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拜爾絲平衡木拿下銅牌 中國隊金包銀

東奧/杜蘭特29分 美國男籃逆轉西班牙挺進4強

北桌山​野花秀 美如蜀錦

百般黃紫鬥芳菲。(圖皆為作者提供)
百般黃紫鬥芳菲。(圖皆為作者提供)

2017年加州春季降雨量打破了歷年記錄,以致野花到處瘋狂怒放,兩度泅泳蘆葦平原(Carrizo Plain National Monument)花海,當時孤陋寡聞的我以為這已是野花秀的極至,今生恐難再見,然而世事難料,今春雖異常乾旱卻在北桌山生態保護區(North Table Mountain Ecological Reserve)內見到了另一場野花秀。

大約在三、四千萬年前,火山噴發形成的熔岩流(玄武岩流),一次又一次填滿溪谷,侵蝕谷壁,最終堆積成了幾百呎厚的深色火山岩層,在奧羅維爾市(Oroville)以北,留下了平頂的玄武岩高原,稱為「桌山」。遠觀桌山似乎是一個緩緩傾斜的高原,在其西邊突然塌陷,深達200呎的黑暗懸崖垂直落入中央山谷。桌山的頂部是由熔岩流侵蝕雕刻而成,再加上岩石易於形成垂直裂縫,遂將其表層切割成許多陡峭的溝壑和幾條險峻的峽谷,其中一條峽谷將高原切成兩半,形成了北桌山和南桌山。

玄武岩高原 水池春季限定

玄武岩中的裂隙吸收了冬天的雨水,形成了季節性的溪流和瀑布;然而有些地方的玄武岩是不透水的,於是雨水蓄積成了一個個季節性水池,當雨季結束後即自行乾涸,這就是罕見的北部玄武岩流春季水池。為了保護這些春季水池及幾種稀有動植物的棲息地,在1990年代,漁獵部門(DFG)收購了3300英畝的北桌山土地闢為生態保護區。

高原頂部大多是稀疏的草原,冬季寒冷多雨,夏季炎熱枯乾,歷來只有放牧一直是該保護區的主要土地用途。又因地處偏遠兼且平坦如桌面,既不能攻頂亦不能攀岩,難以吸引登山客,但拜冬季瀑布和春季水池所賜,北桌山的春天野花漫山遍野,是北加州最熱門的賞花勝地。

保護區位於加州首府沙加緬度正北方70餘哩處,離我們住的東灣約三小時車程。我們雖已接種了兩劑疫苗,但為小心起見,仍維持不外宿不外食及當天來回的原則。不方便的是區内沒有公廁設施,未到旅遊旺季也沒有流動性厠所,我們自備馬桶在休旅車内「方便」還真的是不方便。

保護區內 瀑布多達十幾個

保護區很大,南有比特森峽谷(Beatson Hollow),北有煤炭峽谷(Coal Canyon),沿著峽谷大約有十多個瀑布,最負盛名的是幻影瀑布(Phantom Falls),其次是山溝瀑布(Ravine Falls)。參考網上眾家說法,打算從停車場往西走,經空心瀑布(Hollow Falls)至比特森瀑布(Beatson Hollow),然後折返比特森交界處(Beatson Junction),由此往北至幻影瀑布,再從東邊南下回到停車場,全程約6哩。

下山溝瀑布。
下山溝瀑布。

出了高速公路,一路可見一平坦高原,想來就是桌山。錯過了出口小路,兜了一圈盤旋上山,途中意外經過歷史名鎮俄勒岡市(Oregon City),它是由一群俄勒岡人在 1848 年於加州淘金熱期間創建的,與加州的許多小鎮名稱一樣,俄勒岡市根本不是一個城市,但曾為黃金開採和供應中心,現已淪為鬼鎮。經由雙線道的廊橋可通往舊區,這建於1983年的木製紅色廊橋古色古香,卻是以假亂真的古蹟。

到達保護區停好車,放眼一望,廣大的草原上五彩繽紛,草地濕軟,有些地方還有積水,更吃驚的是前面居然還有一條藍色涓涓細流。矮羽扇豆(Sky Lupin)和加州金田野(California Goldfields),競相以艷麗的藍紫和耀眼的金黃彩繪大地。

小溪橫過花海 如彩線交織

區內步道雖多但路徑並不明顯也沒有清楚的路標,號稱山頂平如桌面,其實沒有一吋地面是真正平坦的,高低大小不一的火山熔岩露頭和縱向切割的溝壑隨處可見,散落的尖銳石塊更是難以行走,不過一路上百般黃紫鬥芳菲,讓人目不暇給,以致錯過了空心瀑布,為趕時間也沒有在比特森瀑布停留。北上路旁陸續出現了白色爆米花和橙色加州罌粟花,也有幾條清澈的小溪橫過,北面一排低矮山坡上,各色野花如彩線交織,織出了飛雲流彩的整匹蜀錦,富麗堂皇,美得不可方物。

岩上也花開。
岩上也花開。

眼前忽然出現了岔路,不明就理隨著路標左轉來到60呎高的下山溝瀑布(Lower Ravine Falls),瀑布雖小,水量還算豐沛。沿著小徑下至谷底繞到山溝對面,兩側山坡滿是盛開的罌粟花,彷彿穿行在燦爛的橙色燈海之中。登上坡頂視線豁然開朗,橙色罌粟、加州金田野、白色爆米花和藍紫羽扇豆在此形成一片波瀾不興的花海,周邊晚開的的黃地毯(Yellow Carpet)、紅衣女僕花(Red Maids)和奶油雞蛋花(Butter-And-Eggs)來勢洶洶,但尚未能掀起千層浪。這些花朵都很小且是貼近地面而生,數量龐大綿延不絕,不見任何飛鳥和蜂蝶,正納悶這花粉是如何傳播的,陣陣清香隨風飄來,想來山上風大且一無屏障,應是以風為媒介傳播花粉的。

橙色罌粟海 幻似金色瀑布

留連花海迷失了方向,遠遠看見前方隆起坡上有兩團如火烈焰,遂踩著遊人足印前去觀看。原來我們已走到了幻影瀑布觀景點,地層好像在此突然裂了一道大口,造成0.25哩寬300呎深的煤炭峽谷,黑色巨大的柱狀玄武岩壁矗立如墓碑,谷底碎石堆積似煤渣,難怪名為煤炭峽谷。

巧的是兩塊弧形墓碑的交接處有ㄧ凹槽,其上烈焰般的橙色罌粟環繞著火山熔岩露頭往下延燒,在陽光映照下化為一個如夢似幻的金色瀑布,誤以為它就是幻影瀑布。其實真正的幻影瀑布位於離它不遠的峽谷邊緣,瀑布是由一股山坳中的春季溪流直瀉而下所形成的,高僅166呎並不壯觀,然而它只在深秋至初春的陰雨月份現身,一到乾旱季節便消失如幻影因而得名並引人注目。

真假幻影瀑布。
真假幻影瀑布。

峽谷附近溝壑斜坡層疊交錯,群花在此不受地勢限制,不受流派約束,不為過往悲傷,不為未來憂慮,只在當下恣意自在的綻放出道道彩虹,安慰飽受疫情驚嚇的人心。可惜此處多屬私人產業,牛群和鐵絲圍籬處處可見,再次迷失了方向,怎麼也找不到就在附近的雙山溝瀑布,不得不循原路而歸。

一個月後再訪 已告別春天

聽說山上野花種類多達40種,我們只看到幾種常見的,錯以為花期還長,不同的花會陸續登場,又因氣候不佳和雜事耽擱,一個月後才得再次上山,一下車便被眼前景色驚呆了,高原上枯草過半,牛群處處,哪裡還有花的影子?

這次改換路線,想由停車場直接北上幻影瀑布,一路上既無行人足跡亦無路標指路,僅憑先生的方向感前行,途中牛群阻道,銳石擋道,牛糞當道,左閃右避仍不得其道。偶爾看到一兩叢奄奄一息的羽扇豆和罌粟花,或一小片細碎小白花,或幾朵紫色三葉草,彷彿看到了沙漠中的綠洲,頓覺眼前一亮。

美如蜀錦的山坡好像被誰錯按了刪除鍵,所有飛雲流彩都被刪除一空,只剩下黑色火山熔岩露頭,兀立如瘡疤。幻影瀑布當真是消失如幻影,卻誤打誤撞來到雙山溝瀑布,大片柱狀岩壁肅穆靜立,其上溝壑猶在但滴水皆無,更沒有瀑布的影子,卻在懸崖峭壁邊緣看到稀稀疏疏的粉紅小花,四片杯狀花瓣類似加州罌粟,中心紅色,它的英文名字長而難記亦不知其意,倒是它的別名「告別春天」有如醍醐灌頂。

既已「告別春天」,我又豈能奢望著春天不老,百花不凋?縱然眼下花如春夢了無痕,難約年年為此會,但只要春雨降下,這北桌山又將是萬紫千紅。

花如春夢了無痕。
花如春夢了無痕。

加州 步道 火山噴發

上一則

封面故事/疫後旅遊井噴 撒大錢也要去玩

下一則

新聞眼/虎頭蜂入侵 農業拉警報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