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G7外長公報對中發6點共識 強調台海和平穩定

一洲焦點/聯合抗中聯盟形成、臉書續禁川普

春臨舊金山半月灣 繁花遍開賞花當趁早

芥花田一景。(圖為作者提供)
芥花田一景。(圖為作者提供)

未搬來加州前曾去過半月灣(Half Moon Bay)幾次,只記得有一家很高級的旅館和一座漂亮的高爾夫球場,其餘的沒有什麼印象。幾年前搬來加州後,反因遊客過多和塞車嚴重一直沒有再去,去春被迫居家避疫自然也無法成行,今年3月初剛打完兩針疫苗便迫不及待地舊地重遊。

我們從東灣開車上加州1號公路南下,出了舊金山市區後視線逐漸開朗,一邊是藍藍的海水,一邊是綠綠的山坡,春意隨著路邊黃花的次第開放而漸行漸濃。車過青苔海灘(Moss Beach),公路兩旁更是一片黃燦燦,忍不住停車觀賞。

公路旁五彩繽紛

公路右邊是一個小型機場,偌大的空地上是一畦又一畦的耀眼黃花,可惜四周圈有鐵絲網籬不得入內。靠近公路旁混生著黃、白和橘色小花,白色的是鈴蘭,淺黃的是水仙,橘色的是加州州花罌粟花,出乎意料那黃花不是芥花而是百慕達奶油花(Bermuda Buttercup)。雖未盛放但五彩繽紛,十分悅目。倒是對街的農夫的女兒農場(The Farmer's Daughter)內滿是金黃的芥花,但因是私人產業同樣不能入內,只能站在路邊拍照欣賞。

行經支柱點港口(Pillar Point Harbor)突覺眼前一亮,趕緊停車觀看。在停車場和民宅的中間有一片空地,此時長滿了橘紅色的萬壽菊,像是無數星星跌落綠地閃閃發光,周邊芥花如火炬環繞,更加將這一方空地照亮得光芒萬丈。可惜隔了十天再去,此處已經整地完畢成了名副其實的空地。

科普爾農場海灘。(圖為作者提供)
科普爾農場海灘。(圖為作者提供)

由此南下數哩便是此行目的地科威爾農場海灘(Cowell Ranch Beach)。在大蘇爾(Big Sur)和舊金山之間的沿海地區,早在1萬4000年前便有奧隆印第安人(Ohlone Indians)居住於此,1萬多的原住民分屬於40多個部落,有8至12種不同的語言,當時草木茂盛,鳥獸群聚,和眼下空曠的景象大相逕庭。

●科普爾-普里西瑪步道的金色花堤。(圖為作者提供)
●科普爾-普里西瑪步道的金色花堤。(圖為作者提供)

農場以南3哩處曾有一繁榮一時的小鎮普里西馬(Purisima),一名16歲的德國移民於19世紀中葉率先在此建立了農場,後來因財務困難被亨利·科威爾(Henry Cowell)以止贖的方式收購。小鎮於1930年全然沒落,現淪為鬼鎮。農場則於1986年被某一信託基金會收購,為了確保對這片土地的永久保護,基金會和各相關方面協商,開闢了一條通往海灘的通道,並修建了科威爾-普里西瑪(Cowell-Purisima)這條長3.6哩的步道,於2011年對外開放。

黃色花海懾人心

通往海灘的這條筆直碎石通道長半哩,兩旁土地平坦空曠,放眼望去只見藍天、綠草和黃花,彷彿天地間只有這藍綠黃三色。通道盡頭有座200餘階的木梯可下達海灘,這才看清楚這一帶都屬於斷層地帶,南邊有道低矮的帶狀岩延伸入海是為鰻魚岩(Eel Rock),和它面對面獨立於海中的小岩石是海豹岩(Seal Rock),從步道所在平台上亦可清楚俯視二岩,平台邊緣上有些許白花綻放是我從未見過的海灘草莓花(Beach Strawberry),五瓣略尖花瓣配以黃色花心,花朵不大但顏色亮麗。原住民食用其漿果,並用它的葉子泡茶喝。不知何時這漿果被引至歐洲,與東海岸草莓交配生產出今日的商用草莓。

海灘草莓花。(圖為作者提供)
海灘草莓花。(圖為作者提供)

一走進科威爾-普里西瑪步道便被眼前的黃色花海震懾住,濃淡深淺不同的黃花正如波浪前仆後繼的湧入眼簾,原以為這是一片芥花田,走進細看才發現這是原產於南非的百慕達奶油花,適生於地中海形氣候,生命力極強在加州沿海地區廣為繁殖。植物無毒但有酸味,南非人以之入菜,也是製作草酸的來源,黃色花瓣則可用作黃色染料。

