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3265萬人確診 58萬人病亡

對抗中國 参議員提案花千億科研預算 設白宮首席製造官

祕不發喪8個月?中國遲到宣布「中印肉搏戰」解放軍4死

和印度發生邊境衝突8個月後,解放軍才透過《央視》節目,公開褒揚了「其中4名殉國官兵」,但中間程序為何拖了那麼久?衝突過程與死傷總數又是否真確?影片截圖
和印度發生邊境衝突8個月後,解放軍才透過《央視》節目,公開褒揚了「其中4名殉國官兵」,但中間程序為何拖了那麼久?衝突過程與死傷總數又是否真確?影片截圖

「人都死了大半年,國家才敢讓人民知曉?」中國官媒《中央電視台》19日上午突然無預警公布了一份「烈士褒揚令」,內容是2020年6月解放軍在中印邊界、喜馬拉雅山脈的加勒萬河谷,與印度邊防軍爆發死亡衝突。是次交鋒中,印軍在第一時間證實20名將士陣亡,是繼1975年中印邊界衝突後,雙方死傷最慘重的暴力衝突;但中國方面卻以「擔心中國人民憤怒到失控」為由,堅持保密解放軍的戰損狀況——直到8個月後的今天,解放軍才透過《央視》節目,公開褒揚了「其中4名殉國官兵」,但中間程序為何拖了那麼久?衝突過程與死傷總數又是否真確?卻也成為一片憤慨輿論中,「愛國故事」沒說明的另一面。

中印一度大打出手的「加勒萬河谷」(Galwan Valley),位於中印邊界西段,由中國實質控制的阿克賽欽地區與印度控制的拉達克之間。過去,中印兩軍曾在1962年中印戰爭中,於此地激戰;但自從1975年中印兩軍在印度錫金邦爆發遭遇戰後,雙方不再對彼此開火,直到加勒萬河谷衝突之前,都不曾傳出死亡事件。

加勒萬河谷事件,發生在2020年6月15日深夜至16日清晨之間。當時中印兩軍正因邊界的建設與駐軍問題,自4月下旬開始不斷爆發摩擦——在過去,由於中印雙方都有「避免衝突升級」的不宣默契,因此兩軍在邊界「搶地插旗」的揚威行動,依照慣例只會徒手推擠、或投擲石塊,不得使用現代槍砲與熱兵器。

根據印度軍方的敘述,當時印度的邊境守軍,是接到「中國軍隊非法越境」的通報,於是才派出部隊摸黑上前線。不料在河谷山路上巡邏之際,卻遭到「預先埋伏」的大批解放軍從高處突襲,手持鐵棍、狼牙棒等冷兵器,當場打死印軍一名上校階的帶隊團長。

在山路遭到暗夜突襲的印度軍,雖與解放軍肉搏纏鬥了8個小時,但地利劣勢的印軍卻死傷慘重,有數十人在黑夜中被推落墜谷——其中更有十多人,因為墜入冰冷的加勒萬河而失溫斃命。

好不容易從河谷撤回傷兵的印度軍方,隨後在48小時內證實己方至少20人死亡、76人輕重傷。一時之間印度舉國群情激憤,遍地都激動地掀起了「反中國示威」;儘管兩軍的高階將領隨即展開「邊境會談」撫平情勢,但中印兩國的外交關係卻因此案直墜谷底。

2020年6月的邊境衝突發生之後,印度派駐大批士兵前往中國邊境。Getty Im...
2020年6月的邊境衝突發生之後,印度派駐大批士兵前往中國邊境。Getty Images

然而當印度軍方證實「印軍20死76傷」的同時,中國解放軍的中央指揮鏈,卻在第一時間下達了「全軍封口令」——過程中,中方除了反控印軍「越界挑釁」,卻一直保持「微妙地不發一語」,完全沒有人說明事發經過,以及衝突善後的戰損狀況。

「印軍20死...解放軍傷損不詳」的狀況,很快地也引發了國際社會的質疑與困惑。第一種反應認為中國政府為了保護國威不丟臉,故意「瞞報前線的戰死數字」;第二種反應則認為,中國如果能在擊殺「雙位數的印度軍人」後,仍能在高原肉搏中全身而退,「其行動一定事先陰謀滋事的戰略陷阱。」

相關猜測一度成為羅生門,因為印度媒體先是憑藉著無法證實的「印軍監控錄音」,聲稱河谷肉搏戰後,解放軍曾大舉派出了運兵直升機後送大批傷兵,甚至直接報導「中國解放軍至少43死」。然而相關數據,始終沒有得到中國政府的正面回覆,僅有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透過推特對外媒放話:

「就我所知,中國『也有人』在河谷傷亡。」

雖然北京外交圈向《法新社》證實解放軍確有戰損,中國外宣的御用喉舌胡錫進也間接證明,但幾家第一時間報導中方戰損的官媒——包括《環球時報》在內——之後卻陸續以「未經官方核實」為由,撤回了解放軍的傷亡數字。

