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反對建布碌崙86街遊民所 華人市政廳抗議

曼哈頓中城羅斯福酒店無證客中心 已接待15萬人

躁鬱華男遭博士父母拋棄多年 自強不息改變人生

18歲被迫離家,George憑藉自己的努力改變人生。(受訪者提供)
18歲被迫離家,George憑藉自己的努力改變人生。(受訪者提供)

今年31歲的華人George已經被迫離家13年,這些年來,他睡過機場、露宿過街頭、被警察送進過精神病院。而如今,他有了自己的房子,成為一名網路大學輔導員,有著穩定收入。

George是七歲時跟隨父母來美,他說,「我的父母都是博士,但我讀書成績卻並不優秀,可能因此他們對我一直抱有很大的看法。從小到大,我在家裡一直都在承受著很多打擊。」

「18歲時我被診斷為躁鬱症。後來我知道其實這是遺傳的,現在回想起來,我的媽媽和外婆都有類似症狀。」George說,當時的他,受到情緒影響,每天在家和父母相處非常困難,彼此矛盾不斷,家庭關係一直非常緊張。也就在他18歲那年 ,他被「無法再容忍」自己的親生父母趕出家門。

George表示,那個時候他每天情緒都很痛苦,再加上又被父母徹底放棄。而他的朋友們都和父母住在一起,他也無法借宿在朋友家。那個時候他每晚去機場睡覺,白天再去學校,借用學校的電腦找工作。當時有個機場清潔工會給他送來當天機場沒賣掉的麵包,但很快的他就被機場保安和警察盯上,所以後來就只得離開機場,晚上只能在校園外面的長椅睡覺。而爸爸對此給出的理由是,不能對他「溫水煮青蛙」,應該盡快讓他獨立。

George說,當他睡不著覺時,有時候會跑去馬路上追汽車,甚至會在街上罵人。後來有一次因為惹事,他被警察送去精神病醫院。他說,他前後被多次送進精神病醫院。之後,他在義工的幫助下住進了遊民庇護所。

獲社會補助上大學

直到後來,George獲得了每月800元的社會安全生活補助金(Supplemental Security Income,SSI),這雖然不是一筆大數目,但這筆收入卻讓他看到了未來的曙光。

George說,「那時我在爾灣的房租是570元,剩下230元是我每月的飯錢。」依靠著這份收入,以及學校的獎學金和補助金,George從社區大學讀到了河濱加州大學(UCR)。他說,「我感覺算是幸運的。我之前花了五年時間,針對躁鬱症嘗試了大概20種藥,並沒有很好的效果。但後來接受注射治療後,一切開始變得有好轉,我感覺自己的大腦慢慢開始可以清楚的面對世界。這樣我才能夠順利的把大學唸下來。」

受躁鬱症的影響,George在大學讀了七年,畢業後本來獲得了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 (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的工作機會,但是因為這份工作需要經常出差,考慮到身體情況,George最終還是選擇辭職。之後,George選擇了繼續攻讀碩士,碩士畢業後,也順利找到了一份更適合自己的工作,擔任網路大學的輔導員,並且擁有了自己的房子。

回憶過往,George感歎道,他確實吃了很多苦,這一路走來非常不容易。父母早早的將他趕出家門,直到他快畢業時才和他們重新聯繫,有一段時間他非常恨父母。不過這到底是禍是福呢?因為現在有時他會看到不少年輕的躁鬱症患者,他們會因為長時間受到家庭中的「過度關照」,反而慢慢徹底失去了正常的生活自理能力。 

南加大心理學博士趙家玉說,青少年出現心理問題並不罕見,但當孩子出現問題時,很多父母會將全部的關注重心放在孩子身上,而往往忽視了對自我的審視,很多父母也不會思考與孩子在這些問題的交流溝通、和自己的處理方式上是否也存在著問題。

George如今擁有了自己的家。(受訪者提供)
George如今擁有了自己的家。(受訪者提供)

機場 警察 加州大學

上一則

2022年歐洲風雲車刷新吉尼斯世界紀錄 Kia EV6首戰告捷

下一則

南加柑縣台灣同鄉會喜迎祥龍新春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