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共和黨:大量證據顯示新冠病毒從武漢病毒研究所外洩

東奧/1小時連奪4金…中國金牌總數超過里約奧運

陳屍酒店水塔…藍可兒命案8年謎未解

正值花様年華的藍可兒,22歲的生命曇花一現。(洛杉磯警局)
正值花様年華的藍可兒,22歲的生命曇花一現。(洛杉磯警局)

2013年2月19日住在洛杉磯市中心「西塞爾酒店」(Cecil Hotel)的房客向櫃台抱怨房間水壓太低,流出來的自來水混濁且聞起來有股怪味,旅館派維修工人到14層樓屋頂的蓄水塔查看,這四座8英呎高、每座有1000加侖蓄水的水塔中有一座頂部蓋子是打開的,維修人員搭梯爬上去低頭一看,赫然發現一具赤裸的女屍仰面漂浮在低於水面大約1英呎的地方,後經證實是在該旅館已失蹤19天的華裔少女藍可兒(Elisa Lam, 1991-2013),自此揭開了這椿轟動全球的懸疑命案。

Netflix影集播出後,西塞爾酒店門口聚集不少影迷討論此案。(作者提供)
Netflix影集播出後,西塞爾酒店門口聚集不少影迷討論此案。(作者提供)

「網飛」重現當年懸案

今年2月10日「網飛」(Netflix)頻道根據這起命案,連續播出四集《犯罪現場 - 消失在西塞爾酒店》(Crime Scene - The Vanishing at Cecil Hotel),收視率立刻衝上高峯,網路討論聲量也居高不下,再度將八年前華裔少女藍可兒在洛杉磯西塞爾酒店離奇死亡的不幸案件呈現在世人的面前。

這起案件洛杉磯警方雖然當時已經以「意外溺斃」(Accidental Drowning)結案,但由於許多疑點未解,法醫的驗屍報告也不夠詳盡,無法令人信服,人們的懷疑和好奇因此從未終止過。到底藍可兒的死亡是意外?自殺?謀殺?或是靈異事件?還是背後有「陰謀」論(Conspiracy)?每一種説法都有其支持的理由,更讓這起命案披上了層層神祕的面紗。

這件命案「人、事、時、地、物」的證據都齊全,但唯獨藍可兒是如何登上旅館屋頂那麼高的水塔?以及在什麼情況下落入水中?警方卻沒有提供答案;還有,水塔是命案的第一現場呢?還是藍可兒被殺害後,兇手棄屍的第二現場?人們也有不同的看法。

整件事情要回溯到2013年1月26日,藍可兒從加拿大溫哥華獨自一人飛到加州聖地牙哥開始。藍可兒的父母在溫哥華開了一家中國餐館,她和父母及一個姊姊住在一起;她從小就很聰明伶俐,學業成績也很好,高中時還越級就讀,平時她喜歡讀書、寫作及對電影、藝術和服裝設計很感興趣;但這個情形從她進入溫哥華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後開始改變,她經醫生診斷罹患了「躁鬱症」(Bipolar Disorder),經常覺得疲累,情緒也不穏定,致使大學學業成績不理想,每年修不到足夠的學分,讓她心理很沮喪,不止一次在她個人的部落格上抒發「不想再這樣活下去」、「這樣的人生沒有意義」等想法。不過,在服用醫師開給她的四種藥物之後,病情已得到控制及改善,她也漸漸走出陰霾。

西塞爾酒店正門掛的招牌是「住在緬街」。(作者提供)
西塞爾酒店正門掛的招牌是「住在緬街」。(作者提供)

西塞爾酒店 惡名昭彰

她此時向父母表示,想一個人出門走走,轉換一下心情,美國西岸洛杉磯一直是喜愛藝術的她嚮往的地方,她父母起初不放心,不同意她一個人去旅行,但她極力爭取,並向父母保證每天都會打電話和他們聯絡,才勉強得到父母親的同意成行。

她在網上蒐尋洛杉磯地區的旅館,為了節省開支及交通方便,她選擇了位於洛杉磯市中心的西塞爾酒店,該酒店為了吸引年輕的背包客,將幾層樓的房間在網上改名為「住在緬街」(Stay on Main),藍可兒可能不知道這家旅館過去惡名昭彰的歷史,而且旅館位在洛杉磯最糟糕的「遊民區」(Skid Row),這個錯誤的選擇可能是造成她日後致命的主要原因。

