是如此,請問「新」在何處?

中共 中國 習近平

下一則

神舟13號接軌太空站 將在太空過年…餃子、春聯都帶上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