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衛:北半球面臨關鍵時刻 多國病例呈指數性成長

路透獨家:白登將獲建築工會背書 藍領選民力挺

石正麗:2019新冠病毒溯源 可能永遠找不到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表示,團隊正在溯源2019冠狀病毒,但還沒找到傳播到人類的中間宿主,「有可能永遠找不到」。(中新社)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表示,團隊正在溯源2019冠狀病毒,但還沒找到傳播到人類的中間宿主,「有可能永遠找不到」。(中新社)

中國媒體報導,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昨天表示,她的團隊正在溯源2019冠狀病毒的自然源頭,但還沒找到傳播到人類的中間宿主。「我們知道溯源很重要,但有可能永遠找不到」。

石正麗長期研究蝙蝠攜帶冠狀病毒,2017年發現蝙蝠身上攜帶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相關病毒。

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去年底在武漢爆發後,石正麗曾被質疑是武漢病毒所外洩病毒的關鍵人物;她也是第一個分離出COVID-19的專家。

全球科學與生命健康論壇18日在北京舉行,石正麗在會中發表題為「新冠肺炎病原學鑒定和可能的起源」的演講,並於會後接受新京報專訪作以上表示。

石正麗表示,從2019年12月30日接到第一份樣本,到首次檢測到2019冠狀病毒,再到確定病原體並完成動物實驗,他們只用了40天,而在2003年,SARS完成病原體檢測的時間是5個月。

她說,這樣的快速反應得益於前期在蝙蝠SARS病毒研究中15年的累積。而且實驗室在分離病毒後,為後續藥物篩選、疫苗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基礎以及技術平台。

石正麗說,團隊研究顯示,2019冠狀病毒的自然宿主可能是蝙蝠,也不排除其他野生動物,但中間宿主尚未找到,這也證明,該病毒非常狡猾,從野生動物傳到人類社會悄無聲息,這個過程也是後續在新冠病毒病原學研究中需要重視的部分。

石正麗說,病毒溯源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因為2019冠狀病毒是一個新型冠狀病毒,所以它的來源、它如何傳播到人類社會中,變得非常的重要。但要想弄清楚病毒溯源是非常困難的事情,要依賴於流行病學以及分子進化的研究。

她說,在得到2019冠狀病毒基因組序列後,曾比較公開的資料以及他們尚未發表的一些資料,後來在他們的資料庫中發現一條序列,這條序列是2013年雲南的一個礦坑裡發現的,它的基因組序列和2019冠狀病毒的基因組序列相似度高達96%,所以推測2019冠狀病毒有可能最初的進化來源是蝙蝠。

石正麗表示,儘管後續其他研究團隊在穿山甲等動物體內也檢測到了與2019冠狀病毒有親緣關係的SARS相關冠狀病毒,但這些基因組的序列都顯示他們的進化關係與2019冠狀病毒還是有一定的距離。

她說,「我們知道溯源很重要,但有可能永遠找不到」。當年SARS爆發時,科學家第一時間就鎖定了市場上交易的果子狸是病毒的直接來源,但他們花了8年時間才在雲南的一個礦坑裡找到SARS最原始的來源。因此,需要持續不斷地尋找,才能達到想要的目的。

檢測 武漢 中國

上一則

自殺? 他殺? 少女校內墜亡 疑被4人抬樓頂

下一則

「花木蘭」出師不利?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