藍可兒從書店回酒店的路上,就是洛杉磯的遊民區。(作者提供)
藍可兒從書店回酒店的路上,就是洛杉磯的遊民區。(作者提供)

洛杉磯市約有8000至1萬名無業或身心有殘疾的遊民,市政府為了管理方便,將市中心56個街口圍成的範圍規畫為「遊民區」,所有輔導遊民就業及起居生活的政府機構都集中設立在這個區域內,基本上將遊民們和一般居民隔離,直到他們找到工作、恢復健康,能自理正常生活後才能離開。住在遊民區的人大多整日無所事事,失蹤、自殺、吸毒、賣淫、謀殺等問題幾乎無日無之,是洛杉磯最危險及充斥暴力的地方。

興建於1924年的西塞爾酒店正位於這個遊民區內,旅館有14層樓,內約有700間客房。為了解決遊民住宿的問題,洛杉磯市政府要求該旅館至少要有一半的房間以低價(一天甚至只需十幾元),提供給有能力負担的遊民長期或短期居住。旅館雖然無奈,也只能遵照市府的規定,將內部畫分為兩個區域,一般旅客和遊民分住不同樓層,使用不同的出入口,但是電梯無法分開使用,所以還是沒法完全將遊民隔離;另外,旅館大部分房間內沒有單獨的衛浴設備,住客必須使用每層樓的公共浴室和廁所,這也不免滋生了安全問題。

西塞兒酒店自開幕以來,曾發生過16件非自然的死亡事件,包括自殺、跳樓和謀殺案件,因此旅館有不少靈異現象(Ghost Hunted)傳說;更駭人的是,過去有兩位臭名遠播的連環殺人魔(Series Killer)曾長期住在該酒店,其中惡名昭彰的Richard Ramirez(綽號The Night Stalker)在1984年住在該旅館的兩年間內,曾犯下19件性侵殺人案,每次他晚上作案回到旅館時,就把作案時沾滿血跡的衣服丟棄在旅館外的垃圾箱,然後赤身從旅館後門進入房間;七年後另外一位住客Jack Unterwega也在住宿該旅館期間,犯下三起殺人命案。後來他們被警方逮捕時,旅館才驚覺原來兇手就住在「家」裡。

藍可兒最後造訪的「最後的書店」內外觀。(作者提供)
藍可兒最後造訪的「最後的書店」內外觀。(作者提供)

最後的書店 竟成讖語

2013年1月28日,藍可兒在聖地牙哥遊覧兩天後,乘坐Amtrak火車抵達洛杉磯聯合車站,然後搭公車入住離車站不遠的塞西爾酒店。她預定2月1日退房離開,繼續她下一個目的地位於洛杉磯北邊的Santa Cruz市,但沒想到洛杉磯市竟成了她人生的終點站。

人們最後一次見到藍可兒是在1月31日,那天下午她造訪了距離旅館不遠處的一家書店;不知是巧合,還是冥冥中已有定數,這家書店的名字竟是「最後的書店」(The Last Bookstore),最後一位見到她的人也是該書店的經理 Katie Orphan。

這家「最後的書店」於2005年開幕,現在已成為洛杉磯市著名的景點之一。書店老闆當年取這個名字是取其獨特,並無意喻書店没落的意思,不過現在倒也符合目前市場的趨勢。這家書店占地2萬2000平方英尺,分為上下兩層,店內約有25萬冊書,除了賣書之外,也收購舊書和交換書籍。最特別的是,書店內有一個占地約3000平方呎的黑膠唱片區,陳列了上千張古老的圓形黑膠唱片,角落邊擺放了一台古董的黑白電視機及幾台老式的唱片播放機,為書店增添了不少懷舊的氣息。

藍可兒從書店走回酒店的最後一哩路。(作者提供)
藍可兒從書店走回酒店的最後一哩路。(作者提供)

路過遊民區 被人盯上?

