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曼哈頓中餐館戶外用餐遇劫 食客中槍

澳洲退出潛艦開發轉投美英懷抱 法批「無法信任」

城市傳真/漫步薰衣草海 心飛南法

Matanzas Creek Winery深紫與淺紫交會。
Matanzas Creek Winery深紫與淺紫交會。

久聞普羅旺斯薰衣草田美如幻境,但法國太遠,疫情期間只能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遂退而求其次,發現灣區附近還是有一些薰衣草田可賞,規模雖小,也算是聊勝於無。

6月下旬,首先拜訪了占地6英畝的阿拉塞利農場(Araceli Farms),它位於離加州首府沙加緬度(Sacramento)西南方20餘哩處的狄克遜市(Dixon),需事先上網預約購票才能入內參觀和採購。我們對薰衣草和其產品所知不多,遂選了下午5:30~7:30的時段純粹賞花,5元一張的門票還算公道。

5時剛過,我們提早到達,工作人員友善放行,事後亦無人清場。停車場很大,不怕找不到停車位。裡面有小店販賣精油、乾花、香皂等薰衣草相關產品,還有小吃攤供應簡單吃食及飲料,最重要的是有流動廁所,設想尚稱周到。

Araceli Farms紫中泛白的薰衣草。
Araceli Farms紫中泛白的薰衣草。

農場種植有七種薰衣草,現在盛開的是格羅索(Grosso),個頭比其它種類大了許多,每一叢都蓬鬆呈半球體狀,直徑約有3呎,差不多有半人高。行與行的距離很大,方便遊人賞花,但叢與叢卻是密集而生的,遠看則略顯鬆散。穗狀紫花開於頂端,與下面的綠色窄葉對比分明,形成一道道紫綠相間的優美弧線;若從斜角觀之,則如把把相連的紫邊綠扇,上演著迷人的扇子舞。可惜沒有山巒叢林或古堡作為陪襯背景,場地顯得太過空曠平坦,而且花色紫中泛白已近遲暮,不日便將收割,難以煥發出紫色應有的浪漫唯美。

Araceli Farms全景。
Araceli Farms全景。

據說北加州最夢幻的薰衣草田是「加州的蒙特貝拉里亞」(Monte-Bellaria di California),這個名字源自義大利語,意為「空氣美好之山」,因為下午有霧風從北加州海岸吹來,淨化空氣並橫掃下面的山谷和薰衣草田。

因受疫情影響,同樣需要上網預約購票,門票大人20元、兒童10元,每75分鐘只允許25人入內參觀。它位於我們從未聽說過的塞瓦斯托波爾市(Sebastopol),離舊金山約一個多小時車程。由於路徑不熟又怕國慶日會塞車,結果我們早到了一個多小時,入口山徑僅容一輛車通行且有人把關,無處暫停暫歇,工作人員建議我們到5哩外的小店喝咖啡等候。

11:30開車排隊入場,穿過一條小徑,眼前景色豁然開朗,原來農場位於一個狹長的小山谷之內,停車場大概只容得下20餘輛車,難怪要嚴格限制入場人數。面對停車場的是一片平緩的山坡,上面滿植薰衣草,青春年少的粉紫色籠罩整片山坡,在藍天白雲和遠山的襯托下美得如夢似幻,立刻吸引了我的視線。

Monte-Bellaria di California的花田與藍天白雲共舞。
Monte-Bellaria di California的花田與藍天白雲共舞。

山坡並不高大,橫向延伸。共有四條上下坡道,將花田分隔成三大區塊,坡道旁置有木製平台以供拍照,嚴禁遊人踏入花田。花間行距很小,種植密集,由下仰視如紫線刺繡,針腳綿密細緻。從上俯視,似紫波盪漾,節奏舒緩有度。對面兩個斜坡上,一邊是行列整齊的葡萄園,一邊是四方連續的菱形菜圃,兩種綠色幾何圖案介於藍天和紫海之間,而業主豪宅正位於中心點,可謂匠心獨運,美景天成。

中途有15分鐘的導遊講解,聚在一起後這才發現大夥都是東方人,好處是全部自動戴口罩;不好的是有一、兩位美女趁導遊講解之際,私自闖入花叢拍照,被導遊厲聲喝退。

此地種植的薰衣草都是法國最常見的品種,即英國薰衣草和葡萄牙薰衣草的混合種,也就是兩種最常見的雜交品種:普羅旺斯(Provence)和格羅索(Grosso),主要用來生產薰衣草精油(Lavender Essential Oil)和純露(Lavender Hydrosol)。蒸餾薰衣草除了使用來自俄羅斯河(Russian River)的純水外還需使用銅製蒸餾器,若用不銹鋼器皿會產生很難消除類似硫磺的氣味。通常每15加侖薰衣草花蕾,可生產約2.5盎司的精油和約1夸脫的純露。7月薰衣草風華正茂,花色濃淡適中,是賞花的最好時候,8月花朵成熟,花色由紫轉灰,且隨時會被收割,雖然花容失色但花香迷人,其味不及玫瑰濃烈,不如百合清淡,卻有回味無窮,為薰衣草愛護者深喜。

