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李蘇妮奪金圓夢 曾買不起平衡木 父親手為她造一個

「病毒載量一樣多」接種疫苗者 恐參與Delta變種傳播

獵殺香港「蘋果」殘黨?港府刀光劍影的「新聞文字獄」

香港《蘋果日報》編輯檯的最後一夜。 圖/美聯社
香港《蘋果日報》編輯檯的最後一夜。 圖/美聯社

「一支筆桿子都容不下,這個政權在害怕什麼?」香港蘋果日報》正式停刊之後,港府對壹傳媒集團的全面清算仍是現在進行式。27日晚間,香港蘋果的英文版總編輯馮偉光,在準備從香港國際機場啟程飛往英國之前,遭到港警國安處以「涉嫌勾結外國勢力」拘捕,是壹傳媒5名高層以及社論主筆楊清奇之後,又一位被國安法肅清抓捕的蘋果高層。國安法的整治對象,如今已明確地伸向編採的新聞工作者,也讓香港記者協會,在案發第一時間譴責港警對新聞自由的壓迫,但警方的態度則是回應:未來不排除會拘捕更多人。

27日晚間被警方拘捕的馮偉光(筆名盧峯),為香港蘋果日報英文版的總編輯,過去曾擔任過香港蘋果的主筆。現年57歲的馮偉光,早年曾任職於香港《百姓》半月刊,在1981年創刊之時是一本以主打香港本位議題的政論新聞刊物,1989年在《百姓》任職的馮偉光,也因為負責香港民眾聲援天安門學運的相關報導,深受港人的理想熱情、對中國改革的期許感動,也成了馮偉光從事新聞工作的職涯養分。

而後馮偉光在香港主權移交的關鍵1997年,開始替甫創刊不久的蘋果日報撰寫社論,亦以筆名「盧峯」活躍於媒體。香港蘋果在2020年5月開設英文版之後,馮偉光便擔任總編輯一職,除了原本中文報導的轉譯之外,也邀請英文外稿和專欄,擴大蘋果日報的能見度與影響力,但也因此成了後來港版國安法鎖定的對象。

6月24日清晨,最後一期的香港《蘋果日報》出刊。 圖/美聯社
6月24日清晨,最後一期的香港《蘋果日報》出刊。 圖/美聯社

壹傳媒張劍虹等5名董事高層、以及社論主筆楊清奇相繼在6月被拘捕,而香港蘋果也在24日正式停刊落幕。馮偉光原本計畫在27日晚間從香港國際機場出發、前往英國,未料就在準備搭機的前一刻,被警方國安處派出的人馬,以涉嫌「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之罪名,當場將他拘捕。

根據香港各家新聞媒體目前掌握的資訊,馮偉光到28日上午都還被拘留在機場,目前正聯繫律師協助當中。

馮偉光目前是第7位被拘捕的蘋果高層,也是在社論主筆楊清奇之後,又一位只涉及撰稿編採的新聞工作者,被國安法針對性抓捕。因此香港記者協會聞訊以後,立即發處嚴厲譴責:

一介布衣的筆墨,如何勾結外國勢力?如何危害國家安全?警方一而再、再而三以「國安」二字肆意拘捕新聞工作者,卻又聲稱「無關新聞自由」。但是當傳媒工作者每次提筆,均須再三自問是否能承受可能的後果,如何「無關新聞自由」?

香港記協強調「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均是本港的核心價值」,「若連文人的筆桿也容不下,香港將再難被視作國際城市。」儘管聲明疾言厲色、要求警方給出明白交代,但警方的回應卻也是一如往常不為所動,表示「未來不排除會拘捕更多人」。

根據港警相關說法,認為馮偉光撰寫的社論文字,「疑似涉及制裁香港之論調」,因此才違反國安法的規範。但是是哪一篇社論?那些文字涉嫌?如何證明這些文字確實攸關國安?從人治色彩濃厚的國安法來說,判定準則只有掌握法律的港府與中國官方說了算。

無奈的是,今日種種處境,正如十年前馮偉光自己的預測相同。2012年8月,馮偉光以盧峯筆名撰文,寫下如此的香港未來預測:

「在政治變動的關鍵時刻,話語權更是兵家必爭之地。...未來十年北京固然將盡全力控制香港傳媒,以擴大話語權;香港本土政治勢力同樣將努力染指傳媒,以免落後於人。可以預期,現有傳媒大有可能出現重大股權、人事、立場變動...」

只是當時馮偉光樂觀的「期待有更多後來者、肯定有更多新變化」,在今日國安法鋪天蓋地之下似乎未能看見一線曙光。諷刺的是,馮偉光該文的最後,談的是當時創刊不久的《主場新聞》,將未來期盼寄託在主場之上,但主場後來因財政收支問題,又另外改做了《立場新聞》,而且如今也同樣面臨文字獄的危機。

