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牛津研究:AZ和輝瑞疫苗對Delta病毒具防護力

專家催著手準備 今年秋天可能需打第3劑疫苗

我與醫生

我一出生時,第一個抱我的就是醫生,然後從嬰兒時期開始,每隔一段時間我都會定期去看醫生做健康檢查。如果我感冒,醫生會給我咳嗽藥吃,過敏的時候,會給我藥膏擦。護士也會幫我打每個年齡階段該打的針。我還打過一些疫苗,那是七年級學生一定要接種的。

除此之外,我每一年會看兩次牙醫。技術員會幫我先照X光,我要咬一快很硬的正方形的方塊,非常難咬下去。照完X光會洗牙,最後塗上一層防蛀牙的東西。

還有,我每年也會看一次眼科。我最不喜歡看眼科,因為每次都會怕眼鏡度數變高,但還是得去看。眼科醫生會要我讀一些字母,然後用燈光看一下我的眼睛有沒有病變。最後會開處方,因為度數如果變高了,眼鏡就要重配。

這就是我看醫生的經驗,我發現看醫生其實沒有想像中恐怖。

王孜文(加州,西來中文學校)

在我上五年級的時候,我發現看白板會有一點模糊,所以媽媽就帶我去一間離我家不遠的眼科診所。

當我我進去診所時,我的眼科醫生就先讓我看一張圖表,圖表上有一個數字,問我可不可以看到上面的數字。媽媽說,這張圖表是在測試我有沒有色盲。然後醫生請我戴上一個3D眼鏡,又給我一張紙,紙上有些小動物,醫生問我可不可以看到哪個動物是pop up的。

接著,我被領到另外一個房間,讓我在一台電腦上看一些字。醫生請我用手遮住一隻眼睛,用左眼看看,又用右眼看看。然後在一個機器前,請我把下巴放到指定位置。從機器中,我可以看到一個紅色的點,他讓左眼右眼交替看。最後醫生問了我一些問題:眼睛有沒有紅紅癢癢的?有沒有乾澀、疲累?他又讓我在等候室等一會,一個櫃台人員告訴我,說我有一點近視,讓我挑我喜歡的眼鏡。

過了幾天,我收到我的新眼鏡。剛開始戴眼鏡的時候,我感覺有點怪怪的,但後來我就慢慢習慣了。

加州 字母 疫苗

下一則

春天的功課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