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1月發生52起大規模槍擊案、87死 9年來最高紀錄

鐵鏈女到胡鑫宇:中國無追究真相機制 官方說法誰信

聯邦利率40年歷史回顧 大幅升降息原因總整理

金融理財網站Bankrate整理出美國聯邦資金利率過去40年升降歷程,並分析利率大幅變動的背景因素。 路透
金融理財網站Bankrate整理出美國聯邦資金利率過去40年升降歷程,並分析利率大幅變動的背景因素。 路透

聯邦準備理事會(Fed)於美東時間15日下午2時宣布調高利率3碼,基準利率升至1.5%~1.75%,調升幅度為1994年來最大。金融理財網站Bankrate整理出美國聯邦資金利率過去40年升降歷程,並分析利率大幅變動的背景因素。

Bankrate專文指出,聯邦資金利率(Federal Funds Rate)近來不斷調升,但回顧歷史仍處於低點。部分原因是這項聯邦準備理事會(Fed)設定的關鍵借貸基準,在過去16年一直低於歷史平均值。

事實上,這段期間聯邦資金利率曾有長達9年時間都處於趨近於零的最低目標區間,首先是2008年到2015年,然後是2020年3月至2022年3月。

聯準會設定的利率,也曾在1980年代初期調升至20%的高點。

● 1981至1990年:聯準會對抗「大通膨」

聯邦資金利率從未像1980年代如此之高,其中大部分原因是聯準會想要對抗通貨膨脹問題,通膨率在1980年飆升至有紀錄以來的最高峰14.6%。

結果,聯準會做出一些似乎跟預期相反的的事情,它製造了一場經濟衰退好讓物價下跌。

1980年1月,聯邦資金利率為14%。到了1980年12月5日,聯準會官員結束電話會議時,他們將利率區間大幅上調2個百分點來到19%至20%,這是有史以來最高點。

然後聯準會開始大幅降息,首先在1982年11月2日降到13%至14%的目標區間,然後在1982年7月20日降到11.5%至12%。經過一些波動之後,從1984年11月迄今,聯邦資金利率都沒有超過10%。

在這10年期間,聯準會官員不是把利率緩慢且逐漸往一個方向調整,而是經常大幅升息,然後大幅降息,之後又大幅升息。

● 1991至2000年:葛林斯潘時代

聯準會在大通膨時代經歷了動蕩的幾年後,時任聯準會主席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面臨一段相對平靜得多的時期,但這並不是說他領導聯準會近18年時間中沒遇到應有的挑戰。

從1990年8月開始的8個月經濟衰退之後,葛林斯潘等聯準會官員設法將聯邦資金利率一路調升,直到2000年5月的6.5%利率目標,這是該時期的最高點。聯邦資金利率曾在1992年9月降至3%,是1990年代最低點。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事蹟是聯準會首次實施「保險」降息,這代表聯準會降息是為了給經濟帶來額外提振,而不是為了因應衰退。1995年、1996年和1998年就是這種情況,當時金融體系面臨俄羅斯債務違約、大型對沖基金倒閉等一連串不利因素。

● 2001至2010年:網路泡沫、911恐怖攻擊和2008年金融危機

2000年代是聯準會迄今為止最具有節奏的時期,當時聯準會遵循緊縮和放寬利率的明確週期。

2000年代初期,科技類股的股市泡沫破滅後,引發了一場經濟衰退,又因911恐怖攻擊而加劇惡化,當時聯準會降息多達13次,利率來到1%的低點,對於那些記得1980年代利率的人們來說,這個利率區間可能難以想像。

隨後,聯準會在2004年至2006年期間成功升息17次,所有這些升息都是漸進式、每次幅度1碼,逐步調到5.25%。

直到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和隨之而來的大衰退,經濟狀況這才猛然踩下剎車。聯準會隨後做了不可思議的事情,即是一次降息100個基點至趨近於零的利率區間 這在當時是聯準會史上最積極的經濟救援行動之一。

● 2011至2020年:從大衰退和疫情流行中復甦

聯準會無法擺脫2010年代的零利率,就像它無法擺脫毀滅性的經濟衰退一樣。

2008年至2015年,聯準會官員將聯邦資金利率維持在趨近於零的最低目標區間,之後他們每次只升息1碼,2016年升息1次,2017年升息3次,2018年升息4次,而達到2.25%至2.5%的目標區間。

面對不溫不火的通貨膨脹和放緩的經濟成長,聯準會還在2019年決定降息3次,以帶給經濟新的提振,類似葛林斯潘在1990年代的「保險」降息。

但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大流行到來,開啟了另一段趨近零利率的時代。隨著經濟減速,2020年3月聯準會在13天內的兩次緊急會議,大幅降息至趨近於零的目標區間。

● 2021年至今:通膨問題回歸

聯準會在今年3月升息1碼,為2018年以來首次升息。聯邦資金利率於2020年至2022年長達2年時間維持在趨近於零的區間,讓美國經濟有時間從COVID-19疫情大流行的衝擊中恢復過來。

聯準會又在今年5月的會議升息2碼,這是2000年以來最大升息幅度。

喬治梅森大學貨幣政策學者薩姆納(Scott Sumner)表示,就像聯準會官員在1990年代擔心通膨問題一樣,聯準會可能在2020年代初期擔心通膨率過低。

薩姆納提到,從許多標準來看,完全不同的聯準會正在掌舵,這代表聯準會官員不希望透過類似1980年代的激進、波動性大幅升息來抑制通膨問題。

影片來源:世界新聞網 一洲焦點

聯準會 利率 升息

上一則

世界OnAir/從台北唱到紐約 台灣男生百老匯追夢甘苦談

下一則

DACA推出屆滿10年 夢想生身分仍未解套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