芥花田入口。(圖為作者提供)
芥花田入口。(圖為作者提供)

五瓣單瓣花朵平面張開成直徑約吋半的圓形,通體黃色,造形簡單,但顏色十分嬌嫩,充滿了青春氣息,令人精神愉悅。三瓣心形合成的葉片,神似三葉草,非常有立體感和觀賞性。全株高約一呎左右,輕易能夠覆蓋地面。

在靠近第一座小橋的海岸處,散布著許多岩石和小島,是水獺、海豹、海獅和海鳥群聚的地方,其時在一狹長小島上正有多隻海豹在作日光浴。過橋之後黃花更形綿密,一直延伸到對面山坡上,在坡前形成一道金黃花堤,藍天上朵朵白雲浮沉,近處奶油花與芥花爭艷,深淺黃中難分高下。

蒙特律松樹的紫色雌花和橘黃色雄花。(圖為作者提供)
蒙特律松樹的紫色雌花和橘黃色雄花。(圖為作者提供)

松樹也開橘黃花

跨過第二座小橋後黃花杳無蹤影,只見對面山頭一片金黃,立刻回頭,卻在一處懸崖邊發現一大叢蒙特律松樹,上面有許多橘黃色花絮似的東西,原來雌雄同株的松樹真的會開花,這橘黃色花絮便是雄花,而開在頂端的紫色球狀物便是䧳花,讓久居中西部的我大開眼界。

對面山頭的那片金黃來自阿科皮農場(Iacopi Farms)的芥花田(Mustard Field),此處背山面海可說得天獨厚,每年春天芥花瘋長,雖有「私人產業,不得入內」的告示,仍擋不住大批遊客闖入並破壞網籬,遂於今年開始售票對外開放。本來覺得芥花隨處可見,是否值得買票入內(大人十元,小孩五元)?但一般所見均不及此處鮮艷茂密且占地廣大,只好乖乖買票進場。

支柱點港口的萬壽菊。(圖為作者提供)
支柱點港口的萬壽菊。(圖為作者提供)

芥花不同於奶油花的單花獨生,它是由無數細碎小花簇生成球密集生長,幾乎可以長到一人高,故而聲勢浩大,予人泅泳黃色花海的感覺。它的顏色不是奶油花那種誘人食慾的奶油黃,而是不可逼視的皇家黃。妙的是奶油花沒有奶油的誘人香味,芥花卻有撲鼻香氣,因此歐洲人用它釀酒增加風味。葉子可作生菜沙拉進食,芥菜子可做芥末醬,全株更是農作物上好的天然肥料,可說通身是寶,絕非花瓶之流。

●科普爾-普里西瑪步道兩旁一片花海。(圖為作者提供)
●科普爾-普里西瑪步道兩旁一片花海。(圖為作者提供)

心境豁然變開朗

園內有一橫一直無花的T字形泥巴路供人行走,但還是有很多人喜歡鑽入花海一親芳澤,以至綿密的花海出現了一些裂痕,不過無損數大就是美。走到直路盡頭,黃花與背後青山平行向左右延伸,和藍天形成三道亮麗的色帶,直覺人生充滿了光明和希望,所有屬於庚子年的憂慮、恐懼、病痛和哀傷都已煙消雲散。

芥花田的正統皇家黃。(圖為作者提供)
芥花田的正統皇家黃。(圖為作者提供)

此處雖號稱芥花田,奶油花仍是不請自來,占據了北面山坡地,隔著一條泥巴路,奶油黃與皇家黃如楚河漢界般分明。除了奶油花在面海這邊的芥花叢中也有一些白粉紫的野花,這些侵入者的花朵都很小亦不夠緊密,在皇家黃的陰影之下很難有出頭天。南邊山前這一塊,少有破壞也沒有侵入者,長得格外茂密,燦爛奪目,將皇家黃發揮至極致。

芥花田美景如畫,可惜燦爛不足一春,因其通身是寶,保不準哪天便被農家全部割下當作肥料,有心賞花當趁早,莫待無花空折枝。

科普爾-普里西瑪步道。(圖為作者提供)
科普爾-普里西瑪步道。(圖為作者提供)

加州 皇家 步道

上一則

封面故事/不同於東方史觀…在美袁氏後人以袁世凱為榮

下一則

封面故事/僧多粥少 家長搶著報夏令營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