全案自此陷入了重重的資訊管制,並隨著時間的推移,成為了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圖為印度向殉職的軍官士兵致意。路透
圖為印度向殉職的軍官士兵致意。路透

中國與印度的邊界摩擦,接著也在同年9月於班公錯地區爆發「第二次死亡衝突」。但與加勒萬河谷事件不同,這回有所預備的印度軍隊雖然有藏族士兵陣亡,但卻成功地挺進任務目的地,並完成了一系列插旗示威的「戰略宣傳復仇」。

直到今年2月,中印雙方在漫長的軍方秘密談判後,終於達成了「緩衝共識」,雙方各自從班公錯與各前線爭議駐軍區,調走了大批常駐部隊,並透過衛星照片空拍核實。或也因此,中國軍方這才判斷前線氣氛已經遲緩,於是才在8個月後回頭處理「加勒萬河谷之戰的殉國烈士」。

「祖國和人民不會忘記!致敬,英雄!」解放軍的戰損通告,是以追贈受勳的形式,透過《央視》軍事節目在2021年2月19日一早無預警佈達。官方報導,此一「表彰儀式」是針對5名在加勒萬河谷衝突「衛國傷亡」的軍中英雄——其中4人陣亡身死,另外1人則重傷生還。

《央視》表示,在2020年6月的邊境衝突中,駐守前線的「新疆軍區某邊防團長」祁發寶(中校軍階),受命「帶著誠意與對方談判撤軍」,不料在渡河途中卻遭到印度軍隊「惡意設伏」,意圖憑數百部隊的壓倒性數量生俘帶隊指揮官。過程中,祁發寶遭敵軍重傷,但營長陳紅軍(少校軍階),士兵陳祥榕、肖思遠、王焯冉...等4人則陣亡。

中國政府強調,當時的加勒萬河谷衝突,正是因為「對手陰謀設伏先殺人」,解放軍才會大舉出動增援,因此行動屬於正當防衛——儘管此一敘事,正好與印度軍方在去年6月當下的說法完全相反。

圖為正在撤離的中國軍隊。美聯社
圖為正在撤離的中國軍隊。美聯社

在官媒通報中,重傷沒死的祁發寶中校,被授予「衛國戍邊英雄團長」的榮譽稱號,其他4名死亡者則被追贈為「衛國戍邊英雄」。相關烈士通報經中共中央軍委、《央視》通報後全國讚揚,「#4名解放軍官兵在中印邊境衝突中犧牲」的關鍵字,亦重新燃起中國民族主義的情緒,成為社群熱搜關鍵字。

「這些烈士的故事,應該記在課本裡代代背誦!至少也該無限期微博置頂...但為什麼第一時間不向全國公告烈士殉國啊?」

《央視》發出褒揚通告後,中國的社群網路上也是一片致意。但對於政府「秘不發喪8個月」的作法,卻也五味雜陳——根據官媒喉舌胡錫進與輿論風向的說法,解放軍之所以不敢全面公布戰損數據,主要是中央政府的「政治指示」,擔心悲憤暴走的中國民族風向,會引發「不可收拾的戰略後果」。

此一考量,在本回的追悼褒揚令也能略見「尷尬」,像是官方新聞稿的敘述中,並不直言戰死解放軍「是被印度軍隊打死」,而是微妙而故意地使用「有關外軍」來代稱印度。

但也不知是巧合還是命運,本回被中國政府國家級褒揚,因為差點被打死而成為「英雄團長」的祁發寶中校,2020年初卻是中國官媒大力吹捧的「硬漢團長」,除了多次登上《央視》軍視節目的看板專訪外,社群網路上也曾於2020年1月份流傳著一部「大衣哥團長痛罵印度越境軍:『不想打就滾回家!老子不喜歡你們』」的邊境中印口角影片,當時因粗暴態度而爆紅的愛國大衣哥,就是解放軍派駐喜馬拉雅山邊境、後來在加勒萬河谷被打成重傷的祁發寶。

然而除了追贈5名傷亡將士「英雄稱號」外,中國官媒與軍方並沒有進一步說明:解放軍援軍趕來後,究竟又和印度軍隊發生了什麼狀況?印度死亡的20名軍人,又與解放軍有什麼關係?成為「中共英雄」的5人,是不是加勒萬河谷博戰中,全部的傷亡通報?中國政府一概沒有說明,儘管這已是衝突發生以來「中國官方首度的傷亡通報」,但就連後續的追蹤與後續相關報導的氣氛都明顯地「刻意低調」。

「英雄團長」祁發寶中校是中國官媒大力吹捧的「硬漢團長」,多次登上《央視》軍視節目...
「英雄團長」祁發寶中校是中國官媒大力吹捧的「硬漢團長」,多次登上《央視》軍視節目的看板專訪外,社群網路上也曾於2020年1月份流傳著一部團長痛罵印度越境軍的影片。影片截圖

中國 印度 邊境

上一則

毅力號登火星 華裔團隊激動:接下來看我們的了

下一則

為何上火星?怎麼到火星?要探索什麼? 火星任務大解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