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對中極強硬 G7公報首提台海和平 批評香港新疆人權

彭文正指蔡英文打輝瑞 指揮中心調閱系統證實未施打

城市傳真/跨城追千里 一睹帝王蝶風采

公蝶正進行「日光浴」。(圖皆為作者提供)
公蝶正進行「日光浴」。(圖皆為作者提供)

帝王蝶的東邊遷徙路線是北從加拿大安大略省南到墨西哥中部的蝴蝶谷,在飛掠伊略湖前會在霹靂角暫歇。霹靂角是加拿大陸地的極南點,距離我們密西根舊居單程車程2.5小時,曾多次前往遊覽,但從來不知道它是帝王蝶遷徙的中途站之一。

遲至2014年夏才聽說了帝王蝶的故事,9月下旬急忙驅車前往尋蝶,到了霹靂角,不光是遛狗的當地人,連公園管理員都不知道帝王蝶消息。公園所在沙洲終年風高浪急,沙灘上候鳥群聚,走遍了前後沙灘和樹林,所見帝王蝶不用十個手指頭便能數完。原來當年因受北極漩渦的影響,北上帝王蝶本就不多,何來的南下盛況?

次年搬到加州後忘了尋蝶一事,直到去秋意外在網上發現了有關帝王蝶的檔案,這才知道牠還有一條西邊遷徙的路線──北起加拿大落磯山脈南至加州中部海岸線。文中一一列出了牠越冬的地點及數量。11月中旬至12月中旬是帝王蝶數量最多的時候,其後至次年1月,有些帝王蝶會轉移到其他地點或死亡。

看準遷徙路線

數量夠多又能當天來回的只有聖克魯斯(Santa Cruz)和蒙特雷(Monterey)兩個城市。前者離我們東灣新家較近,有兩個越冬點,數量都在5萬隻以上,遂於12月上旬前往賞蝶。早上先去了天然橋州立海灘(Natural Bridges State Beach),保護區位於遊客中心旁邊的樹林中,木棧道兩旁緩坡上都是非常高大會在冬天開花的尤加利樹,為帝王蝶提供了絕佳的避風地方和食物來源。

一路上皆有小告示牌簡易說明帝王蝶的習性及遷徙循環。當溫度低於60℉時,帝王蝶會合攏雙翅成簇懸掛在枝條上抱團取暖,因其內翅顏色土黃,遠看如枯枝殘葉。在此過冬的是第四代蝶,到了次年2月開始往東北方向飛,沿途尋找乳草(Milkweed)棲息地以便產卵蜉化,3、4月產下的第一代蝶續往東北方向飛,5、6月產下的第二代蝶接棒續飛, 7、8月產下的第三代蝶,飛至加拿大落磯山脈落腳,9、10月產下的第四代蝶生命可長達半年,不像前三代由卵、毛毛蟲、蛹到成蝶只有一個月的壽命,因為它將南飛2000哩回到先祖越冬的地點,完成世代相傳的使命,而這千里飛行僅是靠著兩條觸鬚導航的。

追蝶意外驚喜

走完木棧道,不僅懸垂的枝條上沒有抱團取暖的蝶柱,樹梢也沒有飛舞的蝶影。失望步下木棧道,卻見柱腳貼近地面處有一隻帝王蝶盤旋不去,為了拍照,我一步一步走近,竟然沒有驚動牠,經同行的先生點醒才恍然大悟,這不是一隻帝王蝶,而是一對正在翻雲覆雨的情侶!不管遊人圍觀只顧一晌貪歡。

一時貪歡。(圖皆為作者提供)
一時貪歡。(圖皆為作者提供)

餘下路程只見到一隻帝王蝶停歇在松樹上,著實洩氣,於是將目光轉向了帝王蝶棲身的尤加利樹。一般樹幹皆是粗糙有裂片或縱溝的黑褐色,此樹樹皮卻於夏季成條縱向剝落,樹幹如同換了張臉般光滑平順,且用黃灰白紫諸色敷面,其中一棵盤根錯節的參天大樹,更是全身彩繪,似乎唯有如此華麗的裝扮才配作帝王蝶的行宮。

