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加州重啓 部分場所仍需戴口罩 州長也建議戴口罩更安全

紐約法拉盛華裔男女遭拋屍賓州 女死者活躍華社

克魯曼:政府舉債不再是罪惡 別聽共和黨危言聳聽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路透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路透

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承諾「重建美好」,上台後準備舉債大規模投資基礎建設、抗氣候變遷、教育等計畫。知名經濟學家克魯曼(Paul Krugman)推斷,等拜登宣誓就職,共和黨人想必會依循他們的慣例,在民主黨籍總統當家時又擺出抗赤字鷹派姿態,高唱「舉債是罪惡」論調。

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在紐約時報專欄撰文說,他希望這一回,中間派人士和新聞媒體不會像在歐巴馬時代那般,跟著附和「財政假鷹派」的說法,也加入製造債務恐慌的行列。

克魯曼指出,世界改變了,而且這些年來政府債務經濟學帶給世人許多啟發,以致前國際貨幣基金(IMF)首席經濟學家布蘭夏(Olivier Blanchard)談論「財政典範轉移」。新的典範顯示,公共債務非但不是重大問題,政府為對的用途而舉債,反而是負責任的行為。

他解釋,十年前,擔憂希臘金融危機會把其他國家拖入債務危機,或許有些道理(儘管克魯曼「從不信那一套」),但最後結果證明,唯恐希臘悲劇蔓延成南歐債務危機只是投資人一時的恐慌,隨著歐洲央行(ECB)公開承諾必要時將貸款援助財政困窘的政府,而迅速落幕。

換言之,常聽人聲嘶力竭警告說,「一旦政府債務超越某種警戒線,美國就會大難臨頭」,那種說法向來誤導人。對此,克魯曼說:「我們(美國)以前不曾、現在也沒有瀕臨那種危機,或許永遠也不會。」

現在不會,那麼更長期呢?難道不會債留子孫,害未來幾代負擔沉重?而用來償還利息的錢,用於其他用途豈不更好?

克魯曼說,要回答這個問題,務必要了解,世界已經變了:現在的利率比以往低很多,而且種種跡象都顯示,利率會一直維持低點到多年以後。美國10年期公債的實質利率(扣掉通膨率的利率)在1990年代平均在4%上下,但過去十年來大致上都低於1%,有時甚至降到負值。

利率為什麼這麼低?說來話長,或許主要與人口結構和科技有關。基本上,對私部門來說,好的投資機會難尋,而儲蓄者願意購買政府公債,儘管支付的利息很低,但別無選擇。這也是為什麼目前政府舉債成本非常低,且可能長期維持在低點。

因此,現在的債務負擔異於往昔。有個指標可凸顯出情況已大不相同:在新冠肺炎疫情來襲前,美國聯邦債務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率升到2000年水準的兩倍,但聯邦利息支出占GDP比率卻比20年前下滑。

克魯曼的結論是,政府債務如今不是大問題。拜登承諾舉債大手筆投資未來,在美國亟需擴大公共投資的此刻,是做對的、負責任的事。但若共和黨拿下參院主控權,可能重施歐巴馬時代故技,設法以「反債務罪惡」名義脅迫拜登刪砍支出。該如何反擊呢?光是強調共和黨的虛偽並不夠,更重要的是要讓大眾明白,這種「債務恐慌政治話術」是顛倒是非曲直。

克魯曼 美國 投資

下一則

「用盡每一滴疫苗」 FDA、輝瑞促用特殊針頭取額外劑量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