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突發:FBI搜查拜登德拉瓦雷荷勃斯灘寓所

好市多7大暢銷商品 有些可能讓你想不到

紐約客談╱保釋改革 牛毓琳與民不同調

正在競選國會眾議員的現任州眾議員牛毓琳,近期頻繁造訪曼哈頓和布碌崙的華人社團,但其支持保釋法改革、亞裔細分法案的政見,與大部分華社民眾的看法大相逕庭,在網上常遭華裔選民抨擊「極左」。

這股反對浪潮比多年前保釋法改革推出之際更為強烈,理由在於當前紐約市的犯罪問題比過去幾年更加嚴重,且受害者中華裔的比例飆升。一個亞裔女性在市中心的華埠家裡都能被遊民尾隨殺害,為何同樣身為亞裔女性的牛毓琳卻無法同理這樣的遭遇,依舊堅持保釋法改革不為所動?

諸如此類的評論在牛毓琳相關報導下方源源不斷,但就像一位網友所說,她不是沒有同理心,而是將同理心給了施暴者。

在牛毓琳的眼中,保釋法是不公平的起源,為了保護貧窮罪犯的利益,就必須讓他們和富人罪犯有一樣被保釋的權利。那如果把未經判決或懲戒的貧窮罪犯重新放回街上,他們又再度行惡怎麼辦?牛毓琳以為這與保釋法改革無關,畢竟犯罪的發生根本無法預料,當前受害者飆升是與仇恨亞裔現象有關,要解決也是解決貧困、心理、種族等問題,與司法改革無關。

但如果貧困、心理、種族等問題一日不改,或是需要長期努力才能見一點成效,那麼這中間死去的受害者便活該做「冤死鬼」嗎?因為本該保護他們的司法系統不作為,寄希望於長期的社會改革來當法官,且非要在大是大非、黑白分明的犯罪議題裡談歧視,忽略最應該探究的案件中孰是孰非的核心本質。

那些在獄中遭受不公平待遇的囚犯固然可憐,但那是行政問題、不是司法問題;且如果要在犯罪議題中談歧視,那麼最慘的絕對不是施暴者,而是受害者。

亞裔 眾議員 歧視

上一則

紐約客談/首輪辯論結束 霍楚優勢難撼

下一則

ICE:不會進入學校、教堂抓無證移民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