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新增「高端疫苗」意願登記 AZ和莫德納暫不混打

東奧/美國女排3:0勝出 中國小組賽吞二連敗

理財Q&A/「全民基本收入」 人人有錢拿?

問:去年底總統大選有候選人提到「全民基本收入」,請問這是什麼?

答:2020年民主黨總統初選候選人楊安澤(Andrew Yang)建議每月提供1000元給屆滿18歲的公民,當時被稱為「自由紅利」(Freedom Dividend ),這是「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UBI)的一種形式。

什麼是全民基本收入?

積極主張世界公民概念的潘恩(Thomas Paine)早在1795年著作中推廣「全民基本收入」; 隨著新冠疫情導致數以百萬計人失業,保證人人有基本收入的想法特別吸引人。

支持者認為這是援助弱勢族群的簡便方法,其他人則擔心成本高昂、也讓人提不起勁工作。有些國家嘗試使用UBI系統、也獲成效。

舊金山太平洋研究所(Pacific Research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懷恩加登(Wayne Winegarden)解釋,UBI系統下,政府每月發給每個人支票,不論收入或需求如何。

UBI的早期提議者之一潘恩曾出版《農業正義》(Agrarian Justice)小冊子,建議歐洲領導人創建國家基金,從基金中撥款,給屆滿21歲的人每年15英鎊、50歲以後每年10英鎊。

潘恩致力尋找方法補償沒有土地的人,現代UBI計劃以減輕貧困和提供經濟安全為重點,被視為糧食券(SNAP / Food Stamps)等公共援助方案的替代品。

UBI主要優勢是「簡單」。 沙阿家族基金會(Shah Family Foundation)總裁吉爾·沙(Jill Shah)說,這是把錢分發給個人的快速有效方法。

向所有人直接供款也可消弭官僚陋習,政府不必費時花錢審查申請案、也無須監控收益,也確保沒有人被遺漏、不會被貼上接受援助的標籤。

此外,提供UBI可能讓人安心創業或換工作、甚至重新接受教育。

UBI隱憂:成本、削弱工作動力

美國經濟研究所(American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經濟學家厄爾(Peter C. Earle)說,全美各地生活費用差異大, UBI也許讓某些地區的人不工作就能舒適生活,從而迫使企業遷移到高成本地區以尋找工人,最終導致物價上揚。

厄爾並認為,人們將爭相調整個人收入或地區生活成本等因素,進而使UBI不可避免的成為政治足球。

此外,政府為什麼要供款給有足夠錢養活自己的人? 雖然一視同仁很方便,但對不需要幫助的人供款毫無意義。

全民基本收入 v.s.負所得稅

負所得稅(negative income tax)是緩解貧困的另一方法,1962年由芝加哥大學教授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提出,呼籲政府通過稅制向低收入族群支付現金。

人們相信,透過負所得稅制度,政府援助觸角可遍及更多人、減少開支和複雜度、消除高稅率對工作的不利影響;1960至1970年代曾進行負所得稅實驗,最著名的是新澤西州,但未正式採用。

UBI消除了管理政府計劃的許多官僚機構,對某些人極具吸引力。

UBI行動實例

阿拉斯加長久以來每年都動用石油收入基金,對居民配發支票;在巴西,2013年以來,馬里卡市向4萬2000名居民定期撥款,在愛爾蘭,16歲以下的孩子每月可領取140歐元。

疫情下,人心惶惶,有人再次呼籲推廣UBI,厄爾坦言,幾年前他絕不同意,現在則不確定是否反對到底。

在切爾西,波士頓沙阿加族基金會首筆每月200至400元款項已於去年底發放給2000位參與者; 該基金會說,沒有跡象顯示現金發放讓人失去工作動力,反而預料將刺激經濟。

即便新冠疫情過去,UBI仍適用。紐約市聖約翰大學(St. John's University)經濟學教授克拉克(Charles Clark)說,工資停滯了30年,政府提供金錢補充工資不太可能使人失去工作動力。

疫情 支票 新澤西州

上一則

大仁說財經 | 財政惡化 拜登恐債務更甚

下一則

大仁說財經/GameStop暴漲暴跌 預告股市泡沫成形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