對愛看書及寫作的藍可兒來說,這家書店一定讓她在人生的最後一天有一段充滿愉快的時光。書店的經理Katie至今仍然記得見過藍可兒,回憶說她很外向、友善和健談,在店裡選購了幾張唱片、書籍和禮品,準備回家後送給家人,並詢問她買的東西重量及是否方便攜帶等問題,絲毫看不出心情抑鬱或有自殺輕生的跡象。

這家書店離西塞爾酒店約十分鐘走路的距離,離開書店後,藍可兒便沿著第五街往北行走,這條街即使是白天行人也不多,晚上獨自行走更是不安全,過了一個街口走到緬街右轉便進入遊民區,再往前走經過第六街,左邊便是西塞爾酒店。緬街這段路不長,但是街邊人行道上卻是櫛比麟次一座座遊民臨時搭建的帳篷,不時有遊民探出頭來察看,或不知那裡傳來不知所云的尖叫聲,讓人不自覺地感到不安和恐懼。有人懷疑藍可兒可能在這段路上被壞人盯上,尾隨她回到了旅館,才有後來電梯內驚悚的那一幕發生。

警方和消防人員搜索酒店屋頂的水塔。(作者提供)
警方和消防人員搜索酒店屋頂的水塔。(作者提供)

藍可兒從書店回到旅館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沒有人知道,但可以確定的是,她當天沒有依照約定和父母電話聯絡;她父母焦急如焚,在2月1日打長途電話給洛杉磯警方,報告女兒失蹤的消息,並啓程飛往洛杉磯協助尋找。

接到報案後,警方派了兩位探員到酒店調查,他們進入五樓藍可兒的房間後,發現房內除了擺設有些雜亂(messy)之外,她的行李箱、證件、皮夾、衣服、電腦、藥品,以及在「最後的書店」買的書籍和禮品也都在,看不出房內有打鬥或爭執等異狀。

對於刑事案件多如牛毛的洛杉磯警方而言,起初並没有太重視這件案子,認為一個外國觀光客可能出去遊玩,過一陣子就會回來。但兩、三天過去,藍可兒仍杳無音信,藍可兒的父母及姊姊此時也都扺達洛城,警方這才認真開始調查,逐一訪問旅館工作人員及住客,也印製有藍可兒照片的尋人海報在附近張貼,但仍毫無線索。

2月6日洛杉磯警方召開第一次記者會,向大眾公布了藍可兒失蹤的消息及照片,希望有人能提供訊息,在電視上,藍可兒的父母及姊姊神情焦慮的站在警察局長旁邊,令人印象深刻。

藍可兒在電梯裡的最後身影。(洛杉磯警局)
藍可兒在電梯裡的最後身影。(洛杉磯警局)

最後身影 驅趕跟蹤者?

有人認為,這幾天時間洛杉磯警方沒有積極作為,錯失了辦案先機,如果藍可兒還活著,警方將旅館嚴密封鎖,仔細搜索,應該會找到她的下落。

記者會之後仍無藍可兒的珠絲馬跡,這段期間警方仔細檢視了旅館所有監視器的錄影帶,發現藍可兒自1月31日回到旅館後,便沒有再出去的身影,這才警覺藍可兒還在旅館內,便加派十多位警探協助偵查,並調派警犬增援,嗅覺敏銳的警犬曾循著藍可兒衣物的味道,將探員帶至第14層樓電梯附近的窗台邊,便失去她味道的蹤跡,警方也曾至旅館屋頂大規模搜索,但仍一無所獲。警方後來也表示,由於人手不足以及法令的限制,他們無法搜索旅館內每一間客房和盤查每一位客人,但確實發現有兩、三位可疑的住客,不過沒有充足的證據顯示他們和藍可兒失蹤有關。

過了一周後,毫無進展的洛杉磯警方在其網站上公布了一段藍可兒1月31日搭乘電梯的最後身影。這段經剪輯過的錄像帶長約四分鐘,影片中只見藍可兒走進第14層樓的一座電梯,當時她神色自若、腳步穏健,並無喝酒或吃藥的情形,但突然間她急速地按下三排電梯按鈕中間一排的七個按鍵,然後神情緊張的從電梯內壁躲至按鈕旁的角落,好像在躲避她不願意見到的人,過了一陣子電梯門沒有關上,她緊張得將頭伸出電梯外,左顧右盼,又短暫的走出電梯,然後又衝回電梯,好像被人追蹤。此時她又重複剛才逐層按鈕的動作,但電梯門仍然沒有關閉,她等了一會兒,走出電梯,此時她開始作出一些怪異的肢體動作,雙手在空中揮舞,腳步也凌亂的移動,狀似和別人對話,這些古怪的動作持續約十秒鐘之後,她好像又想進入電梯,但隨即轉身從電梯左方離去,這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身影。

