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6.1%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新冠不只攻擊肺部 史丹福研究:大腦恐受損似失智

法庭指證搶劫犯 開啟楊愛倫警民合作路

國會議員舒爾頒「楊愛倫日」。(圖皆為作者提供)
國會議員舒爾頒「楊愛倫日」。(圖皆為作者提供)

一輩子沒想過,有天會被法警們保駕開道,一路引坐在這把離地數呎的古樸木椅上,右手邊,高我三個頭的位置,是披著黑色長袍的法官。

這還是1985年在皇后區刑事法庭,我是一起持槍搶劫犯罪案件的證人,幫助警方搜索逮捕嫌犯,並當場指證罪犯。

故事發生在開設在皇后區的第一家台菜館-「華西街小吃」,就在我家轉角路口,去一趟,連馬路都不用過。當時我在曼哈頓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返家時間不定,也沒啥工夫煮飯做菜,因此常在這家小吃店用餐。無法照顧放學的女兒時,也會請鄰居將女兒直接送到小吃店,一面做功課一面吃點心,等我下班一起回家,所以我們與餐館上下親如家人。

一個寒冷冬夜,朋友來敲我家窗戶,壓著嗓門輕聲喚我出去吃宵夜。到了餐廳,朋友已經將餐桌攏在一起,擠了七、八個人,另外兩個小桌分別有一對男女和一個單身男子,這單身男子,我和女兒經常遇到他在同一時段獨自吃晚餐。

大夥七嘴八舌地點菜,我想到鄰近一對年輕夫婦,經常拌嘴後請我調解,於是我去櫃檯,使用投幣電話叫這對小冤家出來,吃吃聊聊調劑心情。投完幣,抓起電話,還沒撥完號呢,眼角看到一個年輕的飛機頭男孩衝進店裡,嘴裡像含著雞蛋似的喊著:「答答答,嘰哩咕嚕嘰哩咕嚕。」以為他要搶打電話,心想不懂禮貌的小鬼,氣憤之下冒出英文:「what?!」

飛機頭小鬼顫抖的雙手握著一把銀色手槍,長度比我的臉還長,看我驚嚇模樣,他更大聲了,是我聽懂的廣東話:「打開!打開!我不是開玩笑!」他指著收銀機,要我打開來;在他身後,接著又衝進另一個男孩。

自從十歲看過爸爸擁有的手槍,就沒再見過手槍,而且,這槍就近在我眼前兩吋。再看看小吃店的老骨董收銀機,那麼多按鈕,我是很想打開這收銀機,但就搞不清該從哪下手呀…對方頭上冒出豆大的汗珠來,我的身體也不由自主開始顫抖,又冒出英文:「But I don't work here!」

持槍小鬼怒不可遏,以槍柄在我胸前用力一槌,把我推倒在大冰箱上,叫道:「哪個是老闆?」我捂著痛處,緩緩轉頭望向右手油鍋區的老闆,他一臉無奈慢慢過來,邊走邊用台語說:「啊,昧蔥蝦啦(要幹嘛啦)?」

小鬼已不耐煩,舉起槍柄狠狠敲在老闆腦殼上,老闆滑了幾步,然後一手扶著檯子站穩,一手按開了收銀機。

舉槍小鬼伸出另一隻手急匆匆扒著紙幣往口袋裡塞,手更抖了;第二個小鬼用兩隻抖手猛抓鈔票,卻撒了一地,他蹲下去撈紙幣,我低頭看著,電話線在他頭上晃動,發現自己抓著電話的手隨著身體也在發抖,貼著冰箱的背脊更是冰上加冰,大家都是第一次吧…我在想。

紐約市警局首位亞裔輔警。
紐約市警局首位亞裔輔警。

第二個小鬼蹲地上撿鈔票時,我開始恢復呼吸,四處張望,那頭的饕客們一動也不敢動,我抬起眉毛,頭偏一偏,表示:「怎麼辦?你們溜出去報警吧。」他們事後的解讀,以為我是表達:「喂,你們上吧!」

