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賀錦麗周一辭參議員 為宣誓就職副總統做準備

黃之鋒遭單獨囚禁 手寫信曝光

黃之鋒在獄中的手寫信,提及他單獨囚禁的經過。(取自臉書)
黃之鋒在獄中的手寫信,提及他單獨囚禁的經過。(取自臉書)

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前主席林朗彥和成員周庭,11月23日出庭時承認煽惑他人參加未經批准集結等罪,三人押監房看管,法官將於當地時間2日判刑;黃之鋒的臉書專頁1日登出他在獄中的手寫信,提及他單獨囚禁的經過,被獄方人員懷疑體內藏毒,讓他十分難過。

負責上傳信件的小編指黃之鋒已結束隔離囚禁,狀態尚好。手寫信件的標題為「監獄中的監獄」,寫於11月25日。信中表示,23日入獄當晚突然被單獨囚禁,並非在意料之內,即便已有三次坐牢經驗,但被送到「監獄中的監獄」囚禁,始料不及,花了不少時間與精神,方能驅使自己平伏下來整理思緒,過程實在不是容易。

他指收押首日,送到荔枝角收押所進行入冊程序,下午保安組職員突然將黃帶往收押所醫院,「我本來以為在獄中見醫生是基於程序需要,結果卻被帶到收押所醫院走廊盡頭的單人囚室,那刻我才深知不妙,也成了惡夢真正的開端」。

他到達單人囚室後,懲教人員向他表示需要等待長官前來講解狀況,並拋下一句「你之後應該會知道」便離開,黃之鋒感到非常不安,猜想懲教會搬出什麼原因來把他隔離囚禁於單人囚室,想不到最後是以X光片不妥,懷疑肚內藏有異物,如毒品、戒指或金銀器等為由,要他接受為期數天的隔離囚禁。

黃之鋒稱,被單獨囚禁時的痛苦經歷,待遇比起「水飯房」還要不堪,他除探訪和洗澡外,基本上半步都不能踏出70多呎的囚室,不能「放風」連一小時户外活動的時間也不被允許;而懲教職員每隔4小時便會來量他的血壓及檢查血含氧量。囚室是24小時開燈,黃要把口罩當眼罩使用,才能勉強入睡。

當檢查程序完畢後,職員便會要求在囚人士在一張「單獨觀察」的紙張上簽名作實,「我仍然歷歷在目每次簽署時看到紙張清楚列明『懷疑在囚人士體內藏有毒品』一欄,感覺實在很不好受」。黃之鋒稱。

他在文末稱,面對未知的官司刑期及種種不確定性,必須坦誠地說會有不安及焦慮,他也會學習把獄中遭遇的苦難轉化為驅使自己成長的果實。他會努力頂住,共勉之。

黃之鋒 監獄 毒品

上一則

內蒙滿洲里第2輪全民檢測 20萬人中8人呈陽性

下一則

京東創辦人劉強東「持續卸任」 今年卸任公司職務達230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