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微軟大當機是一人害的?他扮工程師認罪逗笑全網

中國再傳醫療暴力 溫州醫生看診遭病患持刀砍殺致死

植物學家的心願 /《奇異生命》系列之二

星期天的早晨,李奶奶在家裡打掃,小孫女搶著在掃帚下撿起兩根狗尾巴草,分了一根給奶奶,兩人把狗尾巴草交錯在一起,揪住自己手裡狗尾巴草的兩頭,同時使勁往自己懷裡拽,誰手中的狗尾巴草斷了誰就算輸。

李奶奶手中的狗尾巴草斷了,小孫女贏了,樂得拍起了手。接著,她提了一個問題:「奶奶,您一天到晚忙個不停,究竟在忙什麼?」

李奶奶想了想,指著狗尾巴草說:「這狗尾巴草,你別小看,小米粥是用它變來的。我忙的就是將地裡長的東西變成有用的東西。」小孫女咬著狗尾巴草說:「這草硬硬的,煮多久變成小米粥?」

李奶奶笑了:「這狗尾巴草呀,是小米的野生祖先,人類在千萬年前開始馴化它,經過漫長的日子才變成了粟,也稱為穀子,穀子脫殼後叫小米。古詩說:「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

原來,華夏文明離不開被馴化的稻子,古馬雅文明離不開被馴化的玉米,古巴比倫文明離不開被馴化的麥子。眼前,李奶奶的心願是馴化胡楊樹和一棵沒有名字的野果子樹,她帶著小孫女去見那兩棵樹。

進了大森林,小孫女東張西望。李奶奶叮囑她:「見了野花和果子不要隨便採,許多植物的葉、花和果子都有毒。尤其是美麗的曼陀羅花,你得遠遠躲開,它全身有毒,種子和香味也有毒。」

很快,她倆見到了胡楊樹。它有一股清香,灰褐色的樹皮、灰藍色的葉子,嫩枝上的葉子狹長,老枝上的葉子圓潤。它能活一千年,死了又能一千年直立不倒,倒下了又能一千年不腐敗。胡楊樹旁邊就是那棵沒有名字的野果子樹,它也有一股清香,乳白色的小花開滿了枝條,嫩黃色的果子可愛極了,可是味道澀澀的。

胡楊樹在六千五百多萬年前就有了,那棵野果子樹的歷史無從查考。一個長得高,一個長得矮,幸運的是,它倆遇上了熱心的李奶奶,李奶奶的巧手讓它倆結成了親密無間的朋友。(待續)

小米 古巴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古冊店和錄像廳(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