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印媒:Quad四方峰會 可能討論納入新成員

臨床數據:5-11歲孩童打輝瑞疫苗 安全且有保護力

新聞自由日 中國4名公民記者報導疫情身陷囹圄

5月3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然而曾在武漢第一線報導疫情的公民記者方斌(左上)、張展(右上)、陳秋實(左下)、李澤華(右下),如今不是在押就是被管控。(左上至右下圖取自武漢直擊、張展、陳秋實、Kcriss Li李澤華YouTube網頁youtube.com)
5月3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然而曾在武漢第一線報導疫情的公民記者方斌(左上)、張展(右上)、陳秋實(左下)、李澤華(右下),如今不是在押就是被管控。(左上至右下圖取自武漢直擊、張展、陳秋實、Kcriss Li李澤華YouTube網頁youtube.com)

今天是聯合國訂定的「世界新聞自由日」。在中國重申「堅定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下,在武漢第一線報導疫情的張展、陳秋實、方斌、李澤華等公民記者,如今不是在押就是被管控。

上述4名公民記者從2020年初陸續失去自由後,除了李澤華曾於同年4月下旬在Youtube上傳影片,自稱曾被帶往派出所偵訊,目前仍平安外,其他3人至今都未能露面,引起各界關切。美國國務院4月間發表的「2020年度人權報告」中,便特別關注這4人的情況。

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報導,4人中唯一的女性張展,2020年12月28日被上海法院依「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後,傳出已在今年2月底被轉往上海女子監獄服刑。

熟知張展案的消息人士表示,張展的母親在收到通知後,曾嘗試前往監獄探視,但獄方卻以「要先打電話才能預約會見」為由拒絕。事後張母數度打電話才聯絡上監獄,但獄方卻以各種藉口拒絕會面。

這名人士指出,張母想寫信給張展,也希望收到張展的來信,但獄方卻不讓張展寫信。如今,張母在多次碰壁後,對於能否順利見到張展,已不抱太大希望。

根據報導,張展最後一次被探視是在今年1月底,探視人是律師,當時她對自己遭受到的非法待遇,仍抱持堅決不認同的態度。而她告訴律師,若能順利出獄,她希望到武漢與朋友合照,並回顧當時的經歷。事後,張展的律師曾將上述過程上傳到微信,但隨即遭封鎖,官方事後更禁止律師探視張展。

至於陳秋實,根據先前訊息,他在2020年2月初被警方從武漢帶走後持續失聯,後被送往山東青島的父母住處,受到官方嚴密監控至今。

根據報導,中國武術網紅徐曉冬今年3月29日透過Youtube表示,自己曾看到陳秋實傳來的影片,指他在父母照顧下精神「恢復得還可以」,且還運動身體,「基本達到了一身微微的肌肉」。

徐曉冬提到,陳秋實目前能透過上網、看電視或報刊了解外界情況,但仍不便與外界接觸。預料陳秋實可在2021年9或10月「回到公眾視野」,屆時他會繼續保持作風,「不接受海外任何組織的聯繫、贊助或溝通」,且不會移民。

同在2020年2月初在武漢被捕的方斌,目前是這4人中消息最少的一人。一名持續關注方斌案的消息人士透露,方斌被捕後,他的家人一直拒絕外界關注方斌案。像是方斌的姐姐對案情進展及弟弟的現狀「什麼也不說,甚至對朋友都拒之門外」。

這名人士指出,他不知道方斌案是否有律師代理。至於方斌本人或家人是否有請律師,他不清楚。但由於方斌的個性較為倔強,他擔心方斌案「可能不會朝太好的方向發展」。如果方斌「委婉一些甚至讓步」,情況可能會好些,或許會像李澤華或陳秋實那樣「很快可以出來」。

至於李澤華,根據至今有限的訊息,他目前未被拘押,但如同陳秋實在自己的老家被監視居住,外界只知道他的老家距離武漢市青山區有5個小時的車程,其他都不清楚。

2020年4月22日,李澤華在自己的Youtube頻道上傳影片,指影片錄於同年4月16日,之前的50多天他曾被警方短暫拘留,之後被安排到防疫飯店接受隔離,而「隔離「生活安全、有守衛,天天都能看新聞聯播」。之後搭了5個小時的車到老家,繼續隔離14天,警察「文明執法,保證了他的休息時間和飲食,對他很關心」。

然而,這段影片至今未能讓外界對他的安全完全釋疑,最常見的看法是他「話外有話」,特別是「警察文明執法」一詞,更讓外界覺得李澤華似有可能承受不小的壓力。

武漢 監獄 警察

下一則

多次被質疑外泄病毒 武漢病毒所入選中國科技成就獎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