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南加慈母照顧癱兒 34年不離不棄

趙小蘭:亞裔應獲得尊重 而非承受「滾回中國」侮辱

奧蘭湖醜小鴨 華麗轉身遠走高飛

「醜小鴨」(左)體型長大了,但羽毛還是灰色。(圖為作者提供)
「醜小鴨」(左)體型長大了,但羽毛還是灰色。(圖為作者提供)

去年5月我們在紐約市貝賽的奧蘭湖(Oakland Lake)邊散步,湖面一片平靜,天鵝夫妻依依而來,又緩緩而去,畫開倒映在湖裡的樹影,碧波越擴越大,蕩漾開一個巨大菱形。《紅樓夢》裡元妃省親大觀園,弟妹們寫詩頌聖,林黛玉詩云:菱形鵝兒水,桑榆燕子梁。看得我如夢方醒,菱形和鵝兒水原来是这样的天然成趣,可見黛玉寫詩不是閉門造車,藝術源於生活呀,如果讀詩只死記硬背,辜負了姑娘的詩意如何是好。

天鵝一家三口悠遊水面。(圖為作者提供)
天鵝一家三口悠遊水面。(圖為作者提供)

●剛出生毛色灰褐

不久,天鵝夫妻添了一個寶貝,小天鵝出生第一天讓我們大開眼界,原來啊——天鵝寶寶一出生不是白天鵝,毛色灰褐,黑豆眼,紅巴掌,一點也不隨父母的端莊雅麗,完全是隻醜陋瘦小的鴨子,真讓人失望。回想安徒生童話《醜小鴨》,發覺安徒生真是一個有生活的作家,童話不是憑空編的,白天鵝的起點都是一隻醜小鴨。

然而,這隻「醜小鴨」跟安徒生筆下的醜小鴨,簡直是命運迥異,不但不受嘲笑排斥,還被天鵝夫妻照顧得無微不至,亦步亦趨地保護著。天鵝爸爸拔下水草給它吃,自己當警衛員,看寶貝邊玩邊吃。我們想靠近一點拍照,天鵝爸爸就呱呱大叫,警告我們離開。我們莫名其妙地成了「防疫對象」,必須得跟牠們一家保持N個社交距離

即使如此,我們受好奇心驅使,每天都期待看到醜小鴨,看到它慢悠悠地隨著天鵝父母在湖裡遊弋,覓食,看它調皮,奮力爬到媽媽寬大的背上撒嬌,拿媽媽當船坐。

●整天吃喝睡瘋長

奧蘭湖裡水草豐美,醜小鴨心情好,飲食充足,簡直是瘋長,以看得見的速度在長。到8月,它又肥又壯,跟天鵝媽媽的體型一樣大,有優美的天鵝頸,和尖圓的喙,可惜還是灰褐的毛色,跟媽媽的陽春白雪相比,堪稱下里巴人。整個夏天除了吃喝,醜小鴨一直睡覺,父母好像哼哈二將守護在側,把醜孩子當成個寶呵護,樹蔭湖影裡,它的夢一定格外香甜。有個美國人路過,好像很有經驗,他端詳著說:「it's a son.」我很想問問為什麼,但隔著社交距離和英語水準,我沒好意思問。到初秋,醜小鴨的體型遠遠超過媽媽,直追爸爸的龐大英武,我想起那人說的對,真是一個Son,簡直是Big Boy啦。

「醜小鴨」(左)撲翅,即將起飛。(圖為作者提供)
「醜小鴨」(左)撲翅,即將起飛。(圖為作者提供)

秋天,這個Big Boy張開翅膀,可以看到裡層雪白的羽毛,尤其是早上,它和父母紛紛張開雙翼,在布滿金光的湖面洗漱,白羽毛帶起湖水,畫出優美的弧線,可謂: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此時秋水共長天一色,四周的樹木在寒霜的雕琢下,是色彩斑斕的屏風,奧蘭湖在上演那千古名篇——霓裳羽衣曲。天鵝一家三口是奧蘭湖的國王、王后和王子,湖裡的野鴨,大雁,遊魚都是它們的臣民。這不是童話,是一個美麗的現實。我希望它們一家不遷徙,總是在奧蘭湖過著怡然自得的日子。

轉眼就是寒冬,一天朋友說:不好啦,天鹅爸爸不要天鵝王子啦,驅趕它離開,用喙啄它,用翅膀扇它,不讓它下湖裡吃草,不讓它安臥,更不讓它和父母一起生活……天啊,甜蜜的一家三口,轉眼父子成仇,這是怎麼啦?

