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中國隊最小選手 14歲全紅嬋10米跳台奪金

金山男子跑步失蹤3周 陳屍公園偏遠樹下被發現

淺談保險/德州凍房與1978年的芝加哥冬天

最近大半個美國因北極渦漩南移,多地氣溫創最低紀録,連德州都成了大凍房。想起1978年底經歷的那個冬天,寒流襲擊美國北半部,真正領教了什麼是芝加哥的冬天。

1978年12月末開始下大雪,一天可達二、三十吋;過了幾天,又來二、三十吋,再過幾天,再來二、三十吋,前後降雪共約100吋。對芝加哥而言,冬天下大雪本不是問題,因為一場大雪過後,過幾天太陽出來,雪就融化了;再降大雪,雖然討厭,但也容易熬過;然而那個冬天的氣溫極低,下的雪一直没有融化,近百吋的雪一直往上叠,結果馬路邊的積雪堆成冰牆,有一個人高。很多屋頂給厚雪壓塌或大風摧毀,水管結冰爆裂,屋內冰天雪地。

春天稍暖,河流給厚冰塊擋住,大量積雪融化,排水不及,造成洪澇,很多房子被淹。一般來說,水淹造成的損失,房屋保險大多是不賠的;但屋頂受損、水管凍裂,大多會得到保險賠償。每份保單各有細節,但籠統來說,天上飛來的會賠,地上來的或地下冒出的不賠。

那時我租住在芝加哥郊區一個老美家,大風將大雪堆在大門口,門堵住打不開,走後門出來,看到前門的雪堆積到連接屋簷,真的可以從屋頂滑雪下來,那時我要踏著深達膝蓋的積雪走一英里的路上班,平時走15分鐘可到,雪地要多花一倍時間。

芝加哥平均氣溫大約65˚F(約18˚C),但那個冬天氣溫長時間在零下幾十度,加上大雪,造成幾百人死亡。有一年夏天,氣溫超過100˚F(約40˚C),有100多人熱死。對凍死或熱死的人,那65˚F平均氣溫是沒多大意義的。

有些人推銷投資性的浮動壽險(VUL, Variable Universal Life)或指數壽險(IUL, Index Universal Life),說買這些保險很划算,尤其IUL,股市上升你發財,股市下跌你不虧。推銷者引用過去的統計數字,股市投資和有關的指數,平均每年增值10%,這就如同說「芝加哥平均氣溫65˚F,十分舒服」一樣。有句話說:統計數字本身不會騙人,但不當的運用統計數字,卻是徹頭徹尾的騙人。19世紀英國政治家Benjamin Israeli說過一句名言:世上有三種謊言:就是謊言、徹頭徹尾的謊言以及統計數字。 

很多人買保險,不知道保單也暗藏風險。例如股市下跌,VUL和IUL都會受重創,但IUL更易出問題,因為所謂「股市上升你發財,股市下跌你不虧」,容易使買家失去警覺性,等知道保單出問題時,已經太遲了。其實即使股市不下跌,很多VUL和IUL也不能長期保下去,一旦投保者年紀漸長,保險開支大幅上升,但保單帳戶卻不見得賺了大錢,屆時入不敷出,帳戶被扣光、掏空而失效,投保者才明白沒有穩賺不賠的事。所以投保時一定要睜大眼睛,問清楚保單細節。(作者為資深保險從業員)

上一則

這方法賺的錢都不用繳稅?稅務講座專家傳授投資心法

下一則

稅務漫談/個體戶病假和家事假抵稅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