下午來到燈塔場州立海灘(Lighthouse Field State Beach),在成排民宅後面的空地上有一小片樹林,雜生著柏樹和極為茂盛的尤加利樹,樹上還開著小白花,接近地面的枝條上尤其花多。這一球一球的花蕾活像棉花球,盛開後細長花絲圍繞著褐色花心四散,彷彿一張戴著草帽的笑臉,有趣極了。

也許是因高枝花開的緣故,不時看到三五蝴蝶在樹梢飛舞,燦若金光,疾如流星,直追得我頸酸眼澀。在低處偶而有雙飛蝴蝶翩躚而過,也有落單的蝴蝶,披著牠那傲人的皇袍停歇在枝葉上,不知是為了吸引異性?還是單純的曬太陽休息,以期恢復千里飛行透支的體力?

戴草帽的「笑臉」。(圖皆為作者提供)
戴草帽的「笑臉」。(圖皆為作者提供)

蝴蝶旅館。
蝴蝶旅館。

南徙數量銳減

到燈塔附近蹓躂一圈回來已時近黃昏,以為會見到如倦鳥歸巢般的壯觀場面,結果等待多時毫無動靜,上前請教一位看似管理員的女士,才知西線帝王蝶南徙的數量已由去年的2萬餘隻銳減為今年的2000多隻,恐怕我看到的檔案是2016年前的舊檔案,所引用數據皆已過時。

記得名作家喻麗清在《蝴蝶樹》一文中提及她曾專程到蒙特雷尋蝶且有所收獲,雖嫌蒙特雷路遠,元旦過後還是依址前往,一下車便看到牆上繪有彩蝶的蝴蝶旅館,旁邊有一條小路通往後面的樹林也就是蝴蝶保護區。

2英畝餘大的園區實在很小,步道一邊是蒙特雷柏樹即文中提到的蝴蝶樹,另一邊是尤加利樹,靠近出口的鐵絲網籬外栽有幾叢花木。然而蝴蝶樹上不見文中形容的「灰濛濛的藤條」只見縷縷白絮,尤加利樹上沒有一朵花也沒有一隻曬太陽的蝴蝶。

尋覓許久才在一叢黃色雛菊前的鐵絲網籬上看到一隻帝王蝶,雙翅平展以纖細的手足勾住鐵絲,上下迴旋,獨自跳著誘人的鋼管舞,其標誌性的黑脈金斑及鑲嵌白點一覽無遺,連隱翅上分別公母的兩個黑斑點也看得清清楚楚。我們一連走了幾個來回,這隻公蝶仍在原處忘情的舞著。

合攏雙翅的帝王蝶。
合攏雙翅的帝王蝶。

棲息地遭破壞

科學家們說有毒的熱帶乳草是帝王蝶產卵的溫床也是毛毛蟲的唯一食物,這天生毒性保護毛毛蟲不被其他動物吞食,得以生生不息,但近年來由於氣候變化,房屋擴建,以及殺蟲劑和除草劑的大量使用,再加上這一年新冠肺炎的肆虐,使得帝王蝶在遷徙途中的乳草棲息地遭到破壞,導至帝王蝶濱於絕種邊緣,呼籲民眾捐贈或廣植熱帶乳草,否則這獨特的帝王蝶遷徙將成絕響。

為什麼帝王蝶遷徙如此獨特?因為如鳥類和鯨魚的遷徙循環,年復一年皆是由同一代完成的,可說是歸鄉之旅。然而遷徙的帝王蝶從未到過目的地,實際上是由四代接力完成的,既非歸鄉亦非訪舊,到底是為了什麼?牠們為何有此心志又是如何辨識先祖舊樹的?我不得而知,但願人類注重環保維護自然生態,才能讓帝王蝶遷徙的盛況再現。

帝王蝶的「行宮」。
帝王蝶的「行宮」。
帝王蝶跳「鋼管舞」。
帝王蝶跳「鋼管舞」。
三蝶同框。
三蝶同框。

加拿大 加州 步道

上一則

老天太給臉!我幸運看到了優勝美地「火瀑布」

下一則

AI當人類主管 真的好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