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英媒:AUKUS細節在G7上商定 馬克宏全不知情

湯匙越獄一場空 以色列捉回最後2名巴勒斯坦逃犯

攻破國會山莊的「死亡衝突」 是臥底栽贓?預謀行動?

為了狙擊美國國會對選舉人團票的最終認證程序,大批川普支持者蜂擁「攻入」了國會山莊。(美聯社)
為了狙擊美國國會對選舉人團票的最終認證程序,大批川普支持者蜂擁「攻入」了國會山莊。(美聯社)

「國會防線被突破的速度太快了...就像不設防一樣。」2021年1月6日,為了狙擊美國國會對選舉人團票的最終認證程序,大批川普支持者蜂擁「攻入」了國會山莊,除了成功癱瘓參眾兩院的辯論議程外,更控制國會大廈長達4小時——過程中,被川普支持者入侵打得措手不及的眾議院議場,更因撤離路線受阻導致大批國會議員困守原地,險遭入侵者「俘虜」。雙方對峙過程極度緊張,國會警察更一度近距離掏槍,瞄準正要破門的群眾頭部。同一時間在議場門後,一名30多歲的白人女性,則在不明原因的狀況下,遭開槍擊斃。是整起衝突事件的唯一死者。另外,國會山莊周遭還有另外3人死於「不同的急救狀況」。

FBI 拒即時公開死者案情

截至華府時間1月6日晚間10時為止,哥倫比亞特區警察、聯邦國會警察與FBI都以「事件敏感待冷靜」為由,拒絕即時公開「死者案情」,因此外界尚不清楚死者身分為何?為何中槍?以及何人開槍?唯Fox News等右翼媒體引述目擊影片與聲稱目擊者的說法,報導死者應為一名「同闖國會的川普支持者」,據悉是在通往眾議院議場的走廊門前,因故與阻攔群眾的國會警察發生對抗,因此才會遭到近距離開火擊中胸部——目擊者強調該名女性沒有武裝,質疑警察執法過當;但目擊影片卻顯示衝突地點唯一狹窄入口,不排除是雙方短兵相接時的擦槍走火或失控流彈。

然而中彈身亡的女子,似乎不是當日國會所開的「唯一一槍」。因為在美聯社與法新社回傳的現場圖片,還有另一名明顯為川普支持者的男子「臉部貫穿」,左臉頰疑遭子彈打穿。據華爾街日報的警方說法,除了1死以外,國會山莊的亂鬥中至少還有5人受傷送醫。

國會跨單位協防「近趨於零」

「警察殺死川粉」的消息傳開後,國會內外的占領示威者都非常激動,不少直擊側錄中都能見到激動的右翼示威者,對著趕來的鎮暴警察大罵「我們之前那麼挺警察,為何你們不站在正義這一邊?」、「警察殺人!你們為什麼沒種殺Antifa?」、「要是我們帶了AR-15到現場,一定會讓你們跪地求饒!」

大批川普支持者蜂擁「攻入」了國會山莊。(美聯社)
大批川普支持者蜂擁「攻入」了國會山莊。(美聯社)

但同一時間,國會內部、媒體與聯邦行政官員之間,卻對「川粉的進擊」感到不可置信——其中最令人感到困惑的,是國會警察、DC警局與國防部之間「近趨於零」的跨單位協防聯繫,特別是眾議院的議員幕僚與記者團,都不能理解:明明就知道1月6日的議程敏感高度爭議,川粉與極右派又正在國會門前大會師,為何各種防禦人力的封鎖安排卻是如此鬆散?甚至出現警察「意識到寡不敵眾」後,主動棄守防線,開門讓入侵者自由挺進的爭議影片。

川普示威者的快速挺進與大舉入侵,於速度於數量,似乎都遠超國會維安單位的布署預期。因此當示威者於下午2點30分破門闖入國會圓形大廳後,幾乎第一時間就直接殺進、包圍了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議事廳外門,這也讓眾議院的緊急疏散顯得措手不及。

「雖然疏散警報第一時間就響起,但入侵者的速度來得太快,高樓層的眾議員門反而被封住去路,只能由少量的國會警察原地防守、搬來桌椅櫥櫃封住出入口 (並掏出手槍子彈上膛,以極近距離的瞄準嚇阻入侵者行動),並與門後亟欲破門的入侵者『近距離對峙20多分鐘』,才有增援部隊來協助剩餘議員疏散!」

川普示威者的快速挺進與大舉入侵,於速度於數量,似乎都遠超國會維安單位的布署預期。...
川普示威者的快速挺進與大舉入侵,於速度於數量,似乎都遠超國會維安單位的布署預期。(Getty Images)

議員與入侵者「近距離對峙20多分鐘」,才有增援部隊來協助剩餘議員疏散。(美聯社)
議員與入侵者「近距離對峙20多分鐘」,才有增援部隊來協助剩餘議員疏散。(美聯社)

美軍遊騎兵退役,曾隨著名的82空降師參加伊拉克戰爭、並因戰功授勳銅星勳章的民主黨科羅拉多眾議員克勞(Jason Crow),就因為戰爭經驗豐富,而在混亂議場內協助兩黨同事議員布置掩護、協助撤離到最後一人為止,「國會警報聲響起,要大家抽出座位下的防毒面具就地掩蔽...但很多沒經驗的議員根本不知道怎樣裝備,所以我們幾個老兵才會挺身幫忙。」

「但我從沒想過這種事會發生在美國,這真是我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克勞等議員撤離後,空出的議場也隨即被闖入的入侵者攻占。眾人一度想「燒掉裝著各州選舉人團票的文件提箱」(已隨議員緊急撤離),未果後則大肆破壞,並占據議長位置自行大喊:「人民宣布川普才是真正的總統大贏家!」

中間手持槍者正是戰功授勳銅星勳章的科羅拉多眾議員克勞。(美聯社)
中間手持槍者正是戰功授勳銅星勳章的科羅拉多眾議員克勞。(美聯社)

預謀許久的「祭旗行動」?

然而在法新社記者拍到的現場畫面裡,卻發現有配手槍闖入議場的入侵者,手持長版束帶到處搜索的畫面。但大把束帶究竟是要用來「建築占領工事」?還是要「生俘民主黨議員當人質」?在極右派社群的占領直播裡,卻也有著不同的討論與回應。

部份川普派支持者不斷在網路上,不斷質疑「占領國會的『暴徒』,其實都是極左派Antifa的栽贓臥底」,但此一說法並沒有可靠證據,反而是大批入侵者在闖入眾議院議長波洛西(Nancy Pelosi)辦公室後,卻紛紛開心地上傳「自拍直播」,其中就包含惡名昭彰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尼克.富恩特斯(Nick Fuentes)以及他的一幫美國新納粹夥伴。再加上美國法西斯組織「驕傲男孩」的領導人塔里奧(Enrique Tarrio,他因案提前被驅逐出DC),也在社群網路上大力稱讚國會入侵者「真是我的愛國好夥伴」,種種狀況與目擊證詞都不像被陷害、而更似早已預謀許久的「祭旗行動」。

警察 川普 眾議院

下一則

「用盡每一滴疫苗」 FDA、輝瑞促用特殊針頭取額外劑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