警方後來認為,藍可兒這些古怪的肢體動作是因為沒有按時服抗躁鬱症的藥,產生的精神錯亂現象;但有些人不同意警方的說法,認為她是在驅趕跟蹤她的人,或和附身在旅館內的鬼魅對話。

辦案人員拎著藍可兒案的證物走出酒店。(作者提供)
辦案人員拎著藍可兒案的證物走出酒店。(作者提供)

鬼魂附身?繪聲繪影!

 

令洛杉磯警方沒有料到的是,這段網路視頻公布之後,引起了廣大的觀注,短短幾天觀看人數逾3000萬人次,影響遍及全球,數萬人在網路上討論錄影帶中的內容,以及藍可兒那些不尋常古怪動作的含意,更重要的是,由於網路無遠弗屆的傳播力量,這個案子引來全球人們的關注 - 藍可兒到底在哪裡?

有些人看完後認為,這座旅館被過去死在這兒的鬼魂附身,電梯沒有自動關上,以及藍可兒古怪的肢體動作,都是靈魂感應的現象。不過,警方後來公布,藍可兒在電梯內按的七個鍵中的最下一個鈕是「停止」(Hold On)鍵,那是電梯沒有立刻關上的原因,20秒鐘後電梯便恢復正常運作。

排山倒海的壓力,令洛杉磯警方不得不加大搜尋的力度,但西塞爾酒店仍照常營業,旅客及遊民仍人來人往,本來如果有可能存在的線索或可疑的人,恐怕也不復存在。而在此時,洛杉磯警方又遇到了另一個棘手的案子,一位已離職的洛杉磯警局非洲裔警察Christopher Dorner因為不滿在職期間被同僚歧視,持槍在洛杉磯四處對執勤的警察開槍,短短幾天已有四名警員身亡、三人重傷;在這個情況下,洛杉磯警方不得不調整警力,將偵辦藍可兒案的警探減至四人,由於人力不足,警方也無力繼續追查一些可疑的線索 (該名非裔離職警察在3月12日被警方包圍擊斃)。

3月19日由於旅館房客對水質不佳的抱怨,維護工人到屋頂水塔查看,才終於發現藍可兒的遺體。洛杉磯警方據報後,協同消防人員先把水塔的水放盡,由於水塔頂端的蓋子只有10乘6英吋大小,無法用工具將藍可兒已腫脹的身體移出,只有在水塔旁切割一個出口,才將她的屍體移出來,同時警方也在水塔底部找到藍可兒的衣服和鞋子,和她在乘坐電梯時的穿著一致。

根據旅館的紀錄,3月17日也就是藍可兒遺體被發現的兩天前,旅館才剛作過水質檢測,並無任何問題,在這之前也沒有住客抱怨,後來有人懷疑,是否旅館內的人知道水質檢驗的日期,先把藍可兒的屍體藏在別處,等到水質檢驗之後才把她的屍體丟入水塔。

警方在酒店屋頂的(左下角)水箱裡找到藍可兒屍體。(洛杉磯警方)
警方在酒店屋頂的(左下角)水箱裡找到藍可兒屍體。(洛杉磯警方)

七大疑點 警方說不清

3月21日初步的驗屍報告出爐,藍可兒的身體無明顯的外傷及被性侵的痕跡,體內除了少許她服用抗躁鬱症藥物的遺跡外,並無酒精和其他藥物的反應,報告中認為她溺水的原因和躁鬱症有關;而法醫在三個月後正式公布的驗屍報告結果,也和初步的結論相同,但是由於屍體已嚴重腐敗,無法知道藍可兒死亡的確切時間及在水中浸泡了多久,體內藥物種類及服用劑量也查不出來。法醫在死亡原因一欄上起初圏選的是「死因不明」,後來又改為「意外溺斃」,洛杉磯警方也就根據法醫的驗屍結果,推定藍可兒是因爲當天沒有遵照醫生的指示按時服藥,產生情緒失衡,精神錯亂下自己打開14層樓的窗戶,從戶外防火逃生梯爬上屋頂,跳入水塔中溺斃,因此將本案列為意外溺死結案。

