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投訴多 史島警逮4霸房者、沒收槍枝

餓不死又過不上好日子 加州低收入戶真實面貌

中國學霸「黑」在美國12年 工卡申請6次遭拒

遠揚熱愛文學和藝術,儘管生活艱辛,仍不忘尋找生活中的美感。(圖:受訪人提供)
遠揚熱愛文學和藝術,儘管生活艱辛,仍不忘尋找生活中的美感。(圖:受訪人提供)

遠揚(化名)來美國已逾12年,至今仍為「黑戶」。他曾6次申請工卡遭拒,如今年過半百,感歎命途多舛的他仍在堅持,美國是一生中至少要來一次的地方,才不會留有遺憾。

2012年2月,遠揚正式遞交移民申請資料,與多數華人移民不同,他沒有聘請律師。 遠揚說,當時移民律師的費用最低也要4000到5000元,對他來說是一個負擔不起的數目,而且他會說點英語,相關材料和證據非常充足,便決定自己申請。

遠揚回憶,2012年4月是他的第一次「面談」,地點在橙縣安那罕(Anaheim)。 因為擔心遲到,他特地提前數天去現場考察,熟悉周圍環境。 可令他意外的是,面談當天由於移民局人手有限,他早早預約的翻譯服務被臨時取消。

他於是面臨兩種選擇:在沒有翻譯的情況下「面談」,或者改期。 遠揚選擇了前者。

遠揚說,當時因為不想浪費這次機會和多日來的奔波準備,就在不了解美國法律的情況下,憑著有限的英文能力與移民官交流。 結果可想而知,面談過程極為不順利,對話中大量的法律術語讓他難以理解。 他表示,儘管當天那位華裔移民官會說中文,卻堅持在工作時只能講英文。

之後是第二次面談,遠揚花費400元聘請專業翻譯。面談結束後,移民局要求他提供更多細節。但在遠揚準備資料期間,移民局突然來信通知他「上庭」(政庇申請者需參加法庭聽證會提供證據和陳述)。

心生懷疑 放棄上庭

然而,遠揚放棄這次機會,他開始對申請美國綠卡產生懷疑。他說,當時有一些關於拿到綠卡的華人又被遣送回國的傳聞,讓他非常害怕。而且,他的移民申請資料也被洩露,身邊有人知道有關他的移民申請資料中的細節。在沒有錢聘請律師情況下,他決定放棄這次上庭機會,並寫信向移民局解釋沒有出庭的原因。

儘管移民局最終沒有判定遠揚「逃庭」,但遠揚的申請工卡屢屢被拒(在政庇申請的等待期間,申請人可申請合法在美國工作的工卡)。從2012到2017年,他一共收到6封拒信。川普上台後,工卡申請表從最初的1頁紙變成9頁,這讓他徹底放棄申請的念頭。

2012年10月,遠揚第一次收到工卡申請被拒的信件。(圖:受訪人提供)
2012年10月,遠揚第一次收到工卡申請被拒的信件。(圖:受訪人提供)

「我非常懊悔」。他說,至今仍清楚記得當年上庭的時間,2013年4月14日,地點在洛杉磯市中心的移民法庭。 他甚至都有些迷信,認為上庭的日期不吉利。

由於未能獲得工作許可,遠揚只能靠打「黑工」維生,薪水極低,想要負擔昂貴的律師費更是不可能。如今55歲的他,身體狀況每況愈下,工作機會也愈來愈有限。

昔日學霸 徘徊底層

在來美國之前,遠揚是一名「學霸」,就讀於中國湖北省重點中學的數學實驗班,在高中時就曾拿到柏克萊加大數學系的錄取通知書,大學時也有機會前往德國Max Planck研究院深造。然而,由於某些原因,他畢業後被限制出境15年。直到2011年,才得以來到美國。

而遠揚曾經的同學,有些已是名校教授,有些在矽谷工作,還有些同學在拿到美國身分後,回到中國創辦公司。而遠揚多年來仍在底層徘徊,餐館工、裝修、按摩、看護老人,他都做過。至今,他仍住在蒙特利公園市的家庭旅館,與隔壁床只有一塊木板相隔。

遠揚承認,工作許可申請屢次被拒,當然有他的責任,可他也堅持認為「美國太不人道了」。他沒有能力負擔高昂的律師費用,只能自己嘗試申請。

遠揚說,美國是他學生時代嚮往的地方,當初懷抱夢想來到這裡,本來想大展宏圖,卻落得現在的境地。不過,他說雖然時有徬徨,但並不後悔。

遠揚說,每當自己心情不好的時候,只要走出門,看到外面陽光明媚的好天氣,心頭仍一陣溫暖,「活著就很美好」。

如果有善心人士願意提供援助或進行交流,可通過[email protected]與遠揚聯繫。

遠揚至今仍住在蒙特利公園市的家庭旅館,與隔壁床只有一塊木板相隔。(圖:受訪人提供...
遠揚至今仍住在蒙特利公園市的家庭旅館,與隔壁床只有一塊木板相隔。(圖:受訪人提供)

移民局 綠卡 華人

上一則

比佛利山竊賊逃跑計畫落空 踩「黃油腳」摔落泳池

下一則

洛杉磯友人憶趙安吉:親和熱情漂亮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