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輝瑞補強針打不打?CDC:可先諮詢自行評估

德國大選 社民黨蕭茲宣布尋求與綠黨、自民黨組閣

自行車上的背影

小時候,姥爺總是騎車載我,上學放學、去課外班、買零食、去公園,無一不是乘他的自行車去的。他載我的次數不計其數,而他的背影也深深烙在了我的心中。

一年級的時候,有一次作文的題目是:你最崇拜的人。當我讀完題目後,姥爺的背影立刻浮現在我的腦海裡。在我的文章裡,我對姥爺的描寫是「高大的個子和寬闊的肩膀」。那時,姥爺對我來說就是最強壯的人——騎車載我的時候,他總是可以騎得那麼穩當又不失速度,寬闊的肩膀在我面前一擋,耳邊呼呼作響刺骨的寒風永遠不會吹到我的臉上。

姥爺總是很樂觀,而且遇事不慌,對他而言,好像沒有什麼過不去的難事。遇到難題時,他最喜歡用的開頭語就是「哎,沒關係,沒關係」。跟他在一起,我總會被他感染,像是上了一層保護色,讓我在這個充滿危險的熱帶雨林裡得以安心。

然而,有次我的保護色失靈了。我二年級那年,外婆病了,外公每天都會在天剛亮的時候騎著自行車,趕去醫院,為外婆送去還有些許餘溫的粥。然後他會趕回來送我上學,接著為外婆準備好飯後,送去醫院,下午的時候他會先把我送到家,然後再去醫院。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很久,那段時間裡我只感覺到什麼變了,好像姥爺很少笑了,臉上的皺紋多了一道,又好像姥爺的背影裡多了些什麼。看著姥爺蹬車的背影,我第一次覺得姥爺並沒有想像中無懈可擊。想著想著,突然,車猛地晃了一下,姥爺的身影也隨著自行車的傾斜歪了下去。他猛地一轉把,按下煞車、腳踩地,我那焦躁不安的心也平靜了下來。

然而,車並沒有如預想中那樣平穩地停下來,而是連人帶車,我們一起摔了下去。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我把眼睛一閉,等著迎接撞到地面上的疼痛感。「碰!」,車傾倒在人行道上,卻感覺不到任何疼痛。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姥爺橫躺在地上,車壓在了他的右腿上。我終於忍不住,「哇」一聲哭了出來。哭聲引來路人,一名年輕人扶起姥爺後,又幫忙把車扶正,把我抱上自行車後,目送我們離開。

一路上,姥爺騎得還是那麼平穩。車停了,姥爺示意我下車,當我準備像往常一樣從右邊下的時候,車卻往左邊微微傾斜,我只好順勢往左邊一跳。當時並沒有多想就進了家門,多年後才醒悟過來。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姥爺的右腿好像受傷了,但他並沒有提起。我問姥爺那天他為何沒有告訴我?他只說:「即使告訴你,能做什麼呢?還不如少讓一個人擔心」。那天他的背影看起來是那麼單薄,但是,他仍盡他所能地為這個小女孩撐起一片寬廣。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楊利偉披露在太空中驚險瞬間:曾以為自己要死了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