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媒:北約盟國是否助美軍保衛台灣 明年可能有答案

Delta變種病毒持續肆虐 英國宣布延後解封1個月

入不敷出、客源流失、隱身網路…華埠理髮店老闆等奇蹟

對於曼哈頓華埠的Doyers Street而言,這個冬季尤為地寒冷與難熬。Doyers Street因為布滿了各式各樣的美髮店,所以這條街也被稱做「髮廊街」。在一個普通的周四下午,Doyers Street格外地冷清。零星的廣東話、普通話和英文交雜著。街邊餐廳傳出的油烟味飄蕩在空氣中。放眼望去,幾乎每家髮廊門口都擺著空座椅——因為COVID-19肆虐,華埠的各家髮廊生意慘澹,髮廊老闆們和理髮師們有過多的空閒時間到周圍的髮廊串門。他們坐在室外的椅子上,一言一句地閒聊。

難題1:入不敷出

中國美髮屋的老闆Dong有時候也會加入他們。當我到訪這家髮廊的時候,Dong坐在靠近門的收銀台後。身穿格紋短袖襯衫,卡其色休閒長褲,Dong看起來非常地年輕且有活力。口罩遮住了他的下半部分臉,只露出了平靜的雙眼,看不出任何的情緒。就像疫情期間的每一天一樣,他當天的大部分時間都坐在這裡看電視。除了看電視,有時候他也會吃吃零食,和他的員工們聊聊天,或者在街道上閒逛,去別的髮廊串門兒。

出生於廣東的他,大約30年前,來到了美國紐約。作為一名不會說英文的中國移民,在中國城開理髮店是他唯一的,也是最穩妥的選擇:在來美國之前他就是一名理髮師,而且在華埠做生意,他不需要說什麼英文。不像大部分移民,他從未考慮過「美國夢」。對他而言,這家髮廊是他在異國維持生計的唯一出路。

「開理髮店我們也賺不了多少錢,跟打份工差不多,一天到晚要在這裡,休息都沒得休息,你還什麼美國夢,如果美國夢要求這麼低就麻煩了。」Dong邊笑邊說道。

開了27年,就在幾個月前,他第一次把理髮價格從8元調整到了10元。他從未如此絕望過——在疫情期間經營理髮店,連收支持平都是個奢望。

相比於華埠的中餐廳,這些由幾十年前就來到美國的老一輩移民開的髮廊似乎從未進入過公眾的視野。當外媒、中國的媒體都爭相報導以及推薦中國城的中餐廳時,理髮店則是無人問津。「遊客們來Chinatown基本是為了品嘗正宗的中國美食,然後什麼東西好吃,他就推薦哪一家。但很少人說去找理髮店。」Dong無奈地說。

難題2:客源流失

在疫情面前,Dong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實際上,整個美容行業都被疫情狠狠地拉垮了。雖然沒有準確的資料統計,但根據美國的知名諮詢公司McKinsey &Company的預測,如果COVID-19在2020年末繼續肆虐,美國美容行業的整體收入會下降35%。

華埠的理髮店都有它們自己的常客。在平時,這些常客都會定期光顧理髮店。但現在的情況與「平時」相差甚遠。在疫情期間,新中國髮型屋失去了四分之三的顧客。據Dong所說,疫情前,理髮店每周約有4000元收入。而現在,每周的收入往往不到2000元。儘管房東減了房租,Dong仍然需要支付水電費以及員工的薪水。除去這些固定支出,Dong的收入所剩無幾。

疫情期間,理髮屋的客流量大不如前。Dong說,他99%的顧客都是常客。大部分的客人之前要不住在華埠,要不在這裡工作。但在過去十年中,他們都相繼地搬去了法拉盛和布魯克林。現在剩下的常客中,絕大多數的都是在家辦工,所以他們沒有剪髮的需求。即使需要理髮,他們也會讓家人代勞。在Dong眼中,華埠的變化太大了,這裡再也沒有了原先的樣子。

「以前剛來Chinatown的時候,在街上你走步路都難,人太多了,你想走快一點都不行,但是現在,你想走多快有多快,想找個人看一下都難,所以你說差別是不是特別大?」Dong反問道。

難題3:隱身網路

疫情使得華埠愈發蕭條,而當今的網路時代則是將華埠的理髮店推向深淵的黑手。根據「獻愛華埠」(Send Chinatown Love)的資料表明,華埠只有38%的商家存在於網路世界中。在這個人人都離不開網路的時代中,人們提前在網上查看商家評估、預約服務、寫評估。人們若是能輕而易舉地在網上搜到商家,那潛在顧客則會變多。對於商家而言,收支持平的機率也會大很多。華埠大部分的理髮店在網路世界根本不存在——沒有Instagram,沒有Facebook,沒有網站,Google maps上沒有電話。當我問Dong他的顧客如何預約剪髮,他說,剪髮前,常客都是直接打給他們熟悉的理髮師傅。對於Dong來說,在網路上毫無存在感似乎並不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現在每個師傅都有手機了。我們不需要在Google maps上留電話了。」他說。

實際上,在Google maps上可以搜到新中國髮型屋的電話,但號碼已經無效了。dong試圖改過地圖上的號碼,但最終也沒修改成功。

Dong並不是華埠理髮店中唯一一個在網路世界碰壁的老闆。大多數的理髮店老闆幾十年前就來了這裡。網路市場對他們而言是一個全新的領域。當凱麗美髮屋(Kelly Hair Salon)的老闆Ming姨聽到她的理髮店和新中國髮型屋在Google maps上有很多五星好評,她笑得合不攏嘴。

「什麼?真的嗎?是不是只有五顆星這個選項?」她開心又詫異。即使帶有一絲懷疑,她也無法掩藏內心的喜悅。

對於這些理髮店來說,這不僅僅是一場關於客戶流量的較量,更是一場對於老一輩移民在科技與網路使用上的戰爭。

這時,Dong站起了身並向一位剛剪完頭髮的顧客點了點頭。他告訴我,這位顧客已經來剪了十多年了,是他的常客。Dong的顧客不僅僅是顧客,他們更像是他的老友。他們光顧也並非只為了剪頭——他們往往是為了和理髮師們敘敘舊聊聊天。正是因為他們的存在,理髮店於他而言遠遠超越了「收入來源」這個意義。也正是因為他們,這個髮型屋成了Dong在異國他鄉的情感寄託。

「做了這幾十年,有那麼多熟客,有一點捨不得了,但是維持下去,所以現在兩難,做也難,不做也難,因為已經有感情了,你對客人有感情,加上你開了差不多30年,突然倒閉,好像有點可惜。」Dong看著空蕩的街道說道。「現在疫情,到處都是這樣,所以再做幾個月,看會不會有奇蹟咯。」

華埠 疫情 中國

上一則

新聞眼/擺脫疫情創傷 自我檢測心理健康

下一則

城市傳真/跨城追千里 一睹帝王蝶風采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