雄天鵝撲動翅膀。(圖為作者提供)
雄天鵝撲動翅膀。(圖為作者提供)

●長大後被迫獨立

撿個好天,趕緊跟朋友去湖邊看看。果然,天鵝夫妻相隨,不見它們的兒子,三口其樂融融的畫面轉眼成空。兜兜轉轉,我們在湖對岸找到Big Boy,只有背上還有幾片褐羽,離著全身雪白指日可待,英俊的外型,掩飾不住孤獨和恐懼。它畏手畏腳地在湖邊吃草,看到對面父母游過來,停下吃草,警惕地望著,父母游近了,嚇得轉頭爬上岸,目送父母像陌生人一樣遊到遠處,才遲疑著進水裡吃草。雖然沒看到天鵝爸爸武力驅逐,也夠讓人心碎,不過一個季節,一家人就從親密無間到形同陌路,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醜小鴨」跟隨在父母身後。(圖為作者提供)
「醜小鴨」跟隨在父母身後。(圖為作者提供)

朋友跟我說,今天很溫和,平時天鵝夫妻一起欺負它,趕它走呢。我倆試著分析,父母認為孩子長大了,要出去獨立生活,要去單身俱樂部,找未來的伴侶?可是醜小鴨一出生就在奧蘭湖,它以為這是整個世界,沒人帶它出去見世面,它怎麼知道還有更大的世界?奧蘭湖只有它們一家,讓它怎麼找伴侶呢?難道父母不該帶著孩子飛到附近的大海或者湖邊,見識一下世界,再讓它獨立嗎?聽說天鵝父母每年冬天都會飛走,今年疫情所關,大家散步時紛紛投食,因此它們不再挪窩。朋友氣憤地說:這對父母自己貪嘴戀食,不擔負起教導兒子的責任,卻硬逼著兒子去獨立,真狠心,真不負責任。

天鵝育子方法簡單粗暴,但目的是讓孩子獨立,讓它尋找自己的伴侶,開始新生活,畢竟奧蘭湖只有他們一家,孩子不出去,就得打光棍啦。

「醜小鴨」追隨在父母親旁邊。(圖為作者提供)
「醜小鴨」追隨在父母親旁邊。(圖為作者提供)

默默祝福我和朋友絮叨著自己教育孩子的困惑,如今的孩子打不得罵不得,說輕了充耳不聞,說重了叛逆反彈,他們要平等要自由,可是卻不服管束,不肯刻苦讀書,經常搞點小動作,挑戰父母的耐心和智力,該如何是好?如果按照動物的叢林法則,身體成熟後,扔出去自食其力,不管他們讀書,是不是更直接更有效?朋友充滿同情地說:天鵝父母教育孩子出於本能;人呢,又感性又理性,處處為孩子著想,教育他們成才,然後獨立生活,買了馬,還要送一程,孩子不領情,不合作就很煩難。可惜天鵝不懂我們人類,人類也不懂天鵝,無法交流育子心得。朋友的一番話讓我心有戚戚焉,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惦記被父母驅逐的Big Boy,我時不時去湖邊,有一次真給我親眼看到,天鵝爸爸在湖面追逐它,用大翅膀忽閃它,動作淩厲又凶猛,它嚇得快快逃跑,天鵝媽媽又從湖的另一邊夾擊,作勢用喙啄,它嘎嘎地尖叫,好像在控訴:爸媽你們真無情啊!

●狠心驅逐也是愛

天鵝育子,夫妻統一戰線,我們人類,經常夫妻意見不合,一個鬆,一個緊,造成教育無效,甚至於孩子背道而馳,夫妻同心這一點,我們真得跟天鵝夫妻學習。

回想醜小鴨出生時,仰頭看著媽媽,媽媽眼睛裡流露的都是愛,我們抓拍到這溫情時刻,發給朋友看,牽動多少人的目光;天鵝爸爸時刻不離左右,保護兒子,岸上有狗經過,它居然跑到岸上,跟狗狗對峙,對狗的主人嘎嘎提意見,那份護犢之心感動到我心裡潮濕。如今天鵝父母恨鐵不成鋼,下狠手驅逐它外出獨立,也是愛。

我心疼Big Boy,真想告訴它一英里外就是大海啦,飛走吧,去那裡找個美麗的姑娘,戀愛結婚,一生相伴,生兒育女。可是人有人言,獸有獸語,它不懂我的話。

朋友和我一樣牽掛,給動物保護組織打電話,讓他們把Big Boy 轉移到臨近的湖海裡,得到的答覆是:天鵝是奧蘭湖寄生動物,自生自滅,不能人為干預。好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這時,我們只有硬著心,等待這個Big Boy 醒悟,自己面對整個世界時,心理的成長不都是在孤獨恐懼中熬煉出來的嗎?

「醜小鴨」練習展翅。(圖為作者提供)
「醜小鴨」練習展翅。(圖為作者提供)

●默默祝福快成家

春節後,在冷泉港遇到白天鵝群在海中遊弋,青山做屏障,平靜的海灣,成長中的伙伴,自由自在的日子,我想給奧蘭湖的Big Boy 發一封密電,讓它趕緊飛到這塊寶地來。

今天春光明媚,我想約朋友去奧蘭湖散步,朋友肯定地告訴我,一周以前,Big Boy 已經遠走高飛!哎呦,真是太好了,說不定,已經開始戀愛,春天要結婚生寶寶呢?萬千的機遇中,我們也許再也無法相見,或者相見已經不相識,那有什麼關係呢,衷心祝福醜小鴨華麗轉身而去,做一隻英俊優雅的白天鵝!

「醜小鴨」練習展翅。(圖為作者提供)
「醜小鴨」練習展翅。(圖為作者提供)

教育 社交距離 紐約市

上一則

封面故事/不同於東方史觀…在美袁氏後人以袁世凱為榮

下一則

封面故事/僧多粥少 家長搶著報夏令營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