他們誰都不敢動,僅有一個事後聽說是前台灣某幫派老大的,對我聳了聳肩膀,也揚了下眉毛,意思大概是:「這啊,還能怎麼樣呢?」

打劫完畢,兩個小鬼急匆匆奔出門外,我尖著聲音說:「我來報警,你們快去追!」正撥號時,老闆娘說話了, 「麥報哏啦」,意思是別報警。

我悻悻然掛上電話,心想怎麼就這樣認命呢,莫非不想外界知道以免傷到生意,要不就是怕被搶匪報復。無論如何,她不想報警,那就別堅持吧。

老闆搖搖晃晃走到中間的餐桌,跌坐椅子上,白色廚師帽隱隱滲出一圈血跡,他喃喃自語說頭好暈。老闆娘將他的廚師帽取下,一注鮮血立刻噴了出來,不得了!老闆的太陽穴大動脈被打崩了。大眼美女喊著:「快叫救護車!」於是我立刻奔回電話機撥打911。

報出餐館地址後,心想反正救護車要來,乾脆一起報警算了,一定要抓住這些壞蛋,這景象太恐怖了。

正當我形容搶匪特徵和逃離方向時,離報案約才20秒,一大群警察舉著手槍衝進來,塞滿小小的餐廳,速度之快,把我又嚇了一跳。

我氣急敗壞向警察形容兩個壞蛋打劫經過時,帶頭的警察喊:「停,別說了!跟我上車!」

我真被嚇了第三次,我哪有膽子就這樣跟他們上車呢?趕緊解釋,孩子一個人在家睡覺,我可不能一個人去抓賊,得多個人一起陪去才行。於是我掃向餐館在座群雄說明情況,問有哪個人跟我一起去作證抓賊?

一陣沉寂後,那個瘦高夾腳拖常客站起來說:「我是可以去抓賊啦,但我還沒拿到綠卡呀。」我心中大喜,對他喊:「我是專門辦綠卡的,綠卡沒問題,包我身上!快來啦!」

始料未及的是,一出門,警察把我們分開兩路,分別放在兩輛警車上,一路疾駛。我坐的那輛警車,前座是兩位年輕警察,我扒著椅背開始詳細形容搶匪的髮型、服裝顏色、身高體重,警察開著對講機同步向其他警車廣播,我說一句,他重複一句。

艾姆赫斯特的大街小巷如迷宮,街名完全沒數字,全是文字,南北向還按照字母順序排列,我住法官街Judge street,隔壁就是Ithaca,有連續性。但東西向卻沒個準則,B字母起頭的,後面會跳到P字母起頭,然後跳到W。在沒有衛星導航的年代,又黑天暗地,很難去找地址。他兩位可能是新調來我們警區,一個忙著開車,一個在晃動警車中手握地圖尋尋覓覓。

一聽到廣播在某某街發現可疑人物,要把我載過去,但報來的都是字母街名,司機傻了眼,問他同事:要怎麼走呀?

我可來勁了,說我知道怎麼去,但都是單行道,要繞道喔,他們齊聲對我喊:「別管什麼單行道,直接走最短路線,我們是警車!」這是我有生以來最長途的逆向行駛經驗,當時未覺,事後想起,威風十足。

三更半夜,從風馳電掣到垂頭喪氣,空著肚皮在大街小巷跳上爬下警車,就是沒抓到半個人。我們甚至去到百老匯街上的大公園,鐵門已上鎖,警察爬過鐵絲網,用警棍搗遍公園內所有的高圓垃圾桶,還是一無所獲。夜已深,對講機越來越安靜了,我擔心女兒,便說,我想回家了。

回家路上,突然又接到廣播,讓我們快去BB街交口的地鐵站

地鐵站外,兩個更年輕的瘦小男孩被四個警察包圍著,我靠近時,他們用粵語對我重複說:「不是我們,不是我們。」

他們的說法令我起了疑心,我翻譯給警察聽,並強調他們一定有參與,否則應該會問:為什麼要抓我?而不是說:不是我們;既然說了不是我們,就表示他們知道是誰了。正在此時,收到關鍵呼叫,又有新目標需要指認,是走路距離。

跟在四個警察後面,匆匆跑到兩三條街外,赫然看見好像是搶犯之一,被一群警察團團圍在馬路上,雙腳岔開,雙手也開個老大,搭在路邊一輛汽車的頂上,頭低著…我放緩腳步,頓時又緊張起來。

