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長僅「強烈建議」室內戴口罩 不強制

清零14個月 武漢再現本土病例

《大唐西域記》跟著郵票走一遭

經過興都庫什山冰天雪地的旅人。
經過興都庫什山冰天雪地的旅人。

中國自從漢唐盛世以來,有很多商旅和旅行家,在絲綢之路上留下了他們的足跡,使東西文化交流出現前所未有的頻繁,其中影響最深的是佛教傳入中國,尤其是玄奘(600-664)的西天取經,呈現出他對崇高佛學真理的追求,他的不朽傑作《大唐西域記》,至今仍為不可多得的歷史珍貴資料,在世界文化史上占有極高的地位。

玄奘在《大唐西域記》描述的西天取經路缐,由中亞和古印度各地古代譯名對照今天的地名,找出正確具體路線是閲讀這本書最大的困難,也是很多學術論文中探討的主題。我按照人文、地理、宗教和當地的政治環境來歸類,分成四個階段來精簡玄奘西行路缐,每一個階段在郵票中都可以找到玄奘的蹤跡。

玄奘像,參照西安興教寺石刻像拓本印製。(圖皆為作者提供)
玄奘像,參照西安興教寺石刻像拓本印製。(圖皆為作者提供)

玄奘取經 全程9090公里

第一階段從玄奘在公元627年陰曆8月由長安出發,至翌年夏季到達碎葉城(Suyab),這段路程約長3740公里,第二階段是由玄奘離開碎葉城至阿富汗北部邊境活國(Kunduz,昆都士)止,全程約為2000公里,第三階段由活國至今巴基斯坦境內的拉合爾(Lahore),全程約1650公里,最後一段是玄奘由拉合爾出發,在631年陰曆10月到達目的地那爛陀城(Nalanda)止,全程約1700公里,四個階段全部路程約為9090公里,比由洛杉磯至紐約來回距離(單程為4468公里)還要長,全部行程歷時四年兩個月,其中包括玄奘在路途中停留各地的講經說法與學習經典。

玄奘西行時經過的玉門關。
玄奘西行時經過的玉門關。

玄奘的第一階段路程,是他四個階段中最艱難的一段,但是這段路缐大多在中國境內,玄奘一路上的經歷和地名,在歷史上都記載得非常清楚,他從長安出發至玉門關,由於偷渡出境,被守關官兵抓到多次,都因為遇到貴人,有驚無險的被釋放並得到照顧。在離開玉門關進入黃沙浩浩的沙漠前,玄奘在瓜州(今安西)雇用的胡人嚮導石磐陀,因怕邊關守兵發現被捉而逃離,致使玄奘一個人在沙漠中行走七天,飽受皮肉和精神之苦。到達高昌國(今吐魯番)後,受到國王鞠文泰熱情接待,走前鞠文泰準備了介紹信,請沿途城邦國家照顧玄奘,並供奉一份豐富的旅費,馬匹和隨行人員,鞠文泰恭送玄奘數十里出城,玄奘答應鞠文泰在天竺取經回程時,一定再來高昌國,講經說法三年。

絲綢之路 一度曾被壟斷

玄奘走後,鞠文泰為了壟斷絲綢貿易,西元630年與西突厥聯合在商隊進入長安的道路設置關卡,強行來往商賈交納商稅,同時還發兵攻占伊吾(今哈密)和焉耆。焉耆求援於唐太宗,西元640年唐太宗派兵討伐高昌,鞠文泰憂懼病倒而亡,高昌國也跟著滅亡。

玄奘由高昌國到達新疆邊境凌山(今烏汁)後,遇到阻隔西行的兩座天山高峰,汗騰格里峰和托木爾山峰(維吾爾語是「鐵山」的意思),山峰常年積雪,玄奘沿著天山南路的隘口,走了七天才走出冰天雪地的山區,由高昌來的隨行人員也凍死一半,玄奘一行人繼續往西走,繞過吉爾吉斯北部的伊塞克湖(Issyk Kul),到達托克瑪克(Tokmak)附近的碎葉城(該城今已不存在,只剩下一座布蘭那塔遺跡),見到了國勢強盛的西突厥王朝統葉護可汗(Gokturks,618-628年在位)。由於鞠文泰的推薦,玄奘受到統葉護可汗的熱情款待,當時西突厥的國土南至阿富汗北部的活國,活國當時由統葉護可汗的長子咀度(Tardu)管轄,所以玄奘的第二階段行程都由統葉護可汗妥善安排,在玄奘離開碎葉城後不久,西突厥發生政變,統葉護可汗被他的伯父殺害,西突厥分裂成兩個國家。

詩人李白出生地「碎葉城」的唯一遺跡「布蘭那塔」(Burana Tower),碎葉...
詩人李白出生地「碎葉城」的唯一遺跡「布蘭那塔」(Burana Tower),碎葉城位於托克瑪克西南方向約8公里處,現今該城已不存在,唐朝時為「安西四鎮」之一。(圖皆為作者提供)