警方在屋頂水塔找到藍可兒屍體。(作者提供)
警方在屋頂水塔找到藍可兒屍體。(作者提供)

人們對洛杉磯警方的調查結果有許多疑點:

1. 藍可兒身高5呎4吋,體型纖細,身材並不壯碩,如何能以一己之力,從屋外防火梯爬上屋頂,又用什麼方法爬上8呎高的水塔?水塔上的蓋子重約20磅,要打開有相當的難度。

2. 藍可兒被發現時赤身露體,洛杉磯2月份的氣溫仍很低,為什麼她在跳入水塔前,要把全身的衣服全部脫去?雖然她患有燥鬱症,但這些舉動似乎也不合常理。

3. 警方最初的報告中顯示,水塔上的蓋子是關閉的,後來又改口説是開著的;如果藍可兒是自己落水,不可能還有能力將蓋子關上。

4. 警犬嗅出藍可兒的味道到通往屋頂的窗台邊,如果她是自己爬上去的,為什麼沒有在樓梯上及屋頂留下任何味道?

5. 藍可兒才住進旅館兩、三天,白天都在外面遊覧,為什麼知道14樓的防火救生梯能通往屋頂?以及這是唯一能通往屋頂而不會觸動警報器的通道(旅館其他三處通往屋頂的門都需要鑰匙及設有警報器,外人打開便會觸動警鈴),以此推論,應該是熟悉旅館內部設施的人所為。

6. 警方為什麼沒有對住在旅館中可疑的房客及員工,作深入調查,就匆匆地以意外溺水死亡結案?

7. 藍可兒的手機一直沒有找到,如果是意外溺水,手機應該在衣服或水塔內,除非有人故意藏匿,以防警方循手機內的資訊追緝兇手。

藍可兒的父母後來委請律師控告西塞爾酒店沒有盡到防範責任,致使藍可兒身亡,洛杉磯高等法院在2017年裁定訴狀不成立,撤銷對旅館的控告,理由是藍可兒進入了旅客不應該進入的區域,旅館無法預見這種情況發生。

西塞爾酒店的招牌,掛在大樓側面。(作者提供)
西塞爾酒店的招牌,掛在大樓側面。(作者提供)

西塞爾酒店 明年重開

有人認為,警方公布的電梯錄影帶經過剪輯,時間都被有意遮掩,是否影片中出現了和命案有關的旅館內部員工,不願意讓外界知道。還有,旅館為了推卸責任,可能指使發現藍可兒遺體的員工作不實的陳述,說水塔的蓋子是打開的,警方也接受了這個說詞(最初警方的報告中說蓋子是關上的),未再深入調查,以便早日結案。另外,洛杉磯高等法院法官駁回藍可兒父母的訴狀,裁定西塞爾酒店不須要負任何責任,似乎也不合常理,因此有「陰謀論」的說法。

心力交瘁的藍可兒父母將她的遺體火化後,帶回加拿大溫哥華,安葬在科士蘭墓園。她的墓碑上第一句話刻著「我們的生命相會,又被分開,期待將來會再重逢……」。

今年2月Netflix 有關藍可兒的命案的影集播出後,發生地點的西塞爾酒店又成為人們注意的焦點,許多人前來駐足觀看、打卡,拿出手機拍照,並聚集在一起討論案情及各自的看法。該酒店在2017年命案發生四年後已暫時關閉,目前正進行內部裝整修,預定明年初重新開業。該酒店有兩個名字:大門口的是「Stay on Main」;「Cecil Hotel」掛在大樓外側。

藍可兒命案還有許多疑團未解,除非將來有明確的證據出現,這件命案將會像少了一片的拼圖,永遠留給後人無限的遺憾和想像。但在那可能的真相大白發生之前,人們應相信目前已有的科學證據作成的結論,讓藍可兒安息。

旅館 洛杉磯 書店

上一則

「新冠情侶」線上結婚 美中親友「雲」觀禮

下一則

封面故事/不同於東方史觀…在美袁氏後人以袁世凱為榮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