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西班牙特赦加獨領袖 輿論譁然萬人抗議

港大研究:科興疫苗抗體過低 接種者難通過測試

非裔佛洛伊德案重現?南加橙縣安那罕市府判賠230萬元

洛縣法院審理愛辛格案。(本報記者╱攝影)
洛縣法院審理愛辛格案。(本報記者╱攝影)

南加橙縣聖塔安那法院一個陪審團29日裁定,安那罕市(Anaheim)警察針對三年前與一名35歲的過路客的爭鬥導致過路客的死,安那罕市府必須賠償其父母近230萬元。此前,這名過路客父母的代表律師要求安那罕市府賠償3000萬元。該案在法庭審理時,原告律師將其比喻為非裔弗洛伊德案重現。

陪審團花了五天半的閉門研議達成裁決,陪審團認為警方需要替過路客愛辛格(Christopher Eisinger)的死負擔78%的責任,其餘部分要由愛辛格自己負擔。

該案發生於2018年3月2日午夜過後,愛辛格當時與安那罕警察發生糾纏,並在八天後死亡。愛辛格的母親是非裔,父親是白人。代表父親的律師杜賓(Eric Dubin)指出,警察在案發時無視愛辛格抱怨喘不過氣來,他並在審訊時將此案與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作成比較。非裔弗洛伊德死在明尼蘇達州警察的手中。

杜賓說,在視頻中可以聽到愛辛格說「我無法呼吸,我病得很重,病得很重」,但警察卻無視他的求助,令人作嘔。當愛辛格失去知覺時,他的聲音「逐漸減弱」。杜賓告訴陪審團,這表明有人需要立即醫療關心,這表示警察有過失,並說警察不當地把他坐了起來,這導致「位置性窒息」。

杜賓說,他們也沒有進行心肺復甦術,警察只是更有興趣在現場找到甲基苯丙胺管子(methamphetamine pipe)。他相信警察當時只是想著:他會死的,但是,我能把我得到的甲基苯丙胺管子放進去報告!

據悉,對愛辛格進行屍檢、代表被告的病理學家得出的結論是,愛辛格有一個心臟擴大,並遭受70%至75%的動脈阻塞。愛辛格的死亡原因是心臟病引起的心臟驟停及濫用甲基苯丙胺的影響。

但杜賓說,不是藥物引起愛辛格死亡,因為他系統中的甲基苯丙胺水平是「無毒的」。杜賓還指出,警局在新聞發布會上宣稱,愛辛格在面對警方時身上有一根金屬煙斗,但事實證明這是一條粉色和綠松石色的「派對彈出器」,可散出五彩紙屑。

不過杜賓提到,愛辛格一度的確與吸毒成癮鬥爭,但隨著他父母堅持要他進行康復,似乎扭轉了局面。

該案愛辛格的母親另外聘請律師代表,愛辛格的母親說她的兒子有精神方面的議題,但他的死去是因為他在錯誤的時間在錯誤的地方。

代表愛辛格母親的律師安妮·黛拉·唐娜(Anne Della Donna)在辯護時說,警察把膝蓋和體重壓在愛辛格身上,殺死了他。 她說,愛辛格的臉上五個地方骨折。

代表安那罕市的律師史蒂芬·羅漢斯(Steven Rothans)在結辯陳詞時,要求陪審員

考慮愛辛格的心臟病和使用甲基苯丙胺,是否「在他的過世扮演角色」。他還問道,愛辛格在和警方纏鬥時他的體力,全身出力及激動的情緒,對他的死亡是否也扮演角色? 愛辛格當時是否再三抵抗和反抗警員試圖銬住和束縛他,這類行為對他的死亡

有無扮演重要角色?

警察 非裔 心臟病

上一則

華裔駕車衝撞反警示威遊行認罪 將自家葡萄園做射擊場

下一則

美國救援計劃 $1/月低費健保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