玄奘離開碎葉城後,首先到達吉爾吉斯中部的納倫(Naryn),然後轉西經過奧什城(Osh,今吉爾吉斯第二大城),和塔石干(又稱石國或「大宛」,宛與碗同音,大宛意思是盆地,今烏茲別克首都Tashkent),再折南到達颯秣建國(又稱康國,今烏茲別克的撤馬爾罕,Samarkand),這一段路程玄奘在《大唐西域記》裡雖然沒有詳細記載,但是根據衛星地圖上的地形資料,和沿途上的各國都屬於西突厥的管轄範圍內,應該是合理的推斷,全程約1400餘公里。

教派不同 曾遭放火驅趕

玄奘來到塔石干以後,開始進入錫爾河和阿姆河之間的「粟特地區」(Sogdiana),也就是中國人慣稱的「昭武九姓」或「九姓胡」。唐朝時粟特人的駱駝商隊壟斷全部絲綢之路上的貿易,粟特人的宗教信仰非常複雜,早年信仰過佛教,7世紀時信奉拜火教,8世紀以後又皈依伊斯蘭教。玄奘到達颯秣建國後,因為玄奘的隨行僧人在已成廢墟的佛寺中拜佛,引起當地拜火教徒不滿,放火驅趕僧人後發生肢體衝突,當時接待玄奘的國王得知此事,準備按照國法將放火人刴去雙手,玄奘當場勸告國王應以佛家慈悲為懷,國王改打犯人30杖棍後,驅逐出境。玄奘離開康國時,國王親自送行出城,感謝玄奘的佛家仁慈心懷和對他的教導。

公元前三世紀阿育王在塔克西拉建造的巴哈爾塔,玄奘曾在附近講經說法三個月。
公元前三世紀阿育王在塔克西拉建造的巴哈爾塔,玄奘曾在附近講經說法三個月。

玄奘往南走約85公里,經過帖木兒大帝(Timur)的故鄉沙赫里城(Shahrisabz,又稱史國)後,繼續往西南行約75公里到達故剎(Guzar)城,然後折轉東南方向,穿越荒蕪的吉薩爾高原(Gissar Range),在阿姆河的支流希拉貝河(Shirabad River)附近,進入玄奘在《大唐西域記》描述的鐵門關:「鐵門者,左右帶山,山極峭峻,加之險阻,兩傍有壁,其色如鐵,……」,鐵門地形由上空往下看,實為大山中的一條裂縫,全長不到兩公里,隘口最窄處只有10米寛,兩側石壁幾乎是垂直向上,具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雄偉氣勢。玄奘穿過鐵門關後,經過雪拉貝(Sherabad)山谷,到達阿姆河北岸的咀密國(今稱鐵爾梅茲Termiz,以前俄軍和美軍入侵阿富汗時,均經由此城),然後乘船往東逆流而上,到達公元前二世紀,希臘人於此建立的大夏國(Bactria)國都活國,玄奘在活國見到咀度,幾天後咀度突然死亡。因為咀度娶了一位年輕漂亮的側室後,大兒子和繼母發生戀情,一起設計下毒謀殺咀度,並收繼母為妻後,自立爲王,這件事發生後玄奘離開活國。

健陀羅佛首像(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收藏),面部有西方人的特徵和波浪型捲髮。
健陀羅佛首像(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收藏),面部有西方人的特徵和波浪型捲髮。

西域佛像 具西方人特徵

玄奘離開活國是第三階段行程的開始,由活國往西行80公里到達縛喝羅國(今阿富汗境內的古蹟大城巴爾赫,Balkh),在當地最大的佛教中心「新修道院」(Nava Vihara)見到主持慧性法師(又稱般若羯羅大師,Prajnakara),相談之後,大師非常欣佩玄奘的佛學知識,將他珍藏多年的佛學理論經書《大毗婆沙論》(Mahavibhasa)贈送給玄奘,並陪同玄奘到附近的巴米掦(Bamiyan)參拜兩尊巨大立佛,西大佛為世上最大的立佛,高55米,東大佛高37米,兩尊大佛已於2001年3月12日被塔利班炸毀。

左圖為炸毀前的巴米揚大佛,右圖為大佛被炸毀後,山腳下的大佛空穴遠景。
左圖為炸毀前的巴米揚大佛,右圖為大佛被炸毀後,山腳下的大佛空穴遠景。

玄奘辭別慧性法師後,往東行經過興都庫什山的西巴隘口(Shibar Pass),到達犍陀羅國(Gandhara)時已經是629年初,犍陀羅國在今阿富汗東北部和巴基斯坦西北邊境一帶,為古印度16國之一,該地區在公元前4世紀末期曾被馬其頓的亞歷山大占領,後來佛教傳播到這一帶以後,在1-2世紀時由於希臘和佛教文化的交匯,形成當地獨特的犍陀羅文化,當地藝術家雕刻出的佛像面部具有西方面貌特徵,深目、高鼻、薄嘴唇、波浪型捲髪,穿著也酷像羅馬人有旋狀紋的華麗衣飾。這種典型的犍陀羅式佛像藝術風格,由西域傳播至中國內地,5世紀時開鑿的雲崗石窟,是犍陀羅藝術東傳最早和最大的石窟。