紐約市警察局表揚維安輔警。
紐約市警察局表揚維安輔警。

我被帶繞到人行道上,和對方相隔一輛車身。他身後警察之一踢踢他的腳,命令他:「你,抬起頭!」

只見他像電影裡的黑幫老大般,雙手撐著車頂,肩膀聳起,緩緩抬起頭時,兩眼鋒利如刀,口中還冒出白茫茫的霧氣,那氣勢好像在對我說:「妳!敢!」我真被嚇到了,轉過身,避免和他對看。

司機警察看出異端,望著我:「是他嗎?」我心裡叫著:「就是他!就是他!」但想起這麼大件事千萬不能單打獨鬥,拖鞋男跑哪去了…我對警察說,把另外一個人找來,我要和他一起回答。就這樣,我和拖鞋男同時指認了嫌犯,回到餐廳時,得到滿堂喝采。

我出庭作證並不順利,收到法院傳票後,先是不懂中文的律師老闆不准假,他說辦公室需要我這唯一的助手坐鎮。檢察官通知我出庭時,我說去不了,是在受到助理檢察官警告後,老闆才很不情願地放行我。

更不可思議的是,餐館老闆懇切拜託我不要出庭作證,我問他為什麼?他不肯說,我推測是被威脅了。別的食客也勸我小心點,我對老闆說,追捕這麼危險的事,加上當庭指認,我都願意為他們做,他們也別難為我,若不把這些壞蛋關起來,以後要經常面對危險情況,我們還敢不敢去吃飯。老闆這時才告訴我,那些小鬼不是華青,是越青,一周前剛去拿過一次錢,太不講規矩了,因此他才心不甘情不願拖慢腳步走向收銀機。

法官低下頭來問:「你怎麼知道他是餐館的老闆呢?」之前滔滔不絕的我,立時呆住了,對呀,我怎麼知道他就是餐館老闆呢?

看我沒說話,法官再問了一次,聲音提高了:「你憑什麼判斷他就是餐館的老闆呢?」

我兩眼發愣,雙手搓呀搓的。面對一排排陪審員的目光,能感到自己心臟噗通噗通跳動著。糟糕了!檢察官可沒準備我回答這題,那可怎麼辦是好?是呀,既然端坐證人席上,總得提出合理說明呀,我低下頭來苦苦思考,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

最後從我口中蹦出來的答案是「因為,每天餐館打烊鎖門後,都是他在掃地、洗地呀。」

這件事開啟我和市警局的合作之路,作證後不久,為了家人安全,我婉拒市警分局頒發好公民證書,在家裡安裝直通警局的警鐘,應邀擔任過一日局長的榮譽,並通過紐約市警察學校考試,成為皇后區第一位亞裔女性輔警,成立守望相助隊,還應邀在聯邦調查局宣布《反黑連坐法》(犯罪集團的判刑,將以最高刑期服刑)的記者會上擔任中文口譯,華人社會的黑幫終於消失殆盡,感謝主。

從陌生到世交,打擊犯罪的夥伴孟淳仁(左)。
從陌生到世交,打擊犯罪的夥伴孟淳仁(左)。

將劫匪繩之以法後,兩證人意氣相投結為好友,我並應邀擔任他婚禮的介紹人,他們開了一家旅行社,兩家人經常同遊,孩子也一起長大,他家的狗狗和我家的孫女都叫做佳佳。那拖鞋男,就是曾任法拉盛獅子會會長的社區聞人孟淳仁,夫婦倆經常應我之請捐助災戶,多次提供免費大巴載我的老人學生們一日遊,也常常笑稱是前世欠了我。 

我對於打烊後洗地的必是老闆說,道盡華人新移民創業的艱辛,我這個自主判斷,引起陪審員的哄堂大笑,也在這化緊張為輕鬆的氣氛下,完成了人生第一次在刑事法庭內作證的創舉,並將持槍搶匪繩之以法。(作者為美東首位亞裔女議員,前紐約州眾議員)

警察 字母 地鐵站

上一則

新冠疫期稅法新規多… 今年別急著報稅 謹慎為上

下一則

「我們不知道的生命形式」 就在泰坦星?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