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積電亞州廠趕2023量產 台籍員工「吃苦耐勞」常加班

台積電亞州廠周邊仍「偏美式」 想念家鄉味得開車1小時

法派監護人占財產 86歲華翁籌款維權

數百萬存款遭法派監護人獨掌,蔣復生百元生活費難求。(記者張晨/攝影)
數百萬存款遭法派監護人獨掌,蔣復生百元生活費難求。(記者張晨/攝影)

2020年一部名為「我很在乎」(I Care a Lot)的電影上映後引起熱議,影片講述了老人院、醫院甚至銀行相互勾結,將空巢老人送進安養照護機構,限制行動,切斷他們對外求援的機會,再利用法律漏洞取得老人法定監護權,最後一步步謀取其名下的財產;這一切看似「玄幻」的電影橋段,卻發生在曼哈頓華埠86歲耆老蔣復生的身上。

友人在網上為蔣復生募款。(取自Gofundme))
友人在網上為蔣復生募款。(取自Gofundme))

蔣復生的家位於下城珍珠街的一棟高層合作公寓,不大的一居室擺著書桌和放滿書的書架,坐在輪椅上的他左小腿仍瘀青一片,去年底發生在自家樓下的一場交通意外改變了他的命運。

蔣復生表示,2015年妻子去世後一直獨自生活,直到80歲才退休,身體健朗從無意外發生;去年11月在外出買菜途中,遭一飛馳而過的摩托車撞倒,隨後被送至醫院治療;後在未簽署任何文件的情況下,被送至法拉盛一所療養院,此後的四個月一直被限制行動。

今年4月,當他想換去長島的另一家療養院時,被法拉盛療養院律師提告法院,稱「蔣復生不具有行為能力」,必須指定一個監護人來執行後續事宜。

蔣復生來美之前,任教於北京工業大學工程力學專業,他說「我並不是糊塗人,因為一生無兒無女,所以早早就找到了法拉盛的遺產律師做了遺囑和信託。」

明理律師事務所也證實此事,並表示,此前作為蔣復生的財務管理人(POA)和健康管理人(PROXY),但以上職務均被法院因已指派監護人為由叫停。

蔣復生給法官寫親筆信,要求拿回自己的監護權。(取自Gofundme)
蔣復生給法官寫親筆信,要求拿回自己的監護權。(取自Gofundme)

蔣復生說,自己多次向法院表示無需監護人,並親筆寫信無果;「人們看到我口眼歪斜,以為我中風講不清楚話,甚至腦子不清楚;但這是我12歲時在泰安參加內戰時被炸藥轟臉落下的殘疾,從年輕時便是如此。」

在蔣復生的公寓門口,有這樣兩幅中英文寫成的「照護細則」,上面有社工、醫療及法派監護人的聯繫方式;中文版語序混亂,是翻譯軟件的結果,其中寫明,「每天早晚服藥,蔣先生不能拒絕,因為他沒有行為能力做出醫療決定。」

牆上貼著「照護細則」語序混亂,監護人並未履行職責從蔣復生帳戶支取生活費。(記者張...
牆上貼著「照護細則」語序混亂,監護人並未履行職責從蔣復生帳戶支取生活費。(記者張晨/攝影)

另有一條寫到,「監護人將每周訂購食品雜貨(給蔣復生),並向(蔣復生)提供零用錢。」;說到這,年近九旬的蔣復生不禁流淚,他表示,從4月到現在,只收到過500元現金,5月、6月、7月均沒有錢,都是靠教會及朋友接濟;「直到昨天(20日)社工才從監護人辦理的借記卡中取出300元,並告訴我『只有這些』。」他說,社工和監護人常常告誡他,「不要把無人照料這樣的醜事說出去,沒人會聽的。」

蔣復成長於北京,經歷了抗日戰爭、內戰、三年飢荒、文革等重要歷史節點,後又因造反派被判入獄五年,直到1986年移民到紐約;從工作至今,存款已逾百萬。

他說,「我一輩子省吃儉用,從大學教書匠、到被批鬥『家庭成分不好』被分配去燒過爐;再到紐約做裝修工、教中文、最後在法拉盛高中食堂幫廚至80歲退休,我不坑不騙,每一分都是血汗錢。」

因蔣復生的積蓄全被法派監護人掌握,友人在線上發起籌款,希望在11月的最終庭審中幫老人奪回自己的監護權;至於為何不等勝訴支付律師費,很大原因是法官可能維持原判,蔣復生將失去畢生積蓄的控制權。捐款網址:https://gofund.me/4190340d。

蔣復生給法官寫親筆信,要求拿回自己的監護權。(取自Gofundme)
蔣復生給法官寫親筆信,要求拿回自己的監護權。(取自Gofundme)
即使有信託、立遺囑,但仍不敵監護人權力大。(記者張晨/攝影)
即使有信託、立遺囑,但仍不敵監護人權力大。(記者張晨/攝影)

法拉盛 療養院 北京

上一則

9歲華童被撞亡 單親母求助社區

下一則

難民巨偶長征 小艾瑪爾走訪紐約皇后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