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民調:生活開銷變重 民主黨流失搖擺州亞裔支持者

路透:德桑提斯是國會暴亂聽證會最大贏家

返中探親遇「魔幻之旅」 隔離三個月後直接返南加

复陽痊癒後,薛良權在上海松江美居酒店隔離。(薛良權提供)
复陽痊癒後,薛良權在上海松江美居酒店隔離。(薛良權提供)

疫情期間回國已成為在美華人的奢望,不少人幾經波折卻難達成心願。南加一名華人律師去年9月就計劃回國探望家人,未曾想到進入中國後,先後被診斷為陽性、密切接觸者、再次陽性,整整三個月都在醫院、酒店等地隔離度過。直到返美的最後一天,這名華人都未能如願回到老家見到親人。

影音來源:薛良權/本報記者後製

薛良權律師是美國新錦達律師事務所的創始人和主任,今年1月1日踏上回國之路,4月1日返回洛杉磯,整整三個月,他經歷了一段常人無法想像的旅程,「對我來說就是倒霉之極,整個行程充滿不確定性,我不知道自己廣州落地後會變成陽性,也不知道到了上海後會變成密接,後來又復陽,整個過程超出想像,非常荒誕。」薛良權撰文稱這是在中國三個月的「魔幻之旅」。

薛良權1月1日在洛杉磯機場辦理值機手續。(薛良權提供)
薛良權1月1日在洛杉磯機場辦理值機手續。(薛良權提供)

薛良權開始計劃返回中國的行程早在去年9月,因為遠在中國山東的爺爺奶奶身體不好,兩年多沒有回國探望家人。他通過一家票務代理預定1月2日洛杉磯飛廣州的機票,當時支付了1萬9140元人民幣。但在航班起飛的前一天,薛良權被告知無法正常出票,他不得不在最後一刻高價搶到另一張機票,並支付2萬9500元人民幣。

就在等待回國的這段時間,噩耗傳來,薛良權的爺爺奶奶相繼去世,「我主要是想回去看他們,但他們最終沒有等到我回家,去年11月匆匆走了,這對我打擊很大。」遺憾已無法挽回,1月2日薛良權如期踏上行程,他希望去墓地祭拜老人,也回家看望父母家人。

南加律師薛良權回國探親,三個月都在醫院、酒店隔離度過。(薛良權提供)
南加律師薛良權回國探親,三個月都在醫院、酒店隔離度過。(薛良權提供)

他在當地時間1月4日抵達廣州白雲國際機場,各種登記、填表格、做核酸,折騰了七八個小時後,跟隨眾人被大巴送到廣州亨來斯登酒店。按照最初設想,他只要經過14天的正常隔離,就可以回山東老家,還能趕上臘月23的小年。但當晚的一通電話改變了所有,「我被通知在機場的核酸檢測是陽性,將在當晚轉移至醫院。」

確診新冠,隨後等待薛良權的就是漫長的治療、隔離,他被送進廣州第八人民醫院近一個月,「基本上沒有什麼治療,本來我也沒什麼症狀,就等著體內的病毒慢慢減少消失,是一個自然的過程。」 2022年的春節,對薛良權來說將是永生難忘,大年30那晚,他一人在病房度過,「我點了一份餃子,15個餃子,5個是爛的,很難吃,病房原來有三個人,另外兩個都出院了,只剩下我一人,我狀態很不好,一個人看完整個春晚,非常落寞。」

確診新冠, 薛良權在廣州第八人民醫院治療、隔離近一個月。(薛良權提供)
確診新冠, 薛良權在廣州第八人民醫院治療、隔離近一個月。(薛良權提供)

薛良權在廣州八院隔離治療時的餐食。(薛良權提供)
薛良權在廣州八院隔離治療時的餐食。(薛良權提供)

2月1日,薛良權回國已有一個月,他從廣州八院出院,隨後被轉移至南沙醫院繼續醫學觀察14天,並於2月16日解除在廣州的隔離生活。薛良權以為自由生活終將開始,那天他與一名從阿聯酋回國的江西病友一同解除隔離,並被同一輛大巴先後送到火車站、機場,準備前往下一個目的地。薛良權沒有想到,另一場上海的噩夢就此埋下伏筆。

2月19日下午,身在上海的薛良權接到廣州疾控的電話,稱他為密切接觸者,因為同一輛大巴的江西病友回家後再次診斷陽性。第二天下午,薛良權被120救護車送到松江維也納酒店,開始又一個14天的隔離生活。最絕望的時刻接踵而至,隔離14天結束後,薛良權竟被通知檢測再次顯示陽性,「這是我此行最絕望的時刻,當時以為密接隔離後就可以回老家,但得知復陽後,我知道重複的隔離經歷又要再一次開始,循環往復。」也就在那一刻,薛良權決定,如果可以的話將第一時間返回美國。

旅客進入廣州一家隔離酒店,門口正在進行消殺登記。(薛良權提供)
旅客進入廣州一家隔離酒店,門口正在進行消殺登記。(薛良權提供)

下定這個決心,對薛良權來說是一個艱難的抉擇,雖然人已在中國,但親人卻咫尺天涯,「整個過程非常煎熬,每次心懷希望,想著隔離結束後就可以回家了,但每次都破碎,面臨新的隔離。我這個隔離不是整整三個月都在一個地方,而是由很多個14天組成,一路我都很痛苦,這麼想回家看家人,卻到最後也沒有完成。」

診斷復陽,薛良權被送到位於金山的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治療,痊癒後再到松江美居酒店開始新一輪的隔離,直至3月31日9時,他才正式被解除隔離,恢復自由生活。那一天,上海浦東早在幾天前就被封城,浦西也將在幾個小時後正式進入封城狀態,幸運的薛良權趕在最後一刻坐上了飛回洛杉磯的航班。

雖經歷了三個月的魔幻之旅,回美後的薛良權表示理解中國的清零政策,「中國人口基數大、老齡化嚴重,醫療資源有限,疫苗接種率低,一旦全面放開,可能會造成大規模老年人的感染重症、死亡,引起社會更大的動盪和不安。」對於自己的這段經歷,他感慨萬千,並認為這是個案,不具有代表性,「一路遇到很多一線抗疫人員,他們和我一樣都是普通人,穿著不透氣的防護服,無法與家人相聚,還面臨感染的高風險,我很理解他們,也感謝他們的付出。」

洛杉磯 華人 機場

上一則

江味農居士4/30 金剛經講堂 李秉信主講

下一則

南加父母虐待並殺害1歲兒 兒子身上傷痕累累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