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施壓 專家:中國看似不在乎 但沒有表面上自信

東奧/美國男籃首戰76比83敗給法國 夢幻隊褪色變噩夢

分析:川普恐不計後果 對伊朗採取軍事行動

美國總統川普。路透
美國總統川普。路透

專家警告,不按牌理出牌的美國總統川普執政最後幾天可能「不計後果地」對伊朗採取軍事行動。伊朗最高將領蘇雷曼尼遭美國擊殺週年之際,德黑蘭和華府緊張情勢正急速升溫。

過去一個月,美國B-52戰略轟炸機3度飛越波斯灣,最近一次在上月30日。美國於2020年1月3日狙殺伊朗軍、情最重要將領蘇雷曼尼(Qassem Soleimani),川普政府在暗殺將屆滿週年之際藉此嚇阻伊朗可能的報復行動。

美國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國際和區域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and Area Studies)助理主任波斯特爾(Danny Postel)指出,川普再過不到一個月就要離開白宮,他面臨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等主要中東盟友必須對伊朗採取行動的壓力。

波斯特爾是伊朗和美國外交政策專家。他告訴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傷得很重、陷入絕境的動物會做出什麼事?川普正處在終局之戰的情境之中。他只剩下幾個禮拜,我們都知道這個人幹得出極度乖僻的事。」

他說:「最不按牌理出牌、最不計後果的發飆恐怕還沒有發生。」

伊朗外長查瑞夫(Mohammad Javad Zarif)2日表示,伊拉克最新情資顯示,以色列特務給了即將卸任的川普虛妄的開戰理由。查瑞夫沒有提出證據地警告川普「小心陷阱」,強調「任何煙花都將適得其反」,尤其是對你們「一輩子最好的朋友」(BFF)。

伊朗本週稍早警告美國不要在蘇雷曼尼遇刺週年前夕升高緊張情勢。查瑞夫1日表示,「來自伊拉克的情資顯示,有捏造開戰藉口的陰謀」。

查瑞夫上月31日推文稱,伊朗不求戰,但是會「公開並且直接地捍衛其人民、安全和重大利益」。德黑蘭同日致函聯合國安全理事會,譴責華府的「軍事冒險主義」。

伊朗官員矢言對蘇雷曼尼之死「嚴厲報復」。不過因為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有意重啟外交接觸,專家認為,德黑蘭此刻不會給川普發起軍事對抗的藉口。

拜登已經表明有意重返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政府簽署、通稱「伊朗核子協議」的「聯合全面行動方案」(JCPOA)。伊朗簽署JCPOA,透過抑制核計畫來換取解除大部分經濟制裁。

川普政府對伊朗採取「最大施壓策略」,於2018年5月退出伊朗核子協議,並且恢復採行對伊朗造成嚴重影響的經濟制裁。

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本週表示,2020年11月時,伊朗的濃縮鈾儲量已達JCPOA所定上限的12倍。德黑蘭1日也通知IAEA,計劃將提煉的濃縮鈾純度提升到20% ,這是簽署JCPOA之前才有的水準。

伊朗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曾表示,如果其他簽署國重返核子協議,伊朗也會這麼做。

美國聯邦眾議院150名民主黨籍國會議員上周敦促拜登重返伊朗核子協議。他們上月24日在聯名函中寫道:「我們團結一致,支持採取必要外交作為恢復約束伊朗核子計畫,以讓伊朗和美國都重新遵守聯合全面行動方案,做為未來協商的起點。」

美國國防部上月31日宣布核子動力航空母艦尼米茲號(Nimitz)從索馬利亞外海返回母港。一些美國官員認為此舉可能是致力降低區域緊張的跡象。

但是川普可能採取行動進一步加劇伊朗情勢,這仍然令人引以為憂。美國媒體報導,他2020年11月曾經尋求攻擊伊朗核設施的軍事選項。專家認為,2020年11月伊朗首席核子科學家遭到暗殺,事件目的在於讓拜登重返伊朗核子協議的計畫複雜化。許多觀察認為暗殺是以色列所為,不過沒有人聲稱為事件負責。

華府智庫昆西盡責經綸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副所長帕西(Trita Parsi)表示,福音派基督徒和支持以色列人士是川普主要支持者,他們可能力促美伊對抗。

帕西表示,川普有意2024年再度參選奪回白宮,他可能決定「對伊朗展開選擇之戰,以徹底毁掉聯合全面行動方案,同時加強自己對共和黨的掌控能力。」

華府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伊朗未來倡議(Future of Iran Initiative)主任斯拉溫(Barbara Slavin)1日指出:「美國和伊朗發生更廣泛戰爭的威脅依然存在,川普政府和以色列最近都已在區域更大舉布署。」

她表示:「這種衝突將會是失敗的美國『最大施壓』政策可怕的高潮...美國2018年在最大施壓政策下退出聯合全面行動方案,伊朗則完全遵守。」

她認為,伊朗6月總統大選前有外交窗口,接觸才是唯一出路。

斯拉溫說:「美國和以色列不能自毀讓伊朗核不擴散的前程、不能以網路攻擊來達成目的。經過證明,只有透過外交才可以有效限制伊朗核子活動,也是眼前唯一明智走向。」

西北大學國際和區域研究中心助理主任波斯特爾將當前川普政府與2008年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就任前,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的情況做了比較。

波斯特爾指出,當年以色列和沙烏地阿拉伯也設法要對伊朗展開軍事行動,「小布希政府也非常類似地,至少加強武力恫嚇和挑釁言論」。

他強調,美國和伊朗兩國由誰執政,這對外交前景具關鍵影響,例如達成伊朗核子協議時,兩國總統分別為歐巴馬和羅哈尼,他們都支持國際參與。

波斯特爾指出,伊朗強硬派人士可能擺出將會在今年稍晚大選中擊敗羅哈尼的姿態,這使得拜登行將就任的此刻格外重要。

他說:「我認為這是美國和伊朗關係非常關鍵時刻,可能從綜合局勢中避免戰爭,至少針對伊朗核子計畫這項核心議題找到外交解方的機會...我們正處在美、伊關係關鍵時刻。」

伊朗 美國 川普

上一則

世界On Air/英雄不死!這一年那些華裔抗疫醫護暖心事

下一則

世界On Air/華埠商家疫下掙扎 那些你或許沒想到的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