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疑中間諜氣球飄美上空 國防部追蹤「不擊落 」

蒙市奪槍英雄蔡班達母親 曾是台灣大熱女星

明年1月起外賣郎設最低工資 消保局公聽

明年起將實施外賣郎最低工資。(記者和釗宇/攝影)
明年起將實施外賣郎最低工資。(記者和釗宇/攝影)

紐約市議會去年通過法案,要求市消費者和勞工保護局(Department of Consumer and Worker Protection)制定第三方送餐平台外賣郎的最低工資;該局15日舉行公聽,華人外賣郎表示,目前油價飛漲,外賣郎時薪遠低於最低工資,應享有安全的工作環境。

市消費者和勞工保護局局長馬玉伽(Vilda Vera Mayuga)表示,外賣郎是紐約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應該得到勞動應有的報酬;我們希望直接聽到外賣郎和其他利益相關方的聲音,提高包括薪酬在內的行業標準。」

根據市議會通過的法案,市消費者和勞工保護局須對第三方送餐平台外賣郎的工作狀況研究、設定最低工資,明年1月起實施,屆時紐約市將成為全美首個為第三方送餐平台外賣郎設立最低工資的城市;根據外賣郎反應,目前時薪遠低於15元的最低時薪,待遇亟需改善。

市大韓裔教授Do Lee表示,根據他此前研究,外賣郎數量在疫情期間顯著下降;外賣郎的小費和底薪收入,減去油費、維修費等成本,時薪約只有8元,每單更只賺3元;研究顯示,外賣郎平均每月的運營支出高達1300元,30%的人表示被騷擾過,50%的人受過傷。

送餐工人國際聯盟負責人聶大川表示,上月華人外賣郎嚴志文遭槍殺,「我們許多外賣郎都很害怕,擔心被騷擾、被搶劫、遇到車禍,我們的家人依靠我們的工資生活,外賣郎擔心如果自己突遭橫禍,沒人為家庭付帳單;我們自掏郵費、修車費、充電費,賺的錢遠低於最低工資,這是不應該的,我們應該享有安全。」

已經做外賣郎11年的齊博表示,「我送餐經常遇到危險,經常與汽車擦撞,雨雪天氣開車也很危險,有時送的餐會被搶;我每天工作10到12個小時,平均每天只能賺200元工資,但每個月的房租有1300元,還有兩個在上學的孩子和待業在家的妻子;現在油價瘋漲,原來平均每天油費大約10元,現在已經到25元,但是工資卻沒有漲。」

在疫情後由於需求大增,外賣郎權益受到各方重視,事實上,今年起已有一系列保護外賣郎的法案實施,包括第三方外送服務平台需允許外賣郎自選送餐里程的限制和路線,若不願意可拒絕使用某大橋或隧道;外送服務平台還須預先提供外賣郎送餐路線、工資和小費等信息,確保資訊透明化;另外還有每周至少一次支薪、提供自由且免費的支薪轉帳方式、以及完成六次送餐後需提供免費的餐食保溫袋等。

市消費者和勞工保護局15日舉行線上公聽會。(視頻截圖)
市消費者和勞工保護局15日舉行線上公聽會。(視頻截圖)

紐約市 勞工 疫情

上一則

紐約客談/普高放榜亂象多 削足適履

下一則

紐約客談╱高中錄取政策 華人抗議徒勞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