6月24日,搶買最後一期報紙的香港民眾。 圖/歐新社
6月24日,搶買最後一期報紙的香港民眾。 圖/歐新社

就在6月21日傳出《蘋果日報》可能面臨停刊之際(已於24日正式停刊),中國全國人大港區代表兼香港工聯會會長吳秋北,在22日於臉書上公開點名《立場新聞》、《香港01》等媒體「反中、反共、亂港」。他批評,《立場新聞》不斷炒作《蘋果》因為資金被凍結而無法發薪給員工一事,是在試圖引導輿論其幕後禍首為政府和警方,進而轉移真兇實為壹傳媒和黎智英等人的事實。他又稱,「一國兩制已經進入新時代,如此反中反共亂港的居心怎麼不自取滅亡!」

事實上,在近期停刊事件發生之前,香港的親北京陣營已經不斷放話,點名《蘋果》必須馬上關門。因此,此次吳秋北的「公開點名」,加上從《蘋果》停刊到新聞工作者陸續被逮捕一事,也讓外界擔憂下一個被對付的高危媒體就是親民主派媒體《立場新聞》。

《立場新聞》也開始安排其應對政策,於27日晚上發布五點公告,稱「文字獄已降臨香港」,因此希望保障支持者、作者、編採人員,減低各方風險。其中,公告聲明將暫時全部下架今年5月以及之前所刊登的博客文章、轉載文章以及投稿等評論文章,唯與作者確認刊出的意願和風險之後,再考慮合適安排。但《立場》所編採的新聞、特寫、專頁、影像等將繼續更新。

此外,《立場》也聲明將暫停接受贊助以及新會員,並且中止會員月費轉帳的「MyStand 計畫」,以避免「一旦遭遇滅頂之災」之後,浪費支持者的金錢。目前,《立場》稱資金足夠應付未來9至12個月的開支,並呼籲香港人把贊助轉讓給其他同樣自主獨立、堅持新聞自由的各大自由記者和新聞業界組織等。

只是當時馮偉光樂觀的「期待有更多後來者、肯定有更多新變化」,在今日國安法鋪天蓋地...
只是當時馮偉光樂觀的「期待有更多後來者、肯定有更多新變化」,在今日國安法鋪天蓋地之下似乎未能看見一線曙光。圖為香港特區政府為「慶祝71回歸祖國」的城市佈置。 圖/美聯社

公告也指出為保障員工,對於入職半年以上的員工,《立場》已在今年5月終止其僱傭合約、並且以高於法例要求的補償額結算其年資。不過,《立場》同時也重新聘用對方,與其重新簽訂不低於原來條件的合約,當中絕大部分員工都選擇繼續留職。最後,公告也聲明《立場》的6名董事——余家輝、周達智、吳靄儀、何韻詩、方敏生和練乙錚——已接受建議,辭去董事一職,其餘兩位董事——《立場新聞》總編輯鍾沛權和《主場新聞》創辦人蔡東豪——則繼續留任。

《立場新聞》於2014年12月成立,其前身為香港獨立新聞網站《主場新聞》。當時,《主場新聞》宣稱因收支未能達到平衡,在當年7月決定結束僅創辦兩年的《主場新聞》,並於幾個月後以新架構、大部分原《主場新聞》編採團隊,另外成立《立場新聞》,強調編採獨立,透過商業廣告以公眾贊助來營運發展。其中,《立場》與《主場》最大的分別在於:沒有人能實質擁有公司權益,且《立場》的三名發起人透過信託方式重新安排其股權,以確保《立場》不受任何人控制。

針對《立場》此次發布的五點公告,香港記者協會回應指出:國安法下,再有媒體緊縮其營運空間,反映了香港新聞業面對的困境日趨嚴峻,促政府必須捍衛港人依《基本法》下所享有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的權利。此外,讀者也紛紛在臉書上留言鼓勵《立場》,感謝其一直以來堅守崗位以及與香港人風雨同路,「好好保護自己,才能繼續發聲!」也有讀者打氣:

「我們已經沒有了《蘋果》,不可以再沒有《立場》,要加油,撐住呀!」

2021年6月28日,頒布「黑色暴雨警報」的香港。 圖/歐新社
2021年6月28日,頒布「黑色暴雨警報」的香港。 圖/歐新社

香港 蘋果 中國

上一則

中共統戰部:堅持中共領導 為實現「完全統一」服務

下一則

中共迎建黨百年 習近平首次頒授「七一勳章」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