Monte-Bellaria di California的蜂后宮。
Monte-Bellaria di California的蜂后宮。

蜜蜂是傳遞花粉不可少的功臣,在蒸餾房外的草地上有一截半人高的枯樹幹,其上有一鐘形物,幹頂覆著一把枯乾的薰衣草花莖,看似稻草人,卻原來是蜂后的皇宮,共養有2萬隻蜜蜂。農場只收取蜂群繁衍所不需要的蜂蠟和適量的蜂蜜,出售薰衣草單花所產的生蜜(Raw Honey)。

走到花田邊緣縱向觀看,這才看出花田其實是行列分明的,條條紫色長龍正奔向無際的藍天。同時也看出區塊顏色有著深淺之分,也許深的是格羅索,淺的是普羅旺斯。靠近尾端不再是直線前行,而是曲線蛇行,最邊緣的區塊已經收割,黃土地上留下一道道收割弧線,這黃紫二色條紋,構成另一幅耐看的美麗圖畫,讓人留連忘返。

Matanzas Creek Winery薰衣草花園全景。
Matanzas Creek Winery薰衣草花園全景。

回程經過酒鄉聖他路薩(Santa Rosa),想起幾年前參觀過的聖羅莎馬坦薩斯溪酒莊(Matanzas Creek Winery),除了葡萄酒外,它還以其壯觀的薰衣草花園而聞名。酒莊創立於1977年,離舊金山約1個多小時車程。非預約不能隨便入內,品酒遊園每人30元,純粹遊園每人10元。品酒預約早已額滿,純粹遊園則隨我們挑選時段。

這次我們又到早了,繞場一周看不到任何工作人員,遮陽傘和樹蔭下坐滿了一杯在手的酒客,花園門口不像從前有彩色氣球妝飾,亦無人把關收票,自然也沒了參觀時間限制。

Matanzas Creek Winery薰衣草倉房。
Matanzas Creek Winery薰衣草倉房。

酒莊依山而建,為了保護當地生態環境於1991年在莊前開闢了梯田式薰衣草花園。一旦薰衣草盛開,它就會被手工切割,用於生產沐浴、護膚和家居產品。花園旁有一個小小的倉房,裡面有一把把薰衣草正倒掛在木架上陰乾。

從酒莊往下望去,風華正茂的花園,以孔雀開屏之姿迎接賓客,那濃烈的紫,賽過杯中的紅葡萄酒,只差那醺人的香味。四周難得有青山環繞,遠處的的葡萄園,縱橫如阡陌,替花園憑添了恬靜的田園氣息。

步下台階,沒入紫海,眼光追逐著眼前淺紫深紫交替的波紋,心神卻飛越到緣慳一面的普羅旺斯,不知那兒的紫海是否更加明亮動人?那兒的情侶是否更加羅曼蒂克?

花園前面和葡萄園之間的空地,原來也滿植薰衣草,可能受疫情影響,現已多處荒蕪。花園占地並不廣,但從園口一眼望去,不僅花叢左右對稱,背後亦有雙峰屏障,梯田般的花園還是很可觀的,尤其那一片紫讓人未飲先醉,難怪此處深受情侶和酒客的歡迎。

薰衣草先是翠綠如草,花開後由淺紫而深紫,最後變為灰白,但它從不擔心美人白頭會色衰愛弛,因為它的香味如酒,愈陳愈香,即連乾花也為人所喜愛,它的紫色魅力更是無法可擋。

Matanzas Creek Winery門口的薰衣草。
Matanzas Creek Winery門口的薰衣草。
Monte-Bellaria di California的花田。
Monte-Bellaria di California的花田。
Monte-Bellaria di California迷人的黃紫條紋。(圖皆為...
Monte-Bellaria di California迷人的黃紫條紋。(圖皆為作者提供)
Monte-Bellaria di California業主豪宅美景。
Monte-Bellaria di California業主豪宅美景。
Matanzas Creek Winery品酒室。
Matanzas Creek Winery品酒室。

加州 疫情 舊金山

上一則

新聞眼/死亡谷高溫 破世界紀錄

下一則

封面故事/勇敢女孩黃薏琦 想用1支筆改善社會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