日本的鎌倉大佛是秣菟羅佛像造型,方臉長耳和螺髮高髻。
日本的鎌倉大佛是秣菟羅佛像造型,方臉長耳和螺髮高髻。

另外一種印度本土佛像是恆河上游的秣菟羅國(Mathura)製作的秣菟羅佛像,具有濃厚的印度本土風格,面像豐滿,長耳垂肩,下巴圓潤,下唇寬厚,螺髪高髻,寬肩厚胸,薄衣貼身,這種佛像是由南方海路向東傳播至中國、高麗和日本,而日本的鎌倉大佛是最標準的秣菟羅佛像造型。這兩種佛像藝術風格迥然不同,代表早期佛教吸納了大量不同文明。

玄奘在塔克西拉的石砌講經台遺址。
玄奘在塔克西拉的石砌講經台遺址。

講經遺址 如今依然保留

玄奘在犍陀羅國停留過三個主要城邦,首先是西部邊城迦畢試(Kapisi,今名喀布爾,Kabul ),然後經過地勢險峻的開伯爾山口(Khyber Pass)到達中部城邦白沙瓦城(古名Purushapura,今名Peshawar,在今巴基斯坦境內和阿富汗接壤),當時這兩個城邦的佛教影響已經衰弱,到處都是殘缺的佛寺遺址,也是玄奘第一次看到陌生的印度教和耆那教教徒,最後到達東部的塔克西拉(Taxila,玄奘譯成「坦義始羅」,在今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坦堡附近)。他在一座阿育王時代建造的巴哈爾塔(Bhallar stupa)附近為眾僧弟子講經說法三個月,當時玄奘的居室和經堂遺址現在還保留著,附近的山坡上有一個石砌的講經高台,被人稱爲玄奘講經台。玄奘還在附近的喀什米爾和旁遮普地區的各大寺廟先後停留約一年半,跟隨印度大師們學習大乘和小乘佛經,玄奘於630年末才離開這裡,往南走經由拉合爾(Lahore,今巴基斯坦第二大城)進入今印度國境。

四大佛陀遺跡,佛陀誕生地毗舍尼國摩耶寺,佛陀悟道成佛之地普提迦耶的正覺大塔(Ma...
四大佛陀遺跡,佛陀誕生地毗舍尼國摩耶寺,佛陀悟道成佛之地普提迦耶的正覺大塔(Mahabodh Temple),鹿野苑遺址達美克塔(Dhamek Stupa),佛陀涅槃地拘屍那羅。

玄奘的第四階段旅途完全在印度國境內,因為中印度地區到處都是佛教廟宇,玄奘沿着恆河東行,參拜了數十餘座寺廟後,到達戒日王(King Harsha)的曲女城(Kannauj,古名Kanyakubja,玄奘譯成羯若鞠閹國),在當地的寺廟學習三個月佛經後,繼續往東行,在到達鹿野苑(Sarnath)之前,玄奘瞻仰了三大佛陀遺址,包括釋迦牟尼誕生地蘭毗尼(Lumbini,註一),佛陀成佛地菩提伽耶(Bodh Gaya,今名比哈爾Bihar),和佛陀涅槃地拘屍那羅(Kushinagar,位於今Kasia附近)。

那爛陀寺遺址。
那爛陀寺遺址。

取經之路 共17年5個月

 

玄奘經過四年兩個月的長途跋涉,在631年10月初到達玄奘的最終目的地,佛陀講經地那爛陀寺(Nalanda),會見了一百多歲的高僧戒賢法師(Silabhadra,約528-651),玄奘跟隨大師學經五年後,周遊南北印度四年,641年春參加戒日王在曲女城召開的辯經大法會後,於641年底啟程回國,循來路返回。到達納倫城時得知統葉護可汗和鞠文泰已經去世,因此玄奘改由南疆路缐,經過疏勒和于闐返國,於645年正月24日回到長安,結束玄奘17年5個月的西天取經之路。

註一:據傳佛陀生於公元前565年陰暦四月初八,與孔子同時代,約在公元前535-530年臘月初八成佛,我們毎年這一天早餐吃臘八粥就是為了紀念釋迦牟尼成佛日,涅槃日約在公元前486年陰曆二月十五日。

七世紀時絲綢之路上的納倫城(上)和撒馬爾罕(下)附近的商旅驛站遺址,站內有地下蓄...
七世紀時絲綢之路上的納倫城(上)和撒馬爾罕(下)附近的商旅驛站遺址,站內有地下蓄水池供旅客使用。

印度 阿富汗 中國

上一則

查緝色情按摩店 臥底警察親體驗「性服務」惹議

下一則

休士頓小龍蝦節又來了 饕客飽口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