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與貝佐斯一起上太空 幸運兒2800萬美元得標

「Delta」變種病毒傳染力強 輝瑞疫苗可對抗

克魯曼評紓困案:架橋橫跨疫情深淵 怎可只建1/4?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路透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路透

美國國會似乎不久就會通過新一輪經濟紓困案,知名經濟學家克魯曼認為,此刻辯論中的法案內容有嚴重瑕疵,但有總比沒有好,可在新冠疫苗普遍施打前的過渡期協助財務捉襟見肘的民眾度過難關,只是相關辯論凸顯的問題令人憂心。

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在紐約時報專欄撰文指出,以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為首的共和黨人士,此刻之所以願意協商出一套紓困協議,說穿了只是在政治壓力下不得不然,因為若不向受苦民眾伸出援手,將不利於1月5日喬治亞州兩席參議員決選選情,那將危及共和黨的參院控制地位。

但即使是民主黨議員,也有人搞不清楚這套經濟紓困案所為何來。克魯曼指出,此時推紓困案,主要是在疫情期間向個人和家庭拋出財務救生索。那麼,這筆救助金該發給誰?華盛頓郵報報導,民主黨籍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與曼欽(Joe Manchin)16日激辯這個問題。桑德斯主張普遍發給大多數人,曼欽則認為提高失業救濟金額更重要。

在這點上,克魯曼贊成曼欽的主張,畢竟疫情造成的經濟痛苦分布極為不均:一小部分勞動力遭重創,能保住工作者則日子過得還不錯。整體工資與薪資已迅速彈升。

所以,如果紓困金額受限,當然以救援失業者為重,而不是把紓困支票也發給飯碗還捧得牢牢的人。支持普遍發錢(像是今春對每人發放1200美元支票)最可信的論點,是基於政治考量——讓疫情期間沒喪失工作的人,因為也領得到這筆錢,而願意支持對失業者紓困。

話說回來,為何要對紓困金額設限?報導盛傳新紓困案規模在9000億美元之譜,為什麼?克魯曼說,這是因為共和黨人堅持不得超過1兆美元,彷彿「破兆」是駭人的數目,但這1兆美元上限「毫無道理」,緊急紓困金額應取決於需要援助的金額,而不是數字看來嚇不嚇人。

克魯曼表示,政府是否負擔得起,就現在來說根本不是個問題。美國在2020會計年度舉債超過3兆美元,投資人樂意借錢給政府,即使利率非常低。事實上,美國公債的實質利率(扣除通膨後的利率)近來一直是負值,意思是,就算進一步舉債,也不至於給將來增添重大的債負。

擔心赤字的經濟學家通常也同意,在國家遭遇緊急狀況時,赤字金額龐大是適宜的。「如果造成約千萬名勞工失業的疫情不是緊急狀況,什麼才是?」

當然,共和黨的政治算計昭然若揭:此刻顧及喬治亞州參議員決選攸關參院掌控權,所以還願意勉強吐出一些錢來紓困。一旦1月選舉落幕,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宣誓就職之後呢?克魯曼料定共和黨又會準備煽起預算赤字恐懼,作為封殺拜登各項提案的藉口。

克魯曼說,共和黨在川普主政下欣然通過1.9兆美元減稅案,主要為企業和富人減輕稅負,卻無視赤字暴增;待民主黨籍總統當家,卻又搖身變成「反赤字鷹派」,箇中虛偽自不待言。但當前更嚴重的是,以「財政謹慎」為名義推出一套規模不足的紓困案,而現在協商的版本據說只提供10周的加碼版失業救助,這有如搭建一座橫跨深淵的橋樑,卻建到四分之一就作罷,可能讓數百萬計的美國人無謂掉落痛苦深淵。

克魯曼預期,一旦民眾普遍接種疫苗,美國經濟可望迅速復甦,但這還需要數月時間,重返充分就業需時更久。即使達成短期經濟復甦,政府擴大支出也不應就此停下腳步,仍需大舉投資於基礎建設、兒童照護、乾淨能源等等。不能只因共和黨宣稱擔心債務問題就不作為,不該害怕戳穿其謊言。

紓困金 克魯曼 共和黨

下一則

「用盡每一滴疫苗」 FDA、輝瑞促用特殊針頭取額外劑量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