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搶進跌深個股 道指大漲618點

「捍衛戰士2」阿湯哥飛行夾克 再現中華民國國旗

司機短缺 校車延誤成家長心病

校車送小學生放學回家,家長在皇后區森林小丘接駁站等待已久。(記者張心/攝影)
校車送小學生放學回家,家長在皇后區森林小丘接駁站等待已久。(記者張心/攝影)

自上月公校復課以來,全市校車司機短缺問題成為焦點,州長霍楚在9月19日頒布系列政策優惠,以吸引更多司機加入校車駕駛陣營;然而一個多月過去,不少學校仍舊受到校車司機短缺的影響,導致學生通勤時長加倍,家長不得不支付高額的網約車費用,以保證孩子能按時到校上課。

「下午上班的時候我總是心裡不安,擔心孩子沒辦法及時到家,有幾次他們的校車下午5時30分才到站,接他的爺爺奶奶只能一直在路邊等。」家住皇后區貝賽(Bayside)的王丹表示,這個開學季只能用「命途多舛」來形容,除了要密切關注校內感染情況以外,連校車接駁都沒法讓家長安心。像大多數華人家長一樣,平時夫妻倆忙著上班,孩子留給從中國來的父母帶,老人家年紀大開車不便,只能將接送問題寄託於校車,然而當前因為司機短缺問題,致使學生上下學都無法準時。

「孩子這學期經常遲到,因為校車總是遲來,比如往常清晨6時30分就來到我家門口,現在要8時20分才能到,開到學校時,老師早就開始上課了。」來自皇后區大學點(College Point)的布查理(Sandra Bucheli)11歲的兒子就讀於194初中,最近她改為步行送孩子上學,有時候實在來不及只能打網約車,「但是單程就要20元,現在校車送孩子回家也會延遲,上周五他就晚了兩小時才到家,眼看天黑得越來越早,以後可能回程也要打優步(Uber),來回得40元,太貴了我負擔不起。」

兩位家長都曾向學校、校車公司和市教育局投訴,但都沒有得到任何回應。「9月末就反映過一次,校長說會盡快解決,後來就沒有了下文。」王丹表示。

霍楚此前要求州汽車監理廳(DMV)加速校車司機駕考流程,督促各學區以獎金和福利吸引更多擁有商用駕照的人士擔任校車司機;然而一個多月過去,政府並未公布數據顯示該政策究竟對校車司機短缺問題有多大改善。

市教育局下屬的學生通勤辦公室(Office of Pupil Transportation)發言人表示,與2019年相比,本學期前20天的投訴電話減少了60%,「我們正在努力解決這些特殊的情況,如果有任何問題,歡迎致電(718)392-8855。」

乘校車回家的學生高興地奔向等待已久的母親。(記者張心/攝影)
乘校車回家的學生高興地奔向等待已久的母親。(記者張心/攝影)

教育局 皇后區 網約車

下一則

紐約客談/博愛不等於溺愛 極左終將被鐘擺效應翻盤

超人氣

更多 >