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7.3億勁球頭彩開出 馬里蘭州一注獨得

大仁說財經 | 疫情催化,電影院與串流媒體彼此消長

電影院上映的「窗口期」縮短。(歐新社)
電影院上映的「窗口期」縮短。(歐新社)

好萊塢電影製片人布盧姆(Jason Blum)最近告訴《紐約時報》,新冠病毒已經「徹底動搖電影業的根本」。但這位以製作恐怖片出名的Blumhouse Productions負責人對後疫情的未來充滿信心。他認為,如果傳統製片廠和發行商想在未來能與Netflix等串流媒體一起蓬勃發展,就要進行一些重大改變。

在電影業,最大且最具爭議的變化是電影院上映時間縮短。布魯姆說,製片廠必須接受這種模式,以等待人們安心重回電影院;環球影業(Universal Studios)已與Cinemark、Cineplex和AMC等連鎖影院達成相關協議。

布盧姆針對電影媒體轉型指出:「我認為電影院業者不必太擔心。」「只要可以,人們一定會重回電影院,我就是知道。」

但是他說電影在電影院放映的時間長短肯定會出現改變。

他指出:「新冠疫情讓原本要花5到8年發生的事情在10個月內達到。」「市場趨勢大幅轉向串流媒體產業,這的確加速了電影上映時間的改變。」

AT&T旗下華納兄弟(Warner Bros.)宣布,2021年的最新電影將在電影院和HBO Max上同步上映。

消息傳出後,AMC股價下跌近16%,而Cinemark下跌近22%,但Warner Media CEO齊拉爾(Jason Kilar)表示市場反應過度,並指這項決定都是因為新冠疫情使然。

他說,「每個人都該休息一下。」「讓我們觀察接下來的6、8、10個月的發展。然後再重新開始。」

長期以來一直在好萊塢嘗試新模式的Blumhouse,早已在疫情期間同步在實體影院和串流媒體上映電影,合作對象包括亞馬遜等夥伴。此外像是《換人殺砍砍》(Freaky)之類的作品,幾周前才剛推出,12月4日就在串流媒體上架。

布魯姆說,傳統製片廠需面對上映3周就轉至線上播映的模式,也許某些電影的「窗口期」可能會更長,但最終還是會在家中設備上出現。

他表示:「從長遠來看,很多電影在影院上映的時間會更短,對於消費者而言是件好事。」

布魯姆對好萊塢新商業模式的願景不僅看好電影院,而且也看好最近幾年轉向串流媒體的趨勢。就算「主流大片」電影可能繼續在票房總收入中居主導地位,但下個電影時代可能會在大銀幕上提供更多不同類型的電影。

他指出,「與其去複合電影院從第1廳到第8廳都播放『復仇者聯盟』(Avengers),在第9廳和第10廳播映另外兩部電影,反而可能每個周末可以看8部不同的電影,唯一不同的是它們不會放映太久。」「去電影院看到的電影不再只是我們製作的恐怖電影或超級英雄電影」

電影轉至串流媒體播放的趨勢也將對大銀幕造成重大影響。布魯姆說:「目前很少電影在影院上映,但當『窗口期』變短時,它們又會回歸。」「如何決定電影院上映時間是長是短,是電影產業最大的轉變。」

他補充說,如果這還不能造成改變,看不出影院業者如何能與串流媒體競爭。

Netflix與串流媒體競爭

他的觀點並不意味著大片電影將消失,或者在後疫情的影院模式中沒有那麼強大。

布魯姆說,除了Netflix以外,根本不可能以1.5億元以上的資金拍電影而不在影院上映,「這種作法無法長久,在經濟上也不可行。主流大片必須在劇院放映。讓它們在串流媒體上播出以賺回投資成本是不可能的。」

但他認為串流媒體業的大型科技公司和好萊塢之間有更多的合作,儘管關係仍然緊張;不過最大的摩擦問題已經消失,那就是大型科技公司認為可以不靠好萊塢人才就能橫掃市場。

布盧姆說:「科技業有資深人才,但不是好萊塢資深人才。」「他們花了很多年時間才發現製作電視節目和電影與做其他事情不一樣。」

布魯姆也一直對科技業將數據分析用於娛樂業的作法感到沮喪。他說,如果Blumhouse使用演算法來決定要製作哪部電影,那麼過去曾製作的電影中有80%都將無法製作,包括《逃出絕命鎮》(Get out)、《進擊的鼓手》(Whiplash)和《黑色黨徒》(Black KkKlansman),以及全新Showtime系列影集《上帝之鳥》(The Good Lord Bird)。

他說:「我討厭表演要靠數據製作的想法。」「我不同意這個觀點。」

他對此最大的抱怨是Netflix接受這種觀念。布魯姆說:「真是一場鬧劇。」

Netflix可能聲稱有6000萬人觀看一場節目,但這只是收看至少2分鐘而不是從頭到尾。布魯姆說,「它們沒有公布完整的統計,只分享成功而非失敗,這是毫無意義的,並且除非明確知道誰在看並且至少有多少觀眾看完節目,作為製片人的我們無法讓節目展現在應該達到的觀眾面前。」

當串流媒體和劇院收入融合時

他確實相信,最終串流媒體服務將提供數據透明性,從頭到尾有誰在收視,但是「距這個目標還很遠」。

讓數據透明化的努力將是串流媒體支付創作者方式的更大轉變。目前作品要在影院或串流媒體上映之間最大的區別之一,在於串流媒體不管有多少觀眾收視都支付全部預付款。布魯姆認為這種情況將會改變,串流媒體將在某些時候根據內容表現支付費用,就像票房表現被好萊塢用來與製片廠分享收入的模式一樣。

他說,「只要能確定10億人在Netflix上看這部電影,或者只有10個人,這種模式就會成立。」不過他補充說,目前製片廠的串流收入「健康且合理」。

布魯姆仍然相信,即使電影院和串流媒體出現重大變化,娛樂業前景看好的論點並未改變,「人類需要電影就像我們需要空氣一樣。我們需要故事以繼續生活,人們現在不在電影院看電影,而是花費比以往更多時間觀賞故事。」「大家心中都存在著一種永不消失的渴望,而最佳的滿足方式之一就是一個擁有60英尺螢幕的暗室。」

電影院 好萊塢 Netflix

上一則

聲援黃之鋒與黎智英 龐培歐批港府政治迫害、令人震驚

下一則

默認川普大勢已去? 白宮聯絡主任法拉辭職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