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羽球女將高聲國罵反制對手 自家網友狂叫好

遞補拜爾絲參加個人全能項目決賽 卡瑞受矚目

參觀「泰迪」的家 一睹羅斯福風采

羅斯福全家福。
羅斯福全家福。

已經是初冬天氣,落葉靜淨,個別的紅楓和槭樹堅持輝煌燦爛,在整片的灰褐樹林裡,突然閃出一團金黃,或者一片火紅,非常亮眼,像是一個驚喜。

車開進長島牡蠣灣,都是來去兩車道的社區公路,無處停車,遇到楓樹和槭樹交織著紅黃的谷地,我們只可以降速,多看幾眼,不能停車拍照。枝葉稀疏,擱不住顏色奪目,在風中格外靈動,那樣的紅黃交錯,襯著鈷藍的天空,我形容不出那種感動,只想停下車,去走一走,看一看,跟那一枝一葉建立一點親密的互動。

泰迪的家。
泰迪的家。

赴朋友之約去Sagamore Hill National Historic Site,跟著導航開到之後,才知道來這裡是參觀西奧多•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總統故居。偌大的山丘上,連片的綠地、樹林,孤零零矗立著兩幢獨體別墅,沒有圍牆,沒有人賣門票,停車也免費,只有一個工作人員賣紀念品,並不兜售,完全隨意。

我來美國時間太短,下意識地想著買票參觀名人故居;這麼大撒把地闖進名人家,隨意走,隨意看,感覺很新鮮。

泰迪的家俯瞰冷泉港。
泰迪的家俯瞰冷泉港。

總統故居 領略歷史故事

疫情中不能聚會,趁著感恩節最後一天假期,朋友們帶著孩子一起出來透透氣,參觀總統的家,讓我那可憐的美國歷史知識漏了餡。我知道有兩個羅斯福總統,但不清楚哪個先,哪個後,哪個在二戰中主持雅爾達會議,改變戰爭格局。

幸好朋友的女兒是妥妥學霸,像字典一樣讓無知的阿姨隨時翻閱。西奧多.羅斯福總統是美國人習慣稱為老羅斯福總統的那位,和華盛頓、傑佛遜、林肯並列在拉什莫爾山(Rushmore Mountain)的那位,也就是調停日俄戰爭,因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那位。二戰爆發時,他已經去世十幾年。

我家的高中生問:這是一個農場,還是莊園?英文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單詞,我傻傻分不清兩者的區別。看標牌的說明,他們居住在此時,糧食、蔬菜、禽、蛋都是自給自足,還養著馬、牛、羊,有專門的花圃,當時肯定有很多僕人、園丁、馬夫,管理這麼大一片土地,就當是個農場吧。

一個鋼鐵結構的風車,巨大的扇葉在風中轉動,我自作聰明地認為那是風力發電,19世紀末就有清潔能源了!高中生看了英文介紹糾正我,那是風力抽水裝置。

愛護自然 提倡環境保護

靠近羅斯福老宅有個小塔一樣的建築,地面以上大概一米,不敢再自以為是,認真去讀說明,原來那是連著地下室的冰窖,當年沒有冰箱,儲存食物靠天然冰,冰窖常年存冰。我四周轉一圈,沒發現冰窖的入口,冰從哪裡進去呢?羅斯福總統當政時,都是在這裡過夏天,因此號稱是「夏日白宮」,既然如此,那肯定有秘密通道保衛總統安全,我一介平民看不出來門道,是很自然的。

老羅斯福的長子從母親手裡買下東邊的土地,建起自己的房子,安頓妻子孩子,現在是羅斯福博物館,可惜因為疫情不能進去參觀。兩棟房子中間隔著大片的草地和樹林,樹林裡有一條曲折的小路,聽說是羅斯福和妻子經常散步的地方。我們順下坡走著,草皮不見了,換成柔軟的沙地,再沿著濕地過一座木橋,來到沙灘上,冷泉港就在眼前了。潔白的沙灘,平靜的海灣,水天一色,四周綠樹環合,白鷗翩翩飛翔。難怪羅斯福總統傾力提倡環境保護,自他開始立法,建立礦山、野生動物、森林保護系統。

試想一下,在優美環境中長大的人的很多,熱愛土地動物和大自然的也很多,憑著長遠的眼光,去推動立法保護環境,不僅自己享受,還要給子孫留下青山綠水,他是第一個,這就是偉人和普通人的區別吧。

大權在握 開墾永不倦怠

羅斯福生在紐約,做過紐約市警察局長、紐約州州長,直到美國總統,當天大權在握時,他主持開鑿了巴拿馬運河,將三藩市和紐約港的航程減少8000英里。惠及子孫萬代的事,他做完一件又做一件,似乎永不疲倦。對中國而言,他當政期間,同意用庚子賠款建立清華留美預備學校(清華大學的前身),清華大學之於中國大學教育的意義,那些大師級的學者之於中國科技人文學科的意義,毋庸贅言,相信讀過書的人都懂得。

然而他並不是一個傳統的政客,他經商、辦牧場、參加海軍,去非洲和南美探險狩獵,寫出專著,去歐洲大陸旅行,更有很多時間和家人在一起,和夫人一起培養孩子。

晚年時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他是把四個兒子都送上戰場的那位。他的幼子昆丁駕機作戰時,在德軍防線內被砲火擊落,年僅20歲。在老羅斯福總統的宅邸門口有一張全家福,羅斯福夫妻坐在椅子上,站在最左邊,頭依偎著父親肩膀的就是小昆丁,成年後他的精神氣質最像父親。中間C位站立的是羅斯福的長女艾理斯,她終身和父親不和睦,因此才有那句:我可以管好美國,也可以管好艾理斯,但不能同時做好這兩件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偉人也不例外。

嚴格教育 兩兒為國捐軀

他的長子、小西奧多•羅斯福回憶:大約在9歲時,老羅斯福給了他一枝步槍,他好奇地問父親這是否是真槍,老羅斯福拿過槍,將子彈上膛,直接向天花板開了一槍!這樣的教育也沒誰了。虎父無犬子,小西奧多成為羅斯福家族唯一參加二次世界大戰的軍人,因他在諾曼地登陸戰役中的英勇表現,被總統授予榮譽勳章。艱苦的戰爭透支他的生命,在戰場上,心臟病發作突然去世,獲得榮譽勳章是他身後的事。

應羅斯福家族的要求,將一戰時在法國陣亡的小弟弟昆丁•羅斯福少尉的遺體移葬到諾曼第戰爭公墓,與他的哥哥相鄰,為國捐軀後,在異國的土地上,親兄弟永遠地相守。老羅斯福四個兒子中,兩個為國犧牲,他們用生命詮釋父親的話:「榮譽,最高的榮譽,屬於那些為偉大事業而毫無懼色地面對死亡的人;有這樣的死亡,一個人的生命就再榮耀、再豐富不過了。」

羅斯福因著在美西戰爭中的表現,被柯林頓總統追授榮譽勳章,父子同獲總統榮譽勳章的,在美國歷史上只有兩例;另一對,是麥克阿瑟將軍父子。

雄獅英勇 也有傻萌一面

 

1919年1月5日晚,羅斯福在我們眼前的房子裡,為《堪薩斯明星報》寫稿,11點上床的時候,他對僕人說:「請把燈關掉。」6日凌晨4點,羅斯福因冠狀動脈栓塞去世,年僅61歲。他的兒子亞齊發給親友的電報說:雄獅去世了。雄獅,代表了兒子心中的父親吧。

羅斯福不僅像雄獅那樣英勇、睿智,還有傻萌的一面。Theodore念起來拗口,羅斯福喜歡人家叫他Teddy。他曾經在密西西比狩獵時拒絕獵殺一隻路易斯安納幼熊,為人稱道。牡蠣灣的玩具製造商為紀念此事,用他的名字給玩具熊命名,「泰迪熊」名字原來藏著這麼一段佳話。我喜歡泰迪熊很久,現在才知道跟羅斯福總統有關,看來非得活到老學到老。

這些故事也許在美國人盡皆知,只有我這個傻傻的新移民像發現一個重大機密一樣,被一個個故事驚得發飄。

誤打誤撞走進泰迪的家,把看到的如數家珍地寫出來,有空多出門看看,這是疫情中愉悅自己最好的方式,除了鍛鍊身體,還像上一堂歷史課,認識一個偉人,多有意思。

風力抽水裝置。(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風力抽水裝置。(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下方就是地下冰窖。
下方就是地下冰窖。
羅斯福博物館側面。
羅斯福博物館側面。
羅斯福博物館正門。
羅斯福博物館正門。
泰迪的家面朝牡蠣灣。
泰迪的家面朝牡蠣灣。

美國 紐約市 疫情

下一則

世界日報45周年慶/前金山社長蘇民生:秉承正派辦報 繼續前行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