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國務院發言人「突破性感染」 布林肯檢測陰性

白宮:孟晚舟獲釋毫不影響美國的對中政策

蒙特瑞粉紅情人角 夢幻不真實 ​

情人角。(圖為作者提供)
情人角。(圖為作者提供)

平靜叢林市(Pacific Grove,太平洋林市)位於蒙特瑞半島北端,離矽谷一小時車程,是人口不到2萬人的加州小城。它以迷人的海灘、帝王蝶、多樣化的海洋生物、粉紅色冰草(Ice Plant)和美觀的建築物而聞名。近年來曾多次拜訪鄰近的蒙特瑞市和17哩海岸(17- Mile Drive)卻總是與它擦肩而過,直到今年5月初為了一睹情人角(Lovers Point)的「魔術地毯」(Magic Carpet),這才踏入了這座小城。

冰草花。(圖為作者提供)
冰草花。(圖為作者提供)

情人角顧名思義應是情人約會的地點,實則不然。1875年,大衛·傑克斯(David Jacks)以爭議性手段,取得了該地區7000英畝土地(幾乎整個半島)的所有權。他將100英畝土地捐贈給衛理公會主教教堂,以建立「基督教海濱度假勝地」。退休會曾在現今的珠寶公園(Jewell Park)內設立巨大的帳篷以為期三周的禱告會開始,部分營址所在的海角當時被稱為「愛耶穌之人的聚會點」(Lovers of Jesus Point),現在則被稱為「情人角」。

粉紅花堤。(圖為作者提供)
粉紅花堤。(圖為作者提供)

粉紅海岸線 讓人驚艷

沿著東西向的觀海大道(Ocean View Boulevard)駛入市區,第一個景點即是情人角公園,此處沒有停車場,只能在路邊停車。綠地平台下是情人角海灘,北邊亂石堆疊的岬角即為情人角,初見有些失望,但轉頭西望不禁大為驚艷,一道粉紅色的海岸線,彎月般沒入海中,顯得如此夢幻而又不真實。

小鎮上建築風格各異的住宅。(圖為作者提供)
小鎮上建築風格各異的住宅。(圖為作者提供)

狹長形的珀金斯公園(Perkins Park),位於觀海大道和太平洋之間的斷崖上,頭尾是情人角公園和廣場公園(Esplanade Park)。它是以當地居民海斯·珀金斯(Hayes Perkins)的名字命名的。他生於奧勒岡州,1938年在此市退休。他是位探險家曾在非洲生活長達22年之久,深諳南非冰草(Ice Plant)兼具美化環境和防止陡坡侵蝕的特性,率先除去濱海區域內的毒橡樹改種冰草。冰草葉面和莖上生有大量大型泡狀細胞,裡面滿是液體,在陽光反射下亮如冰晶,因此得名冰草,在春天盛開鮮豔的細小花朵,有如變魔術般替海岸線舖上了一條粉紅地毯而贏得「魔術地毯」之名。

珀金斯公園。(圖為作者提供)
珀金斯公園。(圖為作者提供)

玉足岩。(圖為作者提供)
玉足岩。(圖為作者提供)

公園中有一條1哩長的黃沙步道,道旁及懸崖多被冰草覆蓋,間中散見燭台蘆薈、馬蹄蓮和其他花卉,只是花期已過,眼下只有冰草花一枝獨秀。冰草花很小,大約只有25美分硬幣大小,花似雛菊,花瓣細長繁多,黃色花心和白色花絲在陽光下閃耀如金絲銀線,放眼望去整片花海真的晶瑩光亮如水晶。這密密麻麻的花朵如同打翻了顏料缸,將粉紅顏料灑滿這半月峽灣,無論岩縫、台階、窪地、低處或斜坡皆被浸染成粉紅色,只是深淺濃淡各有不同,其中不乏純情的淺粉,浪漫的粉紅,熱情的桃紅更有艷麗的紫紅。

粉紅花園。(圖為作者提供)
粉紅花園。(圖為作者提供)

粉紅花毯 富視覺美感

轉過半月峽灣是另一較為寬闊的岬角,公路在此90度左拐,往前縱看宛如一條粉紅花毯直舖到海平線,只等穿著白色婚紗的新人在此山盟海誓。若面對大海橫看,頓成長軸粉紅畫卷,藍天、碧海、黃色沙徑和粉紅花毯由遠而近,層次色彩對比分明,極富視覺美感。雖然長椅上少了依偎的情侶,仍不失其詩情畫意,還吸引了很多黑綠發亮的海鳥前來覓食。美中不足的是亞裔同胞喜涉花叢,屢屢跨越圍繩,坐於花海之中,甚至搔首弄姿不顧旁人的忘情拍照。

蔓生冰草花 粉紅瀑布

觀海停車場(Ocean View Parking)是珀金斯公園內的唯一停車場,但車位不多,不過目前尚未全面開放,遊客不及往年多,路邊停車問題不大。此處面海人家多在門前廣植冰草,與公園冰草前呼後應,得天獨厚的坐擁廣大的粉紅花園。停車場附近多峭壁,上面細水長流般蔓生著冰草花,形成獨特的粉紅瀑布景觀。

皮諾斯角燈塔。(圖為作者提供)
皮諾斯角燈塔。(圖為作者提供)

再往前行海岸線更加彎曲凹凸,冰草花覆滿斷層邊緣的陡坡,宛如一道蜿蜒的粉紅花堤,引人深入忘返。這一帶波濤洶湧,時見層層浪花翻滾而來,替粉紅花堤鑲上一道白色花邊,使得景色更加迷人,坐在長凳上聽濤觀浪兼賞花,實乃浮生樂事。

一路行來除了賞花,岸邊海中的懸崖峭壁、岩島和礁石都值得細細觀賞。發揮各人想像力,我在其中看到了五趾分明的「玉足岩」,昂首戲水的「海豹岩」,趴著打瞌睡的「凱蒂貓岩」,以假亂真的「人面獅身岩」和滿臉皺紋的「癩皮狗岩」。不過真正有名的是一座岩石拱門,它看起來就像是兩張臉在接吻而被稱作「接吻岩」(The Kissing Rock),縱使海浪鋪天蓋地而來,但兩情相悅,始終長吻不已。

最古老燈塔 無緣睹真容

粉紅畫卷。(圖為作者提供)
粉紅畫卷。(圖為作者提供)

過了廣場,公園景物一變,粉紅冰草驀地沒了蹤影,代之而起的是疏疏落落的照波花,它不像冰草花獨沽一味粉紅,而是黃白紫多色混雜。離「接吻岩」不遠處是名歌星約翰·丹佛(John Denver)的空難地點,在其附近豎有一塊紀念碑。由此南下千餘呎便是皮諾斯角燈塔(Point Pinos Lighthouse)的所在地,它始建於1855年是此市地標也是美國西海岸上最古老的燈塔,至今仍在運轉,原始鏡片亦完好無損,內部展品包括19世紀和20世紀燈塔管理員使用的家具,可惜在疫情期間暫時關閉,無法入內參觀。

粉紅花毯。(圖為作者提供)
粉紅花毯。(圖為作者提供)

回到觀海大道續往西行,岸邊散布著大小岩島及石堆,但不知何處是地圖上標示的「心形岩」(Heart Shaped Rock-Love Rock),更不知它是因何得名的。時近黃昏開始漲潮,風高浪急,不敢涉水攀登岩島,只在石灘上走了一陣子,看不出哪個岩島像心形,卻在亂石堆中看到一塊岩石略似心形就權當它是「心形岩」吧!意外的是往南回望,皮諾斯角燈塔赫然在望。

接吻岩。(圖為作者提供)
接吻岩。(圖為作者提供)

回程到城中珠寶公園轉了一圈,公園很小,草地上只有一座涼亭和一些小吃攤位,周圍民宅建築風格各異,從羅馬式到哥德式再到維多利亞時代式都有,人們悠閒的吃喝聊天,絲毫不受疫情影響,時空亦似在此停格,我們雖萬般不捨這粉紅情人角卻不得不揮手告別,期待明春再見。

粉紅瀑布。(圖為作者提供)
粉紅瀑布。(圖為作者提供)

疫情 退休 加州

上一則

洛城德斯康索花園 美得像幅畫

下一則

股價坐火箭…特斯